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0章 人丁稀少的东方家族
    听到苏陌凉如此谦逊的话,东方家主更是忍不住大笑起来,冷硬威严的脸庞也变得柔和不少,“哈哈哈,我们东方家别的没有,就是地盘宽,房间多,再加上家里人丁稀少,大多数房间都是空着的。所以收留苏姑娘和你的几位朋友,不过是举手之劳,跟你奋不顾身救小儿的命比起来,实在不算什么。”

    苏陌凉听到这番话,心里有些意外,照理说东方家族位于六大家族之首,就连皇室都忌惮三分,拥有这样高的地位,应该是不把她们这些小老百姓放在眼里的,却没想到他却能以礼相待,没有任何架子,实属难得。

    东方家主话落,坐在他右下方的中年男子,也是笑着点头,态度同样热情,“你们是钰儿的朋友,在家里随意些,不要客气,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给樊管家说一声就是了。”

    说话的中年男子,看上去要年轻一些,估摸着三十多岁的样子,五官模样倒是跟东方家主有几分相似,就那挺拔的坐姿和浑身散发出的气场,也有着军人的气势。

    想来这位就是东方耀钰的六叔了!

    苏陌凉得知东方耀钰是东方家族的儿子后,特地去了解了下,才得知东方家族老一辈总共有六个儿子,两个女儿。女儿一个入宫为妃,一个嫁给了家族世子,所以早就不在府上。

    而东方耀钰的二叔,四叔和五叔都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了,因此现在只剩下他的父亲,三叔和六叔三位长辈。

    东方家族的长辈虽少,但重在精,东方耀钰的父亲被皇帝封为一品大将军,是枫林帝国最有权威地位最高的将军,而他的六叔则被封为骠骑大将军,地位仅次于他父亲,两兄弟联手,不知道打过多少胜仗,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

    至于东方耀钰的三叔,志不在打仗,并没有从军,但现在却是琉光学院大名鼎鼎的院长大人。

    他虽说没有为枫林帝国立过战功,但却培养了许多的高手,在枫林帝国拥有着极高的威望。

    他老人家要是说句话,枫林帝都也要抖三抖,可见他的地位也不比东方家主的低。

    正因为有这三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坐镇,东方家族就算人丁稀少,也依然位于家族势力之首。

    说到人丁稀少,这应该就是东方家族最为无奈的地方。

    因为东方家族是军事世家,家里的儿郎从生下来开始就是上战场的命。

    他们常年腥风血雨的,难免会遇到危险,稍有不慎就会丢掉小命。

    所以,在那样凶险的环境下,能活下来是非常艰难的事儿。

    据苏陌凉所知,东方耀钰现在虽然贵为嫡子,但在他之前,其实还有两个哥哥。

    只是大哥在东方耀钰回家之前,就已经战死沙场为国捐躯了,而二哥则是被敌军所俘,因为不愿投降,被敌军折磨致死,所以才轮到东方耀钰继承嫡子之位。

    二叔和六叔倒是留下了几个儿子,只是六叔的儿子还年幼,没有机会上战场,才幸免于难。

    四叔的儿子本来就不多,在战场上折损了两个,最终只留下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五叔当年年轻,还来不及娶亲就战死,至于三叔,也就是琉光学院的院长,他终生未娶,膝下并无子嗣。

    所以,东方家族总共算来,除了几个死去的哥哥弟弟,就剩下东方耀钰和为数不多的几个兄弟,还有一个妹妹。

    当然,除此之外,家里也有其他的孩子,但基本都是东方家主的副将的孩子。

    他的几位副将跟他出生入死,戎马一生,有些为他而死,有些为国捐躯,东方家主可怜他们的孩子孤苦伶仃,无人照料,所以便将这些孩子接过来培养,这些孩子自然而然也将东方家当成了自己的家,对东方家族也是忠心耿耿。

    好在,不管是东方家主,还是几位叔父的孩子,亦或者是那些副将的孩子,在东方家主的培养下,都十分的出色,也算没有辜负他们死去的父亲。

    不过,家里就这么点孩子,跟其他家族相比,实在相差甚远。

    毕竟,人丁兴旺可影响着家族以后的发展,想来,这也是东方家主比较忧心的地方。

    或许正是因为死了不少儿子,光从东方家主对他们这群人的态度来看,苏陌凉便是知道东方家主应该是宠极了东方耀钰。

    因为东方耀钰是他仅剩的儿子,自然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所以连带着他对东方耀钰的朋友也能这么和颜悦色,更何况自己还救过他儿子的命。

    就在苏陌凉想的出神的时候,坐在席位上的东方耀钰却是站起身,走到了她的身边,亲自引她和夏侯婉璇等人落座,“苏沫,你就别跟我父亲客气了,赶紧到这边来坐。”

    苏陌凉微微点头,随着他指的地方走了过去。

    然而,她和婉璇,汐诺他们刚一坐下,就听到对面传来一声戏谑的女声,“啧啧啧,瞧把钰哥哥紧张得,让他苏姑娘多站了一会儿,就心疼得不得了!还迫不及待就引到自己身边坐下,你是怕大伯为难你的苏姑娘吗?”

    听到这调笑的声音,苏陌凉有些诧异的抬眸望去,只见对面坐着一位身穿紫色纱裙的女子,她的头上绾着飞仙髻,几枚饱满圆润的白珍珠点缀发间,衬得她整个人娇俏可爱。

    她一双柳眉如弯月,大大的杏眼灵动俏皮,里边还含着暧昧的笑意,此时捂着嘴巴偷笑,挤眉弄眼的,显得古灵精怪。

    东方耀钰是个脸皮薄的,哪里经得住她这样调笑,本还有些苍白的面颊隐隐有些发烫,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人家是客人,第一次上我们家来,我当然得多照顾点。”

    紫衣女子却是不信,眉眼里的笑意更加放肆,“钰哥哥,你就别掩饰了,什么第一次啊,我听说你老早就请苏姑娘来过一次了。这一回生,二回熟,苏姑娘也算是我们东方家的熟人了,更何况,你不是还说人家是你的未婚妻吗!”

    说着,紫衣女子咯咯咯的笑得更欢了。

    东方耀钰闻言,嘴角微抽,表情有些尴尬,但又对调皮的紫衣女子无可奈何,“你这消息倒是灵通。”

    “那可不,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妹妹!”紫衣女子挺自豪的扬了扬眉,那俏皮的模样倒是让苏陌凉有些忍俊不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