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7章 拖出去乱棍打死
    “夏侯婉璇,夏侯梓安,可有这回事儿啊?”夏侯家主听了夏侯元姗的话,顿时怒目圆睁的瞪向夏侯婉璇三人,浑身散发着凛冽的戾气。

    夏侯婉璇哪里料到夏侯元姗会倒打一耙,栽赃陷害,神色一急,赶紧解释道,“大伯,我们并没有抢走她的蛇蛋,是她自己把蛇蛋丢过来,想要用我们来引开血瞳青天蟒的注意力,方便他们自己逃跑!”

    “夏侯婉璇,到这个节骨眼,你还敢狡辩!如果我把蛇蛋丢给你,引开血瞳青天蟒,那你们怎么会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就你们三个的实力,怎么可能是八阶圣灵兽的对手?你真把大伯当傻瓜了吗?”夏侯元姗不甘示弱的反驳回去,明明在睁眼说瞎话,可偏偏还说出了几分道理,让人不得不信。

    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的实力,几位长辈都是清楚的,如若真如夏侯婉璇所说,是元姗故意将蛇蛋丢给他们的,那血瞳青天蟒自然不会放过他们。

    他们怕是早就死在森林了,怎么可能安然无恙的回来。

    所以,夏侯婉璇的解释,并不可信。

    “哼,父亲,你看看,夏侯信鸿的孩子跟他一样,专门残害兄弟,我早说不能留下这群小畜生,你偏偏要留下他们,现在他们闯了这么大的祸,害死了这么多手足不说,还害元姗他们丢掉了进入琉光学院的名额,你难道还打算维护他们吗?”夏侯家主本就看不惯夏侯信鸿的孩子,之前一直反对他们留下来,只是老爷子坚持,他也不好硬来。

    现在得知夏侯元姗他们损失惨重,失去了琉光学院的名额,罪魁祸首就是他们三人,更是厌恶的大吼起来。

    夏侯老爷子面对他的反问,想到这三人害得他们夏侯家一个进入琉光学院的弟子都没有,心里窝火,面色又黑又沉,有些松垂的肌肉越拉越长,越绷越紧,抛下所有不忍,愠怒道,“既然他们不知好歹,闯下如此大祸,是生是死,就交由家主处置吧。”

    听到老爷子终于松口,夏侯家主才满意的点点头,大吼命令,“来人啊,把这三人拖出去乱棍打死。”

    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顿时被大伯的命令吓得六神无主,连忙解释,“大伯,爷爷,我们真的没有害死他们啊,是夏侯元姗自己为了拿到蛇蛋不肯放手,才让他们命丧蟒蛇之口的,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真的是被冤枉的!”

    夏侯家主听他们还敢狡辩,害怕老爷子动摇,更是厉声催促,“你们还不把他们拖出去。”

    护卫得令,快步上前,预要擒拿他们三人。

    苏陌凉见此,眉头一皱,沉声阻止,“慢着!”

    “老爷子,再怎么说,婉璇和梓安都是你孙子,是夏侯家的血脉,事情都没调查清楚,你就要乱棍打死自己的孙子,会不会太武断残忍了?”

    苏陌凉的反问,顿时让夏侯家主沉了脸色,暴怒大吼,“放肆,你个丫鬟,居然指责起老爷子来了,好大的胆子!”

    “我没有指责任何人,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夏侯元姗单凭一面之词,将一切过错推到我们身上,没有任何证据,家主也无心调查,这样的结果如何令人信服?俗话说虎毒不食子,更何况是人呢。老爷子,你要是误杀了自己的孙子,你难道就不会后悔吗?”在这生死一线之际,苏陌凉无畏夏侯家主的愤怒,反而异常淡定的开口。

    夏侯老爷子被她的话弄得皱起了眉头,而夏侯家主则是不给她辩解的机会,愤怒反驳,“后悔?你们让夏侯家损失惨重,不杀了你们,才会后悔!还愣着干嘛,赶紧动手啊!”

    看到家主执意要这三人的命,护卫也没有了犹豫,顿时上前一把抓住了夏侯婉璇三人。

    然而,就在这时,夏侯府的大门口,忽然驶来了一辆豪华的马车。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马车里下来了一位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

    黑色长袍上佩戴着一个刻着琉字的金色徽章,一看就知道此人便是琉光学院的长老。

    认出对方的身份,夏侯老爷子,夏侯家主和三位叔伯,内心大惊,不敢怠慢的迎了上去。

    “长老到夏侯家来,不知道有何贵干啊?”夏侯家主陪着笑脸,讨好的询问道。

    夏侯老爷子则是立马伸手,热情的邀请他进屋,“长老里边请,有什么事儿,到大厅慢慢说!”

    长老闻言,却是冷漠的扫了他们两人一眼,挥手拒绝,“不用了,我不是来做客的,我是来办正事儿的。”

    听到办正事儿,夏侯老爷子和夏侯家主等人都是疑惑的面面相觑,摸不准这位长老的心思。

    “不知道长老有何正事儿啊?”夏侯家主笑着询问。

    “不知道夏侯婉璇,夏侯梓安和苏沫在不在府上啊?”长老没有废话,开门见山的问道。

    听到琉光学院的长老突然提起这三人的名字,在场的几个长辈都是大吃一惊,嘴角的笑容猛然僵住,不敢相信的对视一眼。

    三伯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了猜测,担心的询问道,我“他们三个是不是闯了什么祸?竟然让长老亲自找上门?”

    夏侯家主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立马撇清关系,“长老,这三人早已被赶出了夏侯家,跟我们夏侯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他们的所作所为,跟我们夏侯家完全无关啊。”

    琉光学院,势力庞大,他们夏侯家得罪不起。

    他可不能让夏侯家被这三个小畜生给连累了,所以提前撇清关系,至少能挽回点夏侯家和琉光学院的关系。

    毕竟,夏侯元姗等人,他还要托琉光学院的长老送进去呢。

    黑衣长老听到这番话,微微蹙眉,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解释道,“他们没有闯祸,老夫只是来给他们送入学令牌的。”

    听到入学令牌四个字,老爷子,家主和三个叔伯神色一震,顿时惊呆了。

    大家都知道入学令牌,就是进入琉光学院的凭证。

    拥有了入学令牌,就意味着成为了琉光学院的弟子。

    只要通过了考核的人,琉光学院都会派长老亲自派送令牌。

    现在长老说给夏侯婉璇他们送令牌,那岂不是代表他们已经成为了琉光学院的弟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