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6章 这个女奴我买了
    夏侯婉璇看到这一幕,震在当场,好半天都缓不过劲儿来,直到周围的人喧哗起来,她才僵硬的转过头,不敢相信的望向苏陌凉,“你怎么知道她会赢?”

    女奴明明处于劣势,几乎是没有半分胜算,这样都能被她猜中结果,苏沫会不会太神了。

    听到这话,夏侯梓安也好奇的盯向苏陌凉,等待着她的回答。

    苏陌凉勾唇,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一头贪狼和一头饿狼,你说谁会赢?”

    婉璇和梓安心中一颤,面色震动,而后重新望向台上浑身是血,狼狈不堪,但却杀气十足的女奴,忽然在这一刻明白了过来。

    这个女奴遭受了长期的压迫,太多的仇恨,愤怒累积在一起,就等待着绝地反击的机会。

    因为她没有退路,没有选择,只有拼死一搏,必定激发出内心所有的潜力。

    而那铁甲绿鳄是头珍贵的八阶圣灵兽,肯定被主人爱护得很好,眼下想要吃掉女奴,只是因为贪婪,想要更多的食物。

    所以,在贪婪和求生两者之间,自然是求生的**更强烈。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个女奴是天生的杀手!”苏陌凉盯着台上浑身是血,满身煞气的女人,目光微凝,严肃的沉吟道。

    她很少用天生两个字,如今能给这个女奴这样高的评价,足以见得,她对后者的欣赏。

    因为她很清楚,如果女奴没有犀利狠辣的身手,就算再倔强再坚强,也只会沦为铁甲绿鳄的口粮。

    毕竟两者之间的实力悬殊太大,没点真本事儿是行不通的。

    可她没有灵力,都能打成这样,便能看出此人身手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

    由此可见,这个女奴的身份怕是不简单。

    不过,不管她以前是多么厉害的身份,现在被废掉了灵力,沦为了奴隶,那她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

    就算她赢得了这场比赛,但杀害了八阶圣灵兽,也不会有好下场。

    因为在这个世道,废物连畜生都不如。

    果不其然,台下负责斗兽比赛的长老,看到珍贵的铁甲绿鳄被杀,当场怒发冲冠,愤怒大吼,“贱人,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下杀手,来人啊,把她拖下去乱棍打死!”

    吼声落下,台下的几个大汉全都冲上擂台,一把擒住了女奴。

    女奴因为经历了刚才的殊死搏斗,全身虚脱,俨然没了挣扎的力气,只是那双被黑发挡住了一半的眼珠子却像是淬了毒,凶狠的瞪着说话的长老。

    想来如果她没有被废掉灵力,现在应该已经冲上去跟长老干起来了。

    想到这里,眼看着她要被拖下去乱棍打死,苏陌凉眉头一皱,顿时站起身,毫不犹豫的阻止,“慢着!这个女奴我买了!”

    眼下她孤身一人,要想杀回焚血天城报仇,必须组建势力,壮大实力才行。

    而这个女奴是个天生的杀手,如果能买下她,为自己卖命,绝对是一股不小的助力。

    此时此刻,苏陌凉的话一出,顿时吸引了全场所有人的注意,大伙儿都是满目惊讶的望向她。

    在座的观众,有认识她的,也有不认识她的。

    不过不认识她的,也大多听说过苏陌凉的事迹。

    她一个新生就在竞技场比赛打赢了身为巅峰尊灵师的夏侯正祥,当时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所以,就算很多人没有围观那场比赛,多少是听到点风声的。

    现在看她站出来,竟然要买下女奴,大伙儿更是交头接耳,对着她指指点点起来。

    斗兽场的负责人是个严肃的中年男子,似乎也没想到有人扬言要买下这个女奴,拧起眉头,目光如炬的盯向苏陌凉,面色阴沉,厉声反驳,“我们斗兽场不是奴隶市场,要买奴隶出去买!这个女奴,违反斗兽规定,打死了铁甲绿鳄,罪大恶极,必须处死!”

    苏陌凉闻言,眉头轻佻,扫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铁甲绿鳄,唇角微扬,讽刺的反问道,“长老,大家都知道铁甲绿鳄是非常凶残的灵兽,跟它比试,总要有一方会死。所以,这个女奴打死它是没有选择的选择,不然现在死的就是她自己。你们明知道铁甲绿鳄的性子,还把这样凶残的灵兽推上来比试,不是已经违反不能下杀手的规定了吗?你们自己都违反了规定,又何必来苛责一个被动接受你们摆布的女人呢?”

    苏陌凉的质问,掷地有声,顿时问得长老说不出话来,“你——”

    看到长老哑口无言,苏陌凉不给他任何辩解的机会,趁胜追击的开口,“长老,那铁甲绿鳄再珍贵再稀有,但已经死了,你就算杀了女奴,也于事无补。何不把女奴卖给我,还能换些钱,去买个不错的灵兽当做补偿,这笔账应该不需要我来帮你算吧?”

    苏陌凉的话弄得长老表情一滞,瞳孔涌上些惊讶。

    她这话无疑是点醒了他。

    他的铁甲绿鳄已经死了,惩罚女奴,也只能出口气,什么都没有。

    如果把她卖出去换笔钱,倒也是个不错的方法。

    想到这里,长老缓和了面色,松了口,“好,我这女奴是花一百万玄晶买的,你只要出得起这个价,我就卖给你。”

    众人听到一百万玄晶,都是惊得抽了一口冷气。

    没想到这位长老竟然狮子大开口,一个女奴居然叫价一百万,真亏他说得出来。

    苏陌凉身旁的夏侯婉璇也看不下去了,跟着站起来,不满反驳,“长老,你这也太过分了吧,奴隶市场,一个奴隶最好的也就一千玄晶,其他的多数都才几百,你这一开口就是一百万,摆明是敲诈我们嘛。”

    “这个奴隶连八阶圣灵兽都能打死,价格自然要比其他奴隶昂贵些,你们给不起钱,就不要说买下奴隶这种大话!”长老听到他们嫌贵,便是不屑的冷哼。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黄莺出谷般悦耳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余长老,一百万玄晶,这个女奴我买了!”

    说这话的赫然便是夏侯家的天才少女夏侯清漪。

    她一开口,顿时成为了全场的焦点,而余长老看到是她,表情跃上惊喜,连忙点头,“好,这女奴是清漪小姐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