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2章 送她珍贵的丹药
    夏侯婉嫣被夏侯梓安的绝情弄得表情僵硬,尴尬的抽了抽嘴角,看到对方态度强硬,她竟是抹着眼泪,伤心的哭起来,“是,大姐错了,大姐有罪,大姐现在最后悔的就是丢下你们。但当时情况危急,我被吓坏了,只是出于本能的反应逃跑的,并不是存心想丢下你们不管啊。现在你们不愿搭理我,夏侯元姗那群人又仇视我,想办法害我,早知道我就不来这枫林帝都,待在瑜兴镇度过余生算了,何必闹出这么多事情来。”

    说着说着,她更是放声痛哭,更是引来许多人的关注。

    夏侯婉璇听她哭的那么伤心,一下子慌了神。

    她还从未见过一向骄傲的大姐有痛哭流涕的时候,再加上听到她可怜兮兮的解释,心不免有些软了。

    “二哥,算了吧,我们毕竟是一家人,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夏侯梓安明显比她心肠硬,顿时不赞同的扬声反问,“有感情?这些年她是怎么对你的?以前让你去森林采药,差点把你害死,后来又丝毫不顾我们的性命,自私的逃跑,她可曾有想过我们一次?”

    “我那次受伤,她不是送了我丹药吗,上次独自逃跑可能是真的吓坏了。再说了,我们这次能来帝都,有机会进入琉光学院,还是沾了她的光,要是没有她,我们还在瑜兴镇呢。说到底,还是她的功劳。我们就原谅她这次吧。”夏侯婉璇生性善良,当初虽然气她大姐的自私,但又见不得她在自己面前哭诉。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跟她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姐姐,最终还是忍不下心。

    夏侯梓安听了她的劝,心头的怒火才渐渐平息,虽然讨厌夏侯婉嫣,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确是沾了她的光到帝都来的,这一点确是不假。

    想到这里,夏侯梓安的面色稍稍缓和,没好气的瞪了夏侯婉嫣一眼,不再说话,显然是软化了态度,不再针对她。

    夏侯婉嫣看到这里,心中一喜,立马凑上前拉住夏侯婉璇的手,亲热的说好话,“我的好妹妹,你终于肯原谅姐姐了,谢谢你——”

    说着说着,她像是感动似的抽泣着,瞧得夏侯婉璇有些心疼,“大姐,过去的事儿就过去吧,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我们三兄妹以后好好的在一起就行了。”

    夏侯婉嫣哽咽的连连点头,“嗯嗯,以后好好的。”

    “你刚进学院,应该还不太熟悉吧,走,我带你去你的静丹苑瞧瞧,静丹苑是丹殿弟子居住的园子,二哥就住在里边的。”说着,夏侯婉璇便是热心的拉着夏侯婉嫣往住宿的地方走。

    夏侯梓安是没办法,看到夏侯婉璇都原谅了她,只有跟着过去。

    苏陌凉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注视着夏侯婉嫣离去的背影,不禁微微敛眉,眸底划过一丝冷芒。

    夏侯婉嫣是什么人,苏陌凉看得很清楚,这种人真的会悔悟吗?夏侯婉璇信,她可不信。

    说来,她倒不怕夏侯婉嫣不悔悟,怕就怕她不但没有悔悟,还变本加厉的下手!

    毕竟夏侯婉璇太天真太善良,很容易就被夏侯婉嫣卖卖惨给骗了。

    “苏沫,走啊,还愣在那里干嘛?”夏侯婉璇发现苏陌凉没跟上来,不禁转头朝她唤了一声。

    看到夏侯婉璇因为跟大姐重归于好而高兴的样子,苏陌凉于心不忍,只有将滚到嗓子眼的话咽了下去。

    苏陌凉实在不喜欢跟夏侯婉嫣走在一起,看到他们要进去静丹苑,便是以累了想休息的借口,独自离开。

    夏侯婉璇也看出苏陌凉对夏侯婉嫣的厌恶,理解的让她先行离开。

    夏侯梓安不能进入女生区域,也只有在静丹苑的入口分道扬镳。

    夏侯婉嫣看到其他两人都走了,瞳孔闪过一抹精光,立马拉着夏侯婉璇往自己的住处走,“走,去大姐那儿坐坐,自从到帝都来,我们两姐妹都没好好聊聊。”

    夏侯婉璇见她这么热情,也不好辜负她的好意,只有随着她走了进去。

    来到夏侯婉嫣的房间,夏侯婉璇便是被她拉着促膝长谈了一番,关系拉近了不少,“妹妹,之前是大姐的不对,大姐对不起你们,这些天,大姐一直都在悔恨中度过,也无比庆幸你们活下来了,不然,我没办法原谅自己,也没办法跟爹娘交代!”

    “大姐,不要再说这些话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都已经原谅你了!我和二哥都还好好的活着,你也不用太自责。”夏侯婉璇见不得她流泪,连忙劝慰道。

    夏侯婉嫣抹掉泪水,感激的点点头,随后掏出了一个黑色盒子,递到了夏侯婉璇的面前,“妹妹,这是上尊品的水韵丹,大姐的一点心意,希望你收下!”

    听到是上尊品丹药,夏侯婉璇吓了一跳,立马推拒道,“你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啊!”

    要知道上尊品的丹药,可是只有丹宗巅峰的炼丹师才可以炼制的啊,价值连城,极为的稀有。

    “你我姐妹一场,何必计较这么多。你要是不收,我心里过意不去,只会更加难受。”

    “可是--可是--尊品丹药,实在太贵重了,我实在承受不起啊。”夏侯婉璇连连摆手,不肯收下。

    夏侯婉嫣见她固执,又是伤心的抹眼泪,“你不愿意收下我的丹药,看样子,还是不肯原谅我,我知道我罪孽深重,这辈子都不能恕罪了。”

    看到她又是低泣起来,夏侯婉璇有些手足无措,急忙解释,“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真的原谅你了。好好好,别难过了,我收下这丹药还不行吗。”

    说着,夏侯婉璇便是一把接过了盒子。

    夏侯婉嫣看到她收下了丹药,嘴角划过一抹隐晦的笑意,这才抹掉泪水,破涕为笑。

    “只是,这么珍贵的丹药,你从哪里得来的啊?”夏侯婉璇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水韵丹闪烁着独有的光泽,震撼的咂嘴感叹。

    夏侯婉嫣表情微僵,眸中的心虚一闪而逝,解释道,“是爷爷送的见面礼,他希望我能在炼丹方面出人头地,所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