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5章 这个女奴不简单
    这时候,众人用肉眼看到,那铁甲绿鳄摆动着硕大的身子,从笼子里快速爬出,由于用力过大,尾巴撞在铁笼子上,发出一阵阵打雷般剧烈的声响。

    别看这巨鳄身材庞大而厚重,但爬行速度却十分惊人,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铁甲绿鳄已经朝着对面的女奴,冲刺过去,猛地张开了血盆大口——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骇的倒抽了一口冷气,胆子小的更是避开眼睛,不敢看女奴被生吞入腹的血腥画面。

    夏侯婉璇更是吓得身子一抖,顿时捂住了双眼。

    她从小生活在瑜兴镇,虽然也见过不少打斗伤亡,但还没见过这样残忍的方式。

    那女奴没有灵力,又浑身是伤,被撕成碎片,是意料之中的事儿。

    她如何看得下去!

    就连夏侯梓安也是皱起眉头,面色难看。

    这只是一场表演,可为了娱乐大家,却要让无辜的生命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光是想想就觉得心酸!

    然而,就在大伙儿以为女奴要被铁甲绿鳄吞入口中的时候,血腥残忍的一幕并没有发生。

    只见那瘦弱的女奴猛然起跳,跃入空中,身形矫健的避开了铁甲绿鳄的攻击,而铁甲绿鳄显然不是省油的灯,看到她窜到空中,也不肯罢休的张嘴追击,速度又快,力度又大,每一次都带着致命的伤害。

    可那女奴面对这样强悍的攻击,却是没有丝毫慌张和害怕,反而冷静,无畏的一脚踩在铁甲绿鳄的嘴尖,借力腾空,在空中一个翻转,往后急退几米。

    瘦弱的身子轻巧的落到地上,只是八阶灵兽的力量过大,她还是不堪负荷的滑出了一段距离,没有穿鞋的双脚在地上擦出一条血痕,方才稳住了身形,看得夏侯婉璇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本来没有穿鞋在地上走,已经很难受了,现在还让她光着脚,对抗一头八阶圣灵兽,可想而知,那双脚该有多痛。

    可是,这个女奴出人意料的顽强,刚站稳身子,还没缓口气,便又是迎上了铁甲绿鳄的攻击。

    这一次,她没有那么幸运,铁甲绿鳄的速度太快,眨眼到了跟前,巨大的嘴巴迅猛张开,女奴想要还击,可是赤手空拳,打在它坚硬丑陋的外壳上,根本没有任何效果,反倒被它一口吞入了嘴里。

    所有人都被这惊险的一幕,吓了一大跳,心脏提到嗓子眼,随时都要跳出来。

    夏侯婉璇则是骇得惊呼一声,面色唰的一片惨白。

    只是这位女奴却极为的倔强,不屈服的用双臂死死抵挡住铁甲绿鳄的上颚,让它迟迟没办法合上嘴巴,就这样,双方凭着这样的姿势僵持了好长一段时间。

    大伙儿被这女奴彪悍顽强的反抗力给惊得目瞪口呆。1

    就连此时的苏陌凉,冷漠的表情也出现了裂痕。

    本来她还对这样的决斗无动于衷,在她心目中,弱肉强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看到这位女奴展现出不俗的身手和无畏的勇气,苏陌凉的心里不禁多了些期待,甚至欣赏,再也没办法作壁上观,随后,她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顿时朝擂台上扔了过去。

    不得不说,这个女奴虽然已经没了灵力,但反应和洞察力却是极其的敏锐,一下子便察觉到从观众席飞来的匕首,由于双手和双脚正用力撑开铁甲绿鳄的嘴巴,无暇抽身,便是直接用嘴,迅速的刁住了匕首。

    许是体力已经耗尽,她知道再僵持下去,自己必死无疑,所以她没有任何迟疑,当机立断的松开双手,拿起匕首,朝着铁甲绿鳄的下颚狠狠刺了下去。

    这一下,顿时喷射出一股可怕的鲜血,而她趁着鳄鱼受伤的空隙,身子往着旁边一闪,终于从它嘴巴里逃了出来。

    大伙儿本以为她会歇口气,哪知道,她根本没打算停下,又是一个翻身,敏捷的跃到了铁甲绿鳄的背上,手里还滴着鲜血的匕首,狠狠用力,再度插入了它的后颈,又是飙出一股鲜血,瞧得在场的观众大惊失色,说不出话来。

    由于大伙儿太专注擂台上的打斗,场上的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是谁将匕首丢给了女奴,现在看到她用匕首刺伤了铁甲绿鳄,他们才反应过来,东张西望的寻找着丢匕首的人。

    然而,大家才刚刚议论了几句,擂台上又是展开了一场凶残的较量,再度将大伙儿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只见那铁甲绿鳄因为剧痛,更加用力的挣扎,直接将骑在它背上的女奴给狠狠甩了出去。

    女奴没有灵力,自然承受不住它的力量,整个身子如断线的风筝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剧烈的砰响,给所有人的心中造成不小的震动。

    夏侯婉璇看到这里,简直为她捏了一把汗,佩服她身手的同时,更害怕她坚持不了多久。

    毕竟,她是人类,是个娇弱的女人,就算身手再厉害,也会被那坚硬庞大的丑东西给耗死的。

    “怎么办?铁甲绿鳄被她彻底激怒了,她现在耗尽了力气,再也没有反抗的机会了啊!”夏侯婉璇着急的低叹一声。

    而苏陌凉却是相当的淡定,嘴角勾着意味不明的浅笑,沉声回答,“不会,她会赢!”

    听到这么肯定的回答,夏侯婉璇侧目,诧异的看了苏陌凉一眼,不知道她对女奴哪里的信心,竟然能让她给出如此坚定的答案。

    然而,就在夏侯婉璇疑惑之时,台上的女奴忍着身上的剧痛,一个拍掌,从地上撑起身子,那乱糟糟的黑色长发下,一双眼睛,犹如黑夜里的饿狼透着恐怖的凶光,而后她竟然不要命的飞身上前,身形如虹光掠过,神不知鬼不觉的闪到了铁甲绿鳄的背后,朝着它的脑袋一个挥臂,直插下去。

    动作行云流水,又快又准又狠,根本不给铁甲绿鳄反应的时间,匕首便是已经没入了它的脑袋,给了它致命一击。

    可就算如此,女奴并没有放过它,又是接连几下,扎破了它的双眼,刺穿了它强劲有力的尾巴。

    连着几下致命的攻击,铁甲绿鳄遍体鳞伤,重重趴在地上,已经彻底丧失了反击的能力。

    此时此刻,比赛落幕,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女奴彪悍的战斗力给惊呆了,一时间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