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0章 你到底是谁?
    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听了,也是明白了过来,对东方公子的好意颇感震惊。

    他们两人才从瑜兴镇来,连东方公子长什么样子都没见过,怎么也没想到能让东方公子出面解围,这枫林帝都怕是没几个人有这份殊荣吧。

    如今听到东方公子只请了苏沫一个人,他们才领悟过来,看样子东方公子是看在苏沫的面子上,才帮他们的。

    意识到这一点,夏侯梓安心怀感激,立马识趣的点头,“多谢东方公子,多谢樊管家解围。我们就先行告辞了。”

    夏侯梓安恭敬的行了礼,便是拉着夏侯婉璇,朝着琉光学院的方向走去。

    看到两人走了,樊管家才收回视线,冲着苏陌凉恭敬的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苏姑娘,这边请。”

    苏陌凉点点头,跟了上去。

    东方家族位于枫林帝都中央的位置,占地面积几乎是夏侯府的三倍有余,可见其宽阔。

    走到东方府邸的大门口,一个黑色烫金匾额,上面写着东方府三个大字,笔走龙蛇,气吞山河,颇为霸气。

    从大门进入,映入眼帘的是个宽敞的院子,院子里没什么花朵,反而是些奇草仙藤,牵藤引蔓,苍翠浓郁,清新怡人。除此之外,四周全是些笔直挺拔的松树,显得整个庭院庄重肃穆。

    院中甬路相衔,山石点缀,往着里边走,是个小竹园,远远望去,郁郁苍苍,重重叠叠,犹如一顶碧绿色的帽子,遮住了金灿灿的太阳,微风荡漾,竹林作响,从远处吹来一股清凉,顿时让人神清气爽。

    看到这里,苏陌凉不得不感叹,这东方家族的品味倒是有些独特,从里到外全是绿油油的一片,又是松,又是竹的,倒挺适合这将军世家的风格。

    沿着竹园的走廊穿过,里边就是内宅,樊管家引着走了一段路,便是停在了一个名为沁风园的门口,“苏姑娘,公子在里边恭候多时了。”

    苏陌凉闻言,客气的点头,“多谢樊管家引路。”

    话落,她便是抬步走进了园子。

    这个园子也是郁郁葱葱一片,没什么花朵点缀,显得极为的简单,甚至有些单调。

    好在有池塘点缀,一池碧水,波光粼粼,映出蓝天白云。水面的荷叶连成一片,随风卷舒,心旷神怡。

    池塘上一座小拱桥,直通池塘中央,枣红色的小亭,倒是精雕玉琢,玲珑小巧。

    布置虽然简单,但看上去却悠然清净,十分舒适。

    待苏陌凉走近了,才看清楚,在那亭子里,坐着一位身穿蓝色锦服的男子,此时正优雅的饮茶。

    那容貌赫然便是那天在学院里遇到的东方公子!

    他似乎早已察觉了苏陌凉的到来,薄唇轻勾,斜起几分迷人的笑意,一边斟茶,一边戏谑的问道,“既然来了,不打算喝一杯吗?”

    苏陌凉见对方发现了自己,也不扭捏,通过小桥,走进了亭子。

    这时候,东方耀钰才缓缓抬起头,深深凝视了她一眼,而后伸手,亲切的邀请道,“苏姑娘,请坐。”

    苏陌凉摸不准他的心思,微微敛眉,警惕的询问,“东方公子,你我素不相识,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东方耀钰扬眉,英俊秀雅的脸庞漾起一抹明媚的笑容,轻笑着道,“怎么能叫素不相识呢?上次在学院相见,这才几天啊,难道苏姑娘都忘了吗?”

    “东方公子,上次是我认错了人,打扰了公子。如果让公子不舒服的话,我在这里赔罪。”苏陌凉听到这话,以为他还对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立马抱拳道歉。

    东方耀钰见此,更是大笑起来,温润的声音里却是透着几分爽朗,“哈哈哈,不用赔罪,我倒要感激你认错人,不然我怎么能认识苏姑娘呢!”

    苏陌凉没想到传闻中神秘的东方公子,竟然也是个油嘴滑舌的主,亲切起来没有一点架子,她的面色微僵,瞳孔掠过一丝惊讶,心头的戒备更甚。

    她太清楚这种笑面虎的厉害。

    看到苏陌凉不肯落座,还满脸防备的盯着自己,东方耀钰失笑摇头,语气似乎夹杂些许受伤,“呵呵,怎么,我替苏姑娘和你那两位朋友解了围,苏姑娘,连坐下来和我喝茶的机会都不给吗?”。

    听到这话,苏陌凉有些心虚,说来他们的确是靠着他的缘故脱险的。

    思及此,她最终在他恳求的目光中坐了下来,“东方公子,我们还是开门见山的说吧,不要再兜圈子了。”

    “呵呵,苏姑娘,你想到哪里去了,难道我就不能单纯的请你来做客吗?”东方耀钰面上一直带着温和的笑容,拿起茶杯递到了她的面前,“我身体不好,不能喝酒,只有以茶代酒,还望苏姑娘不要嫌弃。”

    看到他这么热情,苏陌凉心头有些发毛,接过茶杯,谨慎的看了看里边的茶水。

    东方耀钰见她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颇为无奈的笑着道,“我在你眼里这么可怕吗?放心吧,我还做不出在茶里下毒这种龌龊事儿。我要是想害你,也不用把你从夏侯家捞出来了!”

    苏陌凉见他这样挑明了说,才稍稍缓和了面色,不禁对上他那双清澈的黑眸,那眸子里似乎有某种不为人知的感情在流淌,那么热烈,那么浓郁,好像要将她卷入其中——

    苏陌凉被他炙热的视线盯得心下一惊,慌忙低头,躲开了他的视线,渐渐平息内心的震动后,才开口反驳,“谁让你不说明请我来的原因,我不得不怀疑你的用意。”

    东方耀钰对于她冷硬排斥的态度,没有一点生气,目光柔和得像是被风吹皱的涟漪,专注的凝视着她,“我的用意,就是想见苏姑娘!”

    “见我?东方公子,我自认为我长得普通,又是夏侯家的丫鬟,就连一般男子都瞧不上我,更何况你这样身份的贵公子,我要是相信你的话,岂不是太蠢了?”苏陌凉皱眉,当场不客气的反驳。

    她现在易了容,相貌十分平凡,根本不起眼,东方公子其他美女不见,偏偏要见她,不是很奇怪吗。

    “哈哈哈,果然还如以前那般精明,我就知道没办法糊弄你。”东方耀钰仰头大笑起来。

    苏陌凉闻言,心中一震,表情猛然凝固,皱起眉头质问道,“你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