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5章 出席国宴
    自从得知前世的事情,苏陌凉就已经没脸再面对君颢苍了。

    因为她永远忘不了那个诅咒,永远忘不了他自爆身亡的画面,永远忘不了那个仇恨的眼神。

    她和他在一起,只会伤害他,甚至要了他的命。

    前世她已经害死了他,这一世她怎么忍心再伤害他。

    如今,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远离他!

    东方耀钰听到她这样妄自菲薄的话,不赞同的反驳,“什么丫鬟不丫鬟的,你现在既然已经成为了我们东方家族的弟子,就不要说自己是丫鬟了,也没人把你当丫鬟。到时候不过是多安排几个位子而已,我们东方家这点权利还是有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我——”苏陌凉被他噎得语塞,还想开口拒绝。

    而夏侯婉璇却是着急的劝说道,“苏沫,人家东方公子都这样说了,你就去吧,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你难道不想亲眼看看云楼帝尊吗?那可是站在实力巅峰的男子啊,九幽之域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人物,别人想看,都没有机会呢,你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

    苏陌凉听到这番话,不为所动,依然委婉拒绝,“我不太喜欢这种热闹的场面,对那云楼帝尊也不太感兴趣,所以你们去就好,我还是留在家里,等你们回来吧。”

    在场的众人闻言,都是大吃一惊,不敢相信的盯着苏陌凉。

    他们没料到,居然会有人说对云楼帝尊不感兴趣。

    她到底知道云楼帝尊到底是什么人吗?就说这种大话!

    夏侯婉璇听到这样扫兴的话,俏脸一下子垮了下来,委屈巴巴的盯着苏陌凉,而后一把抱住了她的胳膊,撒娇般的央求,“你都不去,我一个人去有什么意思啊。你就陪我去吧。我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盛大的场面呢,要是错过,就太可惜了,我肯定会后悔一辈子的,你就当是满足我的愿望还不行吗,就当我求你了。”

    夏侯婉璇很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她能加入东方家族,全是靠着苏沫的关系。

    如果不是苏沫,东方耀钰估计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待他们这样好。

    如今苏沫都不愿意去,她一个蹭着关系来的人,怎么可能厚颜无耻的麻烦东方公子带她去。

    所以,只有央求着苏沫能一起去。

    苏陌凉面对她渴望的央求,也是有些为难,说来,她其实比谁都想去参加国宴。

    她已经太久没看到君颢苍,实在太想他了,想得心口都痛。

    鬼知道她选择不去见他,压下了多少思念,克制了多少感情,忍受了多少痛苦。

    空间里的真君老人知道她心里的痛,心里的苦,看她这么强撑着,心疼不已,不禁开口劝道,“小主人,既然那么想去,就去吧。国宴上肯定很多人,你又易了容,坐在人群中,只要低调点,小心点,也不太容易被发现。”

    听到这话,苏陌凉有些动摇,她想见他,想得快发疯了,但更担心他的身体,不知道他上次受伤后,有没有养好伤,他的寒病有没有再发作,太多太多的问题充斥着她的大脑,让她放心不下。

    沉默良久,苏陌凉最终败给了内心的思念,不停的告诫自己,就一次!远远的看他一眼就好。

    只有看到他好好的,苏陌凉才能安心的离开他。

    想到这里,苏陌凉妥协的点点头,朝着夏侯婉璇无奈道,“好了好了,陪你去,这种行了吧。”

    听到苏陌凉答应,夏侯婉璇心花怒放,顿时将她抱个满怀,“苏沫,你最好了!”

    见她这么热情的样子,苏陌凉失笑着摇摇头,只是心里却异常的沉重,还有马上要见到他的忐忑。

    两日匆匆过去,很快迎来了云楼帝尊出访枫林帝国的日子。

    这两日,苏陌凉是坐立难安,就连修炼都没太多的心思。

    而东方家族的人更是忙得不可开交,留在府上的时间都比较少。

    至于外面的大街上,更是张灯结彩,特意装扮了一番,路边的小摊也收了起来,腾出来了一条宽敞干净的街道,目的就是想给云楼暗域留下一个好印象。

    这日,艳阳高照,碧空万里,云楼暗域的车队旌旗蔽日,匪匪翼翼,一直从城东蔓延到城西,气势恢宏,场面十分壮观。

    枫林帝国的老百姓全都挤满街道两旁,围观着这罕见的盛况,都想瞧瞧那令人闻风丧胆的云楼帝尊,所以一个个心情激动,满脸期待,喧哗不止,热闹非凡。

    车队一直使往皇城,就算所有队伍都进入了皇城后,大街小巷的人也不还意犹未尽的望着皇城的方向,迟迟不肯散去。

    这日夜晚,皇上大设国宴,款待云楼帝尊,枫林帝都几乎所有势力都在邀请之列,纷纷赶往皇城赴宴。

    傍晚时分,苏陌凉,汐诺,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四人都是准备妥当,上了东方家族的马车,朝着皇城行驶而去。

    一路上夏侯婉璇是兴奋的要死,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夏侯梓安则是在一边安安静静的听着,嘴边还挂着宠溺的笑容。

    苏陌凉则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旁边的东方耀钰一直跟她说着话,可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脑子里全都是君颢苍的影子。

    “苏沫,苏沫?”东方耀钰此时也察觉出了她的不对劲,说了半天见她没反应,忍不住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苏陌凉这才惊醒过来,抬起头望向他,“怎么了?”

    东方耀钰瞳孔掠过一丝诧异,“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呵呵,没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了?”苏陌凉扯起嘴角笑了笑。

    “我说,等会到了大殿,你跟着我们一起行礼就行了,我们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千万不要殿前失仪了,这种场合要是失态了,会有大麻烦的,知道吗?”东方耀钰提醒道。

    苏陌凉了解的点点头,“嗯,我知道。”

    东方耀钰知道她是个稳重的,还算比较放心,“嗯,到时候,你们就坐我旁边,有什么事儿,我好照顾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