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4章 她一定会来找我
    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听到这话,看到夏侯清漪气得发抖,脸变成个紫茄子,用力憋住笑意,不让自己笑破功。

    可这一幕落入夏侯清漪的眼里,却是极度的讽刺,更是把她刺激得红了眼睛。

    她觉得自己再待下去,估计真会被这群人给气出病来。

    想到这里,夏侯清漪一刻也待不下去,愤怒的一把打开身边人的搀扶,朝着斗兽场出口走去。

    夏侯家的其他弟子看到她走了,也连忙跟上去讨好伺候。

    夏侯元姗没想到她真的答应要赔偿灵品武器,知道兹事体大,不明白她要如何善后,担心的询问,“清漪姐,你难道真的要给那苏沫灵品武器吗?灵品武器动辄就是好几千万的玄晶,你现在哪有那么多钱啊。如果不行,我们还是赖账算了。”

    “不行。我要是赖账,学院里的弟子该怎么看我,我以后还要不要在学院立足了!”夏侯清漪是个好面子的,平时的她在学院里那么风光,现在突然变成了出尔反尔的无赖,她的脸要往哪里搁。

    “可是——”夏侯元姗纠结得表情都皱到了一起。

    夏侯清漪深吸一口气,沉着面色,安抚道,“放心吧,我没那么多钱,三皇子殿下总该有!”

    “对对对,我倒是忘记了,三皇子殿下那么喜欢清漪姐,得知你被人欺负,肯定会为你出头的。招惹上三皇子殿下,苏沫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吃不了兜着走!”夏侯元姗被她这么一提醒才顿时想起来夏侯清漪背后还有三皇子殿下这个靠山,兴奋的连连点头。

    想到苏沫得罪三皇子殿下的凄惨下场,夏侯元姗便一扫刚才郁闷的心情,万分期待起来。

    夏侯清漪闻言,也是微微眯眸,瞳孔里泄出一丝阴冷的寒芒,显然是已经有了计划。

    夏侯梓安看到夏侯家的弟子们灰头土脸的离开了,心情不错的朝着苏陌凉和夏侯婉璇笑着道,“我们也走吧!回去等着夏侯清漪将灵品武器送上门。”

    夏侯婉璇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好气的瞪了有些幸灾乐祸的梓安一眼,便是朝着擂台上的血瞳青天蟒招招手。

    血瞳青天蟒见此,乖巧的来到她的身边,故意矮下身子蹭蹭她的身子,夏侯婉璇欣慰的摸了摸它硕大无比的脑袋,感激道,“谢谢你,帮我赢得了一个灵品武器,今天辛苦了,回去给你弄好吃的。”

    血瞳青天蟒没想到她竟然对自己说谢,有些受宠若惊,态度更加亲昵。

    夏侯婉璇跟它亲热了一会儿,便是将它收入了灵兽空间,准备离开。

    此时的苏陌凉却没有急着要走,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擂台右边角落里的女奴,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苏陌凉才缓缓朝她走了过去。

    来到她跟前,苏陌凉再度掏出一颗疗伤的丹药,递给她,“吃了它,身上的伤会好的比较快。”

    女奴看了眼她手里的丹药,并没有急着接过来,而是抬起头,阴鸷的盯着苏陌凉,冷声道,“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跟你走。”

    “怎么?你这意思是还想继续留在斗兽场,表演斗兽,供人娱乐吗?哦,不对,你打死了斗兽场精心准备的灵兽,你要是留下来,只有死在这里,你想清楚了吗?”苏陌凉见她对自己十分戒备和排斥,倒是耐着性子询问道。

    女奴听到这话,瘦弱的身子明显一僵,只是脸蛋被乱糟糟的黑发遮挡住了一大半,让人看不清表情,“我这样的身份,留在斗兽场和跟你走有什么区别,还不是照样沦为别人的奴隶。”

    “这可不一样,第一,我并没有把你当奴隶,不会像斗兽场那样让你做一些取悦别人的事儿。第二,我刚到枫林帝都,迫切的需要组建自己的势力,而你的身手正是我所需要的,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是合作伙伴。”苏陌凉抛出了两个比较吸引人的理由。

    女奴闻言,却是冷笑一声,“呵呵,合作伙伴?你在哄三岁小孩吗?你那意思不就是想让我为你卖命吗!说白了,是我为你服务,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帮你干什么,这跟你的奴隶又有什么区别?”

    苏陌凉觉得这个女奴不简单,现在更是肯定了这个想法,不禁笑了起来,“哈哈哈,当然有区别,你为我卖命,我可以帮你报仇啊。”

    听到这话,女奴一直垂着的脑袋猛然抬了起来,那只暴露在外边的眼睛瞬间扩大,里面涌上难掩的震惊,隔了良久,她才咬牙质问,声音冷飕飕的,像是从地狱飘出来的一般,“你到底知道什么?”

    “呵呵,别紧张!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看你身手不凡,猜测你应该是受过严格苛刻的训练,并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而你拥有那么厉害的身手,却沦为了一个奴隶,不是很奇怪吗。所以,我料想你的身份不简单,而且还背负了一段血海深仇,你说我猜得对不对啊?”苏陌凉眼角轻扬,瞳孔掠过一抹精明的暗茫。

    女奴皱眉,面色越发不好看,“是又如何?以你的实力,想替我报仇,根本是异想天开。”

    “好吧,既然你不相信我的实力,那我也不多劝。不过我既然买了你,就不打算让你继续留在这儿,我现在还你自由,你可以随时离开。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你如果想要报仇,就来百兽园找我。”

    说着,苏陌凉将丹药硬塞到了女奴的手里,便是转身,与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离开了斗兽场。

    夏侯梓安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多少摸透了苏陌凉的脾性,知道此人不会干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儿。

    不管做什么,都有自己的目的在里边。

    看斗兽表演的时候,她都能无动于衷,可后来却突然出人意料的出高价买下女奴,很显然并不是出于同情,而是想利用她。

    可是现在,她花了那么多钱,非但不带走女奴,反而给她自由,让他有些看不明白了。

    想到这里,夏侯梓安疑惑的询问道,“苏沫,你为什么要放她离开?”

    苏陌凉唇角一勾,扬起一勾胸有成竹的笑容,“放心吧,她一定会来找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