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4章 大杀四方
    以前夏侯婉嫣让她采药材,使唤她,她都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觉得她大姐只是嘴巴讨厌,其实心眼不坏。不管怎么说,她们都是一家人,夏侯婉嫣性子再恶劣,心里还是有她这个妹妹的。

    直到现在,她才看清这个人!

    什么一家人,什么心眼不坏!

    全都是假的!

    遇到危险,她和大哥跑得比谁都快,甚至还想让弟弟妹妹来抵挡住飞凤黑毒蜂,换取他们的平安。

    这样的大哥和大姐简直没有任何亲情可言,在他们心目中,只有他们自己。

    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都可以抛弃!

    想到这里,夏侯婉璇心痛得红了眼眶,朝着夏侯梓安凝重道,“二哥,我没办法丢下苏沫不管,我要去帮她,你要是想活命,就赶紧走吧,我不怪你。”

    “你把你二哥当什么人了,你二哥虽然实力不行,但岂是贪生怕死之辈,你既然要战,那你二哥我奉陪到底。”夏侯梓安听到婉璇的话,生气的大声反驳。

    他知道他的妹妹是个认死理的,她把苏沫放在了心上,就会真心真意的对待,绝对做不出临阵脱逃的事儿。

    他虽然犯不着为了苏沫去拼命,但却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夏侯婉璇送死。

    现在让他离开,他怎么狠得下心。

    然而,就在两人说话的当头,陷入战斗的苏陌凉却是忽然朝他们丢来两颗丹药,大声命令,“这是解药,吃了!”

    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见此,连忙伸手接住丹药,看到丹药的品质,全都惊了一跳。

    他们手里捧着的可是尊品等级的丹药,尊品丹药只有丹宗等级的炼丹师才能炼制,其中的价值可想而知。

    随随便便就能丢出两颗尊品丹药,这个苏沫。。。也太神了吧!

    婉璇和梓安两人心中震动,惊讶的抬眸望去,只见被飞凤黑毒蜂包围着的苏陌凉,此时一个挥臂,爆发出恐怖的寒气,直接将周围的飞凤黑毒蜂冻结成冰,而后只听砰的一声脆响,被冻结成冰的飞凤黑毒蜂轰然炸碎,顿时落了一地的尸体。

    看到这一幕,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被震慑得倒抽一口冷气,脚下像是生了根似的,定在原地,一动不动,俨然被吓傻了。

    苏沫一个抬手,就杀了一群六阶圣灵兽,这样的战斗力会不会太恐怖了?

    刚才他们看到苏陌凉爆发出后期尊灵师的灵力已经够震惊了,没想到她还有这么彪悍的武技!

    这个苏沫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然而,他们不知道苏陌凉施展的并非什么武技,而是冰祭九天的秘术。

    若是让他们知道她传承了秘术,估计会更加承受不了。

    毕竟秘术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修习的,能修习的人必定是站在巅峰的超级强者!

    他们实在没办法将一个从路边捡来的柔弱女子与超级强者联系在一起!

    就在两人震惊的当头,苏陌凉又是一个招手,只见爆发出的寒气瞬间在空中凝结成冰剑,朝着四面八方凶猛刺去。

    这时候,他们只看到,那些前赴后继朝着苏陌凉包围而去的飞凤黑毒蜂被瞬间砍成两半,血雾弥漫开来,眨眼就将她笼罩其中,渐渐的竟是看不太清她的身影。

    他们眼里只剩下不断飞溅的鲜血和落到地上的毒蜂尸体,不一会儿毒蜂的尸体就在他们面前垒一座小山,鲜血染红这片土地,发出浓烈的腥臭味,瞧得他们胆战心惊,毛骨悚然。

    他们都还没动手呢,苏沫一个人就大杀四方,灭了一大片,这画面,太过血腥残忍,震撼得他们面色发白,表情僵硬,说不出话来。

    空间里的天魔貂,看到飞凤黑毒蜂还在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忍不住提议道,“女人,放我出来帮你杀吧,你一个人太慢了!”

    这话要是让婉璇和梓安听到了,一定会备受打击。

    苏陌凉抬抬手就灭一大片的速度已经让他们瞠目结舌了,天魔貂竟然还嫌弃太慢!

    如果这都叫慢,那到底什么才叫快?

    苏陌凉闻言,微微点头,一个招手,将天魔貂召唤出来,“你对付左边,我对付右边,速战速决吧。”

    从空间出来的天魔貂,凌空一跃,二话不说就朝着苏陌凉吩咐的方向狂扑而去,那毛茸茸胖乎乎的爪子倏然握拳,对着一大群的飞凤黑毒蜂轰出一拳。

    一声剧烈的爆破如雷鸣般震荡而起。

    随后,只见被天魔貂击中的毒蜂群,猛然炸裂,迸射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雾,四分五裂的碎肉在半空中飞溅而出,掉落到了地上。

    夏婉璇和夏侯梓安两人看到眼前这残暴恐怖的一幕,都吓得魂不附体,屏声静气,动也不动的怔在原地,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天魔貂,他们两人都是看过的。

    当初,他们还以为它只是一只普通的小貂儿。

    看它胖乎乎,白绒绒的样子,没有一点杀伤力,没想到打起架来,居然比刚才的暗影白虎还要凶残好几倍。

    这家伙的战斗力和外表俨然形成了强烈的反差,看得婉璇和梓安目瞪口呆,回不过神来。

    就在两人震撼的时候,苏陌凉忽然生气的朝着天魔貂大吼,“你个杀千刀的!你把它们轰得粉碎,我还怎么收集兽核!”

    兽核都被它给打烂了,这个天魔貂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天魔貂刚才只是想在夏侯梓安和夏侯婉璇面前,帅气的装个逼,一时忘记了他们是为了兽核而来,被苏陌凉这么一质问,心虚的干笑了两声,“嘿嘿,一时没控制好力度,抱歉抱歉。”

    苏陌凉剜了它一眼,警告道,“给我好好打,要是再打碎一颗兽核,我就把你的兽核拿出来交差。”

    天魔貂被她的威胁吓得浑身一抖,不满的嘟哝,“你个残暴狠心的女人,亏我跟你这么久,居然还打起我兽核的主意了,太坏了!”

    说是说,但他还是很识趣的放轻了力度。

    只是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看到天魔貂和苏陌凉的互动,此时却像是做梦一样,有些分不清真假。

    梓安转头望向婉璇,呆滞的问了一句,“我好像听到那只白貂说话了,你听到了吗?”

    夏侯婉璇也是僵硬的点点头,目光盯在天魔貂身上,像是生了锈,再也转不动了,“我似乎也听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