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1章 玉面公子
    夏侯清漪可是夏侯家费尽心力培养的炼丹天才啊。

    现在居然被苏沫给斩断了手臂,要是让夏侯家知道了,苏陌凉还有命可活吗?

    意识到这一点,两人都是吓得浑身发寒,直冒冷汗,僵硬的面颊隐隐发白,就跟死了一样难看。

    由于事情闹得太大,坐镇大厅的长老也快步跑了上来,突然看到这么残忍的一幕,惊了一大跳,指着地上的夏侯清漪,横眉竖目的大吼质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长老现身,夏侯弘毅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连忙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跪倒了长老面前,指着苏陌凉,愤怒的告状,“长老,是这个苏沫干的,她是我们夏侯家的丫鬟,一直对我堂妹怀恨在心,所以打算在修炼室杀了我堂妹!我堂妹可是丹殿的弟子啊,是不可多得,身份尊贵的丹王啊,你可要为我堂妹做主啊。”

    长老闻言,惊讶的看了一眼苏陌凉,对她丫鬟的身份感到分外诧异。

    他还没听说过一个丫鬟居然都能进入琉光学院这种事儿,更没听说过一个丫鬟还敢杀丹王炼丹师,真是胆大包天啊。

    要知道夏侯清漪不但是夏侯家的掌上明珠,还是丹殿里重点培养的弟子,丹殿里的长老对她寄予厚望。

    这样好的一个苗子,居然被人伤成这样,怕是不仅夏侯家不肯善罢甘休,就连丹殿的长老也会出面严惩吧!

    所以,他要是不给出严肃的处理,肯定会引起丹殿长老的不满。

    思及此,长老猛地拧起眉头,瞪起眼睛,愠怒的朝苏陌凉大声呵斥,“好你个苏沫,居然敢违背学院规矩,残害同门,老夫只有将你抓到地牢,接受惩罚了。”

    听到地牢,夏侯梓安和夏侯婉璇都吓得脸色大变。

    他们听说,弟子一旦犯错进入了琉光学院的地牢,没有一个从里边活着走出来的,因为会遭受各种酷刑,把人折磨致死。

    所以,进入地牢,比死还痛苦!

    婉璇和梓安眼看着苏陌凉要被抓入地牢,顿时急红了眼,连忙跪下来磕头求情,“长老饶命,长老饶命啊。苏沫只是一时失手,并不是存心杀人,罪不至死啊!求长老网开一面,饶过她吧。”

    “她就是个杀人凶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人,行为极其恶劣,绝对不能轻饶!”夏侯弘毅自然不肯放过苏陌凉,也是激动的大声反驳。

    长老自然知道孰轻孰重,并没有改变态度,“好了,不用再说了,苏沫触犯学院的规定,理应受到惩罚。”

    说着,长老便是大步上前,准备擒拿苏陌凉。

    苏陌凉见此,微微蹙眉,不太赞同的反问,“长老,我只是斩断了夏侯清漪的双手而已,并没有要她的命。她只是受了伤,还没严重到死啊。大家都知道在修炼室争夺房间,免不了打架斗殴,受伤在所难免。我就不信以前的人在争夺房间的过程中,就没有一个受伤的。”

    “如果打伤了别人,就要押入地牢,遭受酷刑,那我也受伤了,这是刚才被夏侯弘毅打伤的!长老,公平起见的话,你是不是也该把夏侯弘毅抓起来,押入地牢啊?”

    说着,苏陌凉便是伸出手臂,将一个被余威划伤的小伤口亮了出来,伤口大概只有几厘米的样子,跟夏侯弘毅和夏侯清漪的对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

    也不知道她怎么好意思将这样不足挂齿的小伤口亮出来,还说自己受伤了。

    大伙儿全都被她的话,她的态度雷得外焦里嫩,哭笑不得。

    夏侯弘毅更是差点被她气晕过去,咬牙切齿的指着她,硬是说不出话来,“你——你——”

    这个苏沫斩断了丹王炼丹师的双手,还说只是斩断了手,受了点伤而已。

    天知道,一双手对炼丹师来说,简直比命还重要!

    要是没了手,炼丹师要如何剥离药材,如果操控火焰,如何拓印丹药?

    没了手,不就成了什么都做不了的废物了吗!

    夏侯清漪可是多少人心目中的炼丹天才啊,从小就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长大,现在一下子没了手,炼不了丹,成为了一个废物,对她来说无疑是生不如死的打击。

    这个苏沫竟然还好意思说,没要人家的命,只是断了人家的手!

    更让人愤怒的是,她不但打伤了夏侯清漪,还不肯放过他,要将他一并拖下地牢,真是好狠毒的心啊!

    长老面对苏陌凉如此犀利的质问,也被堵得说不起话。

    学院的规矩的确没有规定不能打伤人,只要不打死,学院一般不会过多干预。

    不过,夏侯清漪的身份特殊,是一名炼丹师,而苏沫不过是个丫鬟,长老不得不偏向夏侯清漪。

    只是,苏沫强势的反驳,他显得有些理亏,没办法给出有理有据的回答,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他总不至于说我想咋办就咋办这种话吧。

    他都这把岁数了,不可能连身为长老的威严和这张老脸都不要了吧。

    然而,就在全场陷入全局,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只听不远处的台阶上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似泉水击石,清脆悦耳。

    “哈哈哈,手段犀利,还牙尖嘴利,本公子喜欢!”

    听到声音,所有人神情一震,连忙转头望了过去。

    只见一位身穿白色锦袍的男子,正从七层通往八层的台阶上慢悠悠的走了下来。

    他面如冠玉,皮肤白腻,棱角分明的五官,像是画上走出来的那般精致迷人。

    一双桃花眼含着勾魂摄魄的笑容,绝美的红唇犹如花瓣般娇艳欲滴,此刻扬起诱惑的弧度,明媚的仿佛要召回春天。

    他手持一把折扇,腰上系着九环玉带,头上竖着鎏金发冠,长若流水的发丝贴在后背,俨然一个风流倜傥的贵公子。

    他走下台阶,朝着苏陌凉的方向缓缓走了过来,那双迷人含笑的桃花眼,紧紧盯着苏陌凉,闪烁着欣赏的光芒。

    显然,苏陌凉打败夏侯弘毅,斩断夏侯清漪,面对长老的刁难,还能从容不迫反驳的行为,勾起了他的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