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1章 抱歉,认错人了
    她追马车也就算了,还是追的东方家族的马车。

    她一来就招惹东方家族,简直是找死的节奏啊。

    意识到这一点,夏侯梓安着急的低咒一声,“这个疯子!赶紧拦住她。”

    话落,他和婉璇也快速朝着苏陌凉的方向追了上去。

    苏陌凉好歹跟他们相处了这么久,早已处出了感情,更何况他们这次能进入琉光学院,还是全靠了她。

    如今他们怎么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送死啊。

    然而,此时的苏陌凉满脑子都是萧凛尘的身影,根本顾不上婉璇和梓安在身后的阻止,一路追着马车,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由于着急,她的呼喊萧凛尘的声音越来越大,很快吸引了这一条路上的行人。

    大家看到这奇异的一幕,全都对苏陌凉指指点点起来,嘴里无疑是些不堪入耳的讽刺。

    “啧啧啧,现在真是什么稀奇事儿都有。许多女人想要嫁进东方家族,这倒是不假,但我还从没见过,哪个女人不要脸到这种程度,为了吸引东方公子,竟然追着东方公子的马车跑!”

    “是呀,我也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为了勾引男人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可不是嘛,看模样挺陌生的,似乎是个新来的。”

    “呵呵,这女人可真厉害,才进入学院就干出这么惊天动地的事儿,怕是要在学院出名了啊。”

    不少围观这一幕的女子,都是讥讽的捂嘴偷笑,俨然将苏陌凉的追车行为误会成了追求男人的狐媚手段。

    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也是被苏陌凉雷得外焦里嫩的,一时搞不清楚她为何会突然这么反常。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苏陌凉在后面又是追,又是喊的,总算是惊动了前面的马车。

    这时候,只见车夫忽然勒马停了下来。

    苏陌凉见此,心中一喜,连忙追上去,挡住了马车的去路,她抱着最后一丝萧凛尘还活着的希望,颤抖着声音询问道,“萧凛尘,是你吗?”

    这一声询问,鬼知道包含了苏陌凉多少感情和期待。

    当初萧凛尘为了救她,替她挡下了空冥院长的偷袭,自己却化为漫天血雾,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那张满脸是血的俊脸,那恳求她活着的眼神,至今还萦绕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他生平最后两个字——快逃,更是回荡在苏陌凉的耳边,折磨着她的精神。

    那个因为佩服她,死皮赖脸要认她为老大的少年。

    那个本属于下位面,却为了追随她,不顾艰难险阻,义无反顾的随她来了九幽之域的少年。

    那个在她遇到困难,总是忙前忙后,打点一切的少年。

    那个在她遇到危险,却能冲到身前,以命抵命,护她周全的少年。

    因为她,就这么没了!

    虽然过了这么久,苏陌凉还是无法面对这个事实。

    要知道他那么聪明,在血战团中,永远是出谋划策的那一个。

    他又那么细心,众多兄弟中,他永远是最先察觉出她的心思,领悟她想法的人。

    那么聪明细腻谨慎的少年,怎么会就这么没了?

    她不相信!她不相信!

    光是想想,苏陌凉就心痛得像刀绞一样,眼泪不住地往下流。

    这时候,马车里边忽然探出来一只白皙如玉,骨节分明的手,他轻轻撩开帘子,逐渐露出了他的全貌,“是谁啊?”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清秀俊雅的脸。

    五官虽然算不上精致,但却异常的让人顺眼。

    白皙如瓷的肌肤,吹弹可破,修长的睫毛下一双像乌黑玛瑙般的桃花眼,深邃性感,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丝绸般光泽的黑发被银色发冠高高竖起,剩余的头发披在两肩,显出几分柔美。

    不是!

    不是萧凛尘!

    眼前的面孔极为陌生,根本不是苏陌凉认识的萧凛尘!

    看到这张陌生的脸,苏陌凉受了打击,期待的表情瞬间凝固,脸色唰的惨白如纸,不堪负荷的往后退了两步。

    她满怀期待,在这一刻化为泡影,这样的落差让苏陌凉的心空荡荡的,像是失去了什么。

    马车夫听到东方公子的问话,连忙恭敬的回答,“回主子,这个女人一直追着我们马车跑,还敢挡您的路,要不要奴才帮您解决了她!”

    东方耀钰闻言,轻轻扬眉,深深看了苏陌凉一眼,顿时叫住马车夫,“这里是学院,不要惹事儿!”

    东方耀钰见苏陌凉长相普通,打扮普通,只是衣服上佩戴着兽殿的徽章,便是猜出了她的身份。

    只是,他不明白这个兽殿的弟子为何要追着他的马车跑,不禁询问道,“这位姑娘,你拦下我的马车,有什么事儿吗?”

    苏陌凉面对他的疑问,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实在抱歉,我认错人了。”

    东方耀钰显然没料到会是这个回答,愣了一下后,失笑着摇摇头,“看来是个跟我长得很像的人。”

    “不,你们长得不一样,只是背影和穿着打扮有些相似,我刚才有些激动,给公子造成困扰,实在抱歉。”苏陌凉知道认错人了,才渐渐冷静下来,抑制住内心的失望,冲着蓝衣男子道歉。

    东方耀钰却并未放在心上,“不碍事儿,人有相似,认错人也是情理之中,姑娘不用太过自责。看姑娘这么着急的追着马车,想来此人对姑娘极为的重要。”

    苏陌凉没想到人人忌惮的东方家族培养出来的公子,非但不高高在上,反而是个通情达理之人,这到是让她有些意外。

    想着,苏陌凉感激他的理解,微微点头,“多谢公子体谅,我就不打扰公子赶路了。”

    话落,苏陌凉便是让出路来,朝着灵宝阁的方向走去。

    东方耀钰看到她一脸失望的离开,心里忽而漾起一丝涟漪。

    这些日子,帝都的女人看到他都是一脸惊喜的表情,他还没遇到过,有人会因为他不是别人,而感到失望的事情。

    想到这里,东方耀钰对跟自己有些相似的人生出几分好奇,朝着车夫问了一句,“刚才她嘴里喊着的是什么名字?”

    车夫挠了挠头,回忆起来,“好像叫的是什么萧凛尘的名字。”

    东方耀钰微微敛眉,沉吟道,“萧凛尘?这个名字似乎在哪听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