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4章 你们两个疯了!
    夏侯家主被老爷子的话噎得说不出话,老脸憋得涨红,渐而发青,紧握的拳头因为愤怒暴起青筋,隐隐发抖。

    夏侯清漪那可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啊,从小到大,他在她身上,就付出了无数的心血,就盼着她能出人头地,振兴夏侯家族。

    如今,她不能炼丹,还成了一个没有双手的残疾,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三皇子殿下还敢娶她吗?

    就算三皇子殿下真心爱她,他身为尊贵的皇子,怎么可能迎娶一个残疾!就算他不要面子,难道皇室的面子都不要了吗?

    可是夏侯清漪现在沦落到这样悲惨的下场,老爷子竟然还要保住这两个罪魁祸首的畜牲,夏侯家主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此时瞪着狼一样的眼睛,死死盯着夏侯婉璇三人,恨不得将他们生吞活剥了,“父亲,漪儿遭受了这样的重创,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夏侯老爷子皱着眉,沉着脸,不悦的呵斥,“谁说算了,这不是准备射杀了苏沫吗!”

    话落,他便重新望向跟苏沫站在一起的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严肃的警告,“你们还不赶紧过来,难道想跟苏沫一起被射杀吗!”

    夏侯婉璇闻言,面上像是着了火,焦灼万分,连忙求情,“爷爷,求你饶了苏沫吧,你既然都能看在我们以前三名的名额进入琉光学院的份上饶过我们,为什么就不能饶过苏沫呢。要知道,这前三名的名额,还是她帮我们争取到的啊,如果没有她,夏侯家哪里有这样的成绩?”

    “哼,你不用替她求情了,她不过是个下贱的丫鬟,夏侯家所有人都是她的主子。就算是她帮你们争取到了名额,那也是她应该做的。可是,她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胆敢对主子出手,那她就必须得死!你们两个赶紧让开!”对夏侯老爷子来说,苏陌凉的身份,就相当于夏侯家养的一条狗,抹杀她,就跟打死条狗一样不足挂齿,更何况这还是条会咬人的狗。

    所以,苏陌凉这次是必死无疑,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听到这么无情的话,夏侯婉璇心寒的红了眼眶。

    说来,苏沫每次出手,都是因为夏侯元姗那群人主动找茬。

    如果不是他们总是揪着苏沫不放,如果不是他们欺人太甚,想要置苏沫于死地,苏沫怎么可能会斩断夏侯清漪的双手。

    可是,夏侯家却将所有的过错怪罪到苏沫的身上,就因为她是个可以任人欺负的丫鬟。

    所以,夏侯婉璇看得很明白,她所谓有血缘关系的爷爷,是个极度冷血的人,之所以能放过她和她二哥,不是因为他们是他疼爱的孙女和孙子,而是因为他们进入了琉光学院,有利用的价值。

    如果他们没有靠着苏陌凉的关系,进入琉光学院,估计她的爷爷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把他们三人全部射杀了吧。

    这就是残忍的现实,这就是令人心寒的真相。

    夏侯家族没有一个人把他们当人看,只是把他们当做振兴家族的工具而已。

    想到这里,夏侯婉璇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定,表情渐渐变得冷漠起来,“你不用浪费口舌了,我不会过去的,你既然要射杀苏沫,那就把我一起射杀了吧。苏沫是我的丫鬟,她犯的错,我也有责任,我不想让她黄泉路上孤零零的一个人,自己却苟且偷生!”

    听到这番话,看到夏侯婉璇坚定不移的态度,夏侯老爷子惊了一跳,不敢相信的瞪大了双眼,咬牙怒吼,“夏侯婉璇,你知道你在说什么混账话吗?夏侯家把你送到琉光学院的兽殿修炼,你就是这么报答夏侯家的吗!”

    “我能进入琉光学院的兽殿修炼,能契约灵兽,全都是苏沫的功劳,与夏侯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夏侯婉璇听到这种话,顿感恶心的皱起了眉头。

    “你——好,很好,夏侯梓安,你也打算跟着苏沫一起死吗?”夏侯老爷子被夏侯婉璇气得呼吸一滞,绷起老脸,喘着怒气再度望向了夏侯梓安。

    夏侯梓安也是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嗯,苏沫对我和我妹妹有恩,我们能活着走出森林,我们能成功进入琉光学院,拿到从未想过的战利品,有现在的成绩,全都是因为苏沫的帮忙。你让我们抛下她,苟且偷生,我们做不到。”

    当初在森林的时候,要不是苏沫,他们早就死了,哪里有机会进入琉光学院,拿到那么多灵力石,丹药,灵兽甚至灵品武器,对未来迷茫而自卑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往毒剂师的方向发展。

    苏沫这一路走来,帮了他们那么多,他们怎能忘恩负义。

    夏侯婉嫣看到自己的弟弟妹妹竟然愿意给一个丫鬟陪葬,不能理解的着急质问,“夏侯婉璇,夏侯梓安,你们两个疯了吗,爷爷给你们活命的机会你们都不要,你们脑子还正常吗?”

    夏侯梓安闻言,却是鄙视的瞥了她一眼,讥笑的讽刺道,“你以为我们都像你那样贪生怕死,六亲不认,狼心狗肺吗?”

    他指的自然是夏侯婉嫣在森林里的背叛,在学院里的陷害。

    面对这样一个想要置亲人于死地的人,夏侯梓安觉得说句话都恶心。

    “你——好,既然你们想死,我也不拦着你们,你们就跟那贱人一起下地狱吧。”夏侯婉嫣被他一顿羞辱,顿时气得涨红了面颊,发泄似的大吼一声。

    夏侯老爷子看到婉璇和梓安一副不怕死,还要跟夏侯家作对的样子,也是气得浑身发抖,黑着老脸,怒吼出声,声音如沉雷滚过,骇得围观的弟子都是浑身一颤,“哼,老夫果然不该对你们两个畜牲寄予厚望,从今往后,你们不再是夏侯家的弟子,与夏侯家再也任何瓜葛。既然你们想陪她一起死,那老夫今天就成全你们!”

    看到夏侯老爷子真的要对婉璇和梓安出手,苏陌凉面色一沉,皱眉劝道,“这件事与你们无关,赶紧过去,不要傻到趟这浑水!”

    说来,苏陌凉根本没将这样的围攻放在眼里,当初她面对焚血天城三大院长的围攻,都顽强的活了下来,眼前的夏侯家族算什么啊。

    只是,她唯一不放心的是婉璇和梓安,他们两人在身边,非但不能帮到她,还会受伤,让她分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