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7章 看中了一件宝贝
    苏陌凉闻言,微微敛眉,沉声反问,“长老,你这样说会不会太不公平了,竞技场比试,难免会伤筋动骨,你不能因为夏侯正祥被我打得遍体鳞伤,就说我下杀手啊!我还不信参加竞技比赛的,没有哪个不受伤的。再者,你说我破坏了规矩,那请问,竞技场的比赛有明文规定,不能把人打伤的吗?”

    苏陌凉犀利的反问,一下子堵得长老说不出话来,怒意十足的老脸更是阴沉得可怕。

    就连周围的人也小声的议论起来,赞同着苏陌凉的说法。

    本来竞技场比赛,难免受伤,学院只规定不能杀人,可从来没规定不能伤人。

    要是不能伤人,那还打什么打啊!

    看到长老开不了口,苏陌凉则是趁热打铁,继续质问道,“如果因为把对方打伤,就没了奖励,那以后谁还参加竞技场比试啊?这竞技场比试不就毫无意义了吗?再说了,我正大光明的赢了这场比试,台下这么多人看着呢,长老你却不认账的克扣我的奖励,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收了夏侯正祥多少好处,帮着他作弊呢!”

    此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震惊的窃窃私语起来。

    面对眼下的状况,大伙儿都是恍然大悟。

    难怪夏侯正祥没什么本事儿,还经常在竞技场比赛中胜出,原来是长老拿了他的好处,帮他作弊啊!

    长老听到苏陌凉这话,顿时惊得变了脸色,愤怒的老脸隐隐有些泛白,抖动着面颊,生气的大吼,“混账东西,你血口喷人!你无凭无据,岂容你诬陷老夫!”

    他在学院的职责就是负责竞技场比赛的公平,现在却被一个小丫头说收了夏侯家的贿赂,帮着夏侯正祥作弊,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侮辱,也给他带来极坏的影响。

    因为这话要是传到了上头,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免不了一顿严惩。

    苏陌凉见他矢口否认,则是讽刺的冷笑一声,反问道,“如果长老没有收取夏侯正祥的好处,那夏侯正祥被打伤,输了比赛,你为何偏心帮着他,为难我呢?我到底有没有血口喷人,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说着,苏陌凉一脸坦然的指了指台下的众人,顿时将长老推向了舆论的巅峰。

    长老接收到弟子们怀疑的目光,心头发寒,竟是涌上了一层冷汗。

    他本来没有做过的事儿,结果被这个死丫头一渲染,似乎真有那么回事儿了。

    碍于这么多双眼睛盯着,这么多张嘴巴议论着,长老担心三人成虎,自己惹一身骚,只有隐忍的深吸一口气,抑制住内心的怒火,一个挥袖,朝着苏陌凉扔去了一张钱卡,“这是你的奖励。里边有一百五十万玄晶,可以去灵宝阁兑换十万灵力石和一颗玄品丹药!”

    苏陌凉一个伸手接住了钱卡,面上客气的微微颔首,“多谢长老。”

    话落,她便是朝着婉璇和梓安吩咐一声,“走吧,去灵宝阁。”

    说着,三人便是下了擂台朝着灵宝阁的方向走去,将其余人惊讶的议论和目光抛之脑后。

    闹剧虽然落幕,但经过这一战,苏沫的名字已经在琉光学院渐渐传开——

    灵宝阁

    灵宝阁不愧是琉光学院专门存放宝物的地方,走进大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宽敞的大厅,地面铺着上好的白玉,屋顶镶嵌着亮闪闪的宝石,宝石倒映在白玉上,闪耀着温润的光芒,将整个大厅照得亮堂堂的。

    大厅四周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壁画,上边像是镀了一层金子,显得金灿灿的,极为的奢华。

    而最引入注意的是,摆放在四个方位的柜子和桌子,因为里边陈列着数不清的宝物,一眼望过去,就是看得人眼花缭乱。

    不过,苏陌凉是来领取灵力石的,扫了一眼全场后,直奔主题的朝着负责人的柜台快步走了过去。

    坐在大厅正前方的负责人也是个上了年纪的中年人,皮肤黝黑,五官方正,棱角分明,此时正捣鼓着手里的宝器,直到苏陌凉走到跟前,他才抬起头来,打量了三人一眼。

    看到是三张陌生的面孔,他才不冷不热的问道,“要买什么?”

    苏陌凉解释道,“长老,我们是今年新入学的新生,招生的贺长老当时承诺奖励我们三十万灵力石和三颗玄品丹药,所以我们是来领取奖励的。”

    听到这话,长老才了然的点点头,“嗯,贺长老跟我提过。”

    说着他便是将早已准备好的收容袋递到了苏陌凉三人的面前,“这里边有三十万灵力石和三颗玄品丹药,够你们用好久的了。”

    苏陌凉收下收容袋,再度将钱卡递了上去,“这里边还有一百五十万玄晶,我要全部兑换成灵力石。”

    长老没料到一个新进来的新生,居然有这么多钱,面色闪过一丝诧异,深深看了苏陌凉一眼。

    心头虽然震惊,但他还是照着规矩拿出了十五万的灵力石。

    然而,苏陌凉收下收容袋,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空间里的真君老人却在这时忽然出声提醒道,“小主人,你右侧方挂着的那件盔甲,名为九麟龙甲,是用龙族的鳞片做成,防御能力非常强大,你要是能买下那盔甲,无疑是多了一项保命的技能。”

    听到这话,苏陌凉眼睛一亮,顿时朝着真君老人说的方向望了过去,果然看到那边的架子上挂着一件银色的盔甲,在灯光的照耀下,不但泛着淡淡的银芒,还隐隐释放着一种让人敬畏的威严。

    看到这一幕,苏陌凉俨然来了兴趣,如果买下这盔甲,穿在傀儡身上,变态的防御力,估计就连焚血天城的三个院长都够呛吧。

    想到这里,苏陌凉忍不住指了指盔甲,朝着长老询问道,“长老,请问那件盔甲怎么卖?”

    长老闻言,不屑的盯了苏陌凉一眼,嘴角一咧,冷笑起来,“你倒是识货,那盔甲可是件非常稀有的宝贝,标价五千万玄晶,不过,就凭你们,买得起吗?”

    听到这么昂贵的价格,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纷纷变了脸色,盯着那盔甲,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

    “我的天啊,这摆明是抢钱啊!”夏侯婉璇惊叹了一声。

    长老听到这话,顿时沉了脸色,不悦的挥手赶人,“去去去,这盔甲的价值叫价五千万玄晶都算少的了,不懂就滚一边去!别在老夫面前碍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