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8章 两副面孔
    “不知道夏侯婉璇,夏侯梓安和苏沫身在何处啊?”送令牌的长老看到老爷子和家主僵在原地,半天没有反应,心有不悦,脸色不耐的追问道。

    夏侯家主听到他的问话,这才猛地回过神来,僵硬的回头,指了指苏陌凉和夏侯婉璇的方向,“在——在那儿。”

    长老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看到苏陌凉三人,便是冲着身后的仆人招招手,示意他端上三枚金灿灿的令牌,冲着苏陌凉等人,诚心邀请,“琉光学院欢迎你们的加入。”

    正被护卫抓住的苏陌凉闻言,微微挑眉,无奈道,“这位长老,实在抱歉,这琉光学院我们怕是去不成了。”

    听到这话,长老脸色微变,顿时皱紧眉头,疑惑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们都挤进了前三名,有资格进入琉光学院,为什么去不成?难道你们反悔了?”

    前三名!!!

    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的老爷子和夏侯家主,听到夏侯婉璇他们竟然挤进了前三名,心中更是不可遏制地一颤,瞠目结舌的盯着他们,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挤进前十名已经很了不起了,而他们竟然挤进了前三名!

    这不是把其他五大家族的人都比了下去了吗?

    意识到这一点,几位长辈成熟稳重的面容顿时变成青灰色,惊恐圆睁的表情竟是显得有些滑稽。

    他们想不通凭着夏侯婉璇等人的实力,到底是怎么进入琉光学院的。

    可琉光学院的长老就站在跟前,仆人手里还端着三枚货真价实的入学令牌。

    这不像有假的样子啊!

    跟他们的震惊相比,苏陌凉就要镇定许多,面对长老的询问,淡然的解释道,“不是我们反悔不想去,是我们身不由己,去不了。因为我们三人马上就要被夏侯家主拖出去乱棍打死了,没命进入琉光学院,实在抱歉了!”

    说着,苏陌凉看了看身边几个擒拿他们的护卫,表情一脸无奈。

    长老听到这话,着实怔了一下,看到眼前这架势,似乎真有对他们动刑的意思,冷峻的脸庞也涌上些惊讶,疑惑的望向夏侯家主。

    夏侯老爷子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老人,面对这局面,最先反应过来,连忙笑着解释,“哈哈,不是的,不是的,长老误会了。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可是我的亲孙女,亲孙子,我怎么可能打死他们呢。这次他们能进入琉光学院,我高兴都来不及呢。”

    “那你这是?”长老闻言,还是不太明白的指了指擒拿夏侯婉璇等人的护卫。

    夏侯老爷子尴尬的扯了扯嘴角,急忙摆手,“哈哈,他们犯了错,我就是吓唬吓唬他们两下而已,我怎么舍得真对他们动手!”

    “那这琉光学院,你们还进吗?”长老听了,再度望向苏陌凉等人。

    不等苏陌凉回答,夏侯老爷子立马接过话来,连连点头,“进进进!肯定要进!让他们参加入学考核,就是想让他们进入琉光学院,现在获得了名额,哪有不进的道理。”

    说着,夏侯老爷子就是怒火冲天的朝着没有眼力劲儿的护卫,生气大吼,“你们还不赶紧放手,让你们吓唬两下,你们还真动上手了,好大的胆子!”

    几个护卫被吼得一抖,吓得连忙放手,退到了一边。

    夏侯梓安闻言,则是冷笑一声,尖锐的反问道,“爷爷,刚才大伯口口声声说我们残害手足,这罪名都还没调查清楚,你就放了我们,会不会太草率了?”

    听到这话,夏侯老爷子知道,他们心头有气,不打算这么善罢甘休。

    随后,他便是冲着家主使了个眼色,让他给几个孩子服个软。

    夏侯家主身为一家之主,本来拉不下这个脸去跟一群晚辈说好话,但碍于琉光学院的长老在场,又被老爷子逼着,实在没办法,只有松口道,“刚才是我太草率了,没调查清楚就定罪,对于你们的人品,我还是相信的,绝对干不出残害手足的事情!”

    “呵呵,大伯,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你刚刚明明不是这么说的啊!你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我都搞不清到底哪一个才是你的意思了!”夏侯梓安嘴角扯起一个不屑的弧度,冷声讽刺道。

    夏侯梓安嘴巴不饶人,讽刺起人来,一套一套的,倒是惹得苏陌凉和夏侯婉璇忍俊不禁。

    夏侯家主哪料到自己会有被晚辈堵得说不出话来的一天,整张老脸又黑又沉,表情都皱到了一起,握成拳头的双手因为愤怒暴起了青筋,显然隐忍着极大的火气。

    “梓安,你大伯听到死了那么多侄子,难免心疼着急,一时冲动,说了重话,你别跟他一般计较。”夏侯老爷子看到气氛僵硬,也难得放低身份,和蔼的劝道。

    说罢,他便是瞪向家主,生气的训斥,“好了,你误会了你侄儿侄女,赶紧给他们道个歉!这件事儿就算揭过去了。”

    听到这话,梓安和婉璇都非常清楚,夏侯老爷子不过是看在琉光学院的面子上,才能这样软着性子说好话,不然,他们哪能有让夏侯家主主动道歉的待遇。

    “别!爷爷,大伯是长辈,哪能给我们晚辈道歉,我们可承受不起啊。”夏侯梓安立马摆手,那排斥的态度更是气得夏侯家主浑身发抖。

    可就算如此,为了大局着想,为了将夏侯家的弟子送入琉光学院,夏侯家主只有忍气吞声,抱歉道,“是大伯不对,误会了你们,大伯跟你们道歉,希望你们能原谅大伯。”

    看到夏侯家主这样低声下气的道歉,夏侯梓安才总算消了口气,心头冷笑的瞥了他一眼,“大伯言重了,你身为夏侯家的大家长,我们哪敢跟你置气!”

    “好了好了,这事儿都是误会,都过去了。你们赶紧收下这入学令牌吧。”夏侯老爷子看到气氛稍稍缓和,立马指了指仆人手里端着的令牌,着急的催促道。

    看到爷爷和几位叔伯虚伪的嘴脸,梓安和婉璇的心像是灌入寒风,一片冰冷,虽然他们把这群人看清了,但他们实在没必要为了赌气,失掉进入琉光学院的机会。

    所以,他们没有任何扭捏,上前接过了令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