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7章 拖出去斩了!
    听到这话,全场一片哗然,全都朝东方家族投去惊诧的目光。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东方家主居然让丫鬟参加国宴,还让丫鬟与他们坐在一起,这不但不合礼数,更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行为啊。

    东方家族嚣张,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也就算了,但怎么能不把云楼帝尊放在眼里呢,要是让云楼帝尊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啊!

    皇上也没料到东方家族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眉头一拧,猛地转头望向东方家主,沉声质问,“东方严淸,夏侯元姗所说是否属实啊?”

    东方严淸闻言,赶紧起身抱拳,“皇上,夏侯元姗所言非实,苏沫现在是我们东方家族的弟子,也就是我们东方家族的一员,并不是什么丫鬟。”

    说实话,东方严淸也没想到夏侯元姗有这种胆子,敢在这样的场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找东方家族的麻烦,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本来参加国宴的人就多,密密麻麻的一大群,哪有人会注意到苏沫,更何况是第一次到枫林帝国的云楼帝尊了。

    若是夏侯元姗不说,云楼帝尊怎么可能知道苏沫是什么身份。

    所以,夏侯元姗分明是故意挑事儿,强行给他们东方家族安个罪名呢。

    夏侯元姗听他否认,顿时不服气的反驳,“皇上,臣女句句属实,不敢有半句谎言。这个苏沫,琉光学院好多弟子都认识她,大家都知道她是我夏侯家的丫鬟。前段时间,她才随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夏侯婉嫣等人从瑜兴镇到枫林帝都来,夏侯婉璇的姐姐夏侯婉嫣可以作证。”

    说着,夏侯元姗指了指坐在不远处的夏侯婉嫣。

    夏侯婉嫣被点名作证,接收到夏侯元姗凶狠的目光,只有点头承认,“是,苏沫是我们家捡来的丫鬟,后来随我们一起来到帝都。”

    夏侯婉璇听到她大姐再次指认苏沫,更是气愤得说不出话来,良久才低咒一声,“大姐,你真是没救了!我当初真是瞎了眼!”

    她真不知道自己以前怎么会为了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做事儿,还差点丢了小命,现在想想实在不值!

    夏侯元姗闻言,却是嘴角一勾,咧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夏侯老爷子和大伯不敢动苏沫,那她只有请皇上出面动她了。

    东方家族再厉害,难道还敢违抗皇命吗?

    要知道违抗皇命可是造反,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她还不相信,东方家主会为了一个丫鬟,赔上整个家族的命运。

    想到这里,夏侯元姗还不嫌事儿大,又是转头望向不远处的三皇子,指着苏陌凉,愤愤不平的指控道,“三皇子,那个苏沫就是斩断清漪姐双手的毒妇!你可要为清漪姐做主啊!”

    听到这话,坐在席位上,一位身穿紫色锦袍的俊美男子,神情一震,顿时瞪大了双眼,低喝一声,“什么?斩断漪儿双手的就是她!”

    “是呀,上次坑了清漪姐一大笔钱的也是她,后来,她嫉妒清漪姐是炼丹师,竟然斩断了她的双手,这等于要了清漪姐的命啊!”夏侯元姗声情并茂的说着,倒是勾起了周围不少人的同情,更是勾起了三皇子的怒火,刺激得他红了眼眶。

    “好你个苏沫,身为夏侯家的丫鬟,居然敢对主子下杀手,如此心狠手辣,阴险歹毒,留之何用!父皇,这个苏沫罪大恶极,不能轻饶!还有,东方家族包庇此等罪行滔滔的毒妇,还将其带到大殿上来,也难辞其咎,望父皇给予严惩!”三皇子想到自己心爱之人,被斩断双手,成为了生活不能自理的废物,就怒不可遏,恨不得将苏陌凉大卸八块才甘心,此时也是情绪激动的站起身,朝着皇上抱拳恳求道。

    皇上对夏侯清漪是有些印象的,毕竟是一名了不起的丹王炼丹师。

    而三皇子又对她一直很中意,曾经在他面前提过几次要娶她为妃,考虑到对方是名有前途的炼丹师,他并没有反对他们的婚事儿。

    可哪知道那夏侯清漪竟然被人斩断了双手,还是被一个丫鬟斩断的,简直不可思议。

    听到苏沫害得一名天才陨落,皇上也是来了火气,瞬间沉下面色,生气呵斥,“苏沫,你如此大逆不道,该当何罪啊!”

    看到皇上动怒,大有惩罚苏陌凉的意思在里边,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吓得够呛,两人连忙站起身,快步来到大殿中央,猛地跪下磕头,“皇上息怒,当时是夏侯清漪主动招惹苏沫,苏沫被动还击,并不是有意打伤夏侯清漪的,琉光学院里的弟子可以作证,求皇上明察。”

    “是呀,皇上,一直以来,都是夏侯清漪找我们的麻烦,我们从瑜兴镇来的乡下人哪里敢随便惹事儿。若不是被逼急了,怎么会出手伤人。”

    夏侯元姗听到这话,却是不赞同的反驳,“你们若真的不是有心杀人,完全可以防御,怎么会下这么重的手?苏沫分明就是受你们的指使,想要彻底铲除夏侯家的弟子,然后你们好取而代之,受到爷爷和大伯的重视。”

    “你——你——你血口喷人!”夏侯婉璇没料到这人这么阴险,竟然强行给她安了个这样的罪名在头上。

    “哼,我有没有血口喷人,你们自己心里最清楚!”夏侯元姗冷哼。

    周围的众人听到这话也是觉得有理,都是赞同的点点头。

    苏沫既然是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的丫鬟,那她自然是听他们两个的吩咐办事儿。

    在场的不少人听说过夏侯信鸿的事儿,知道他被踢出了夏侯家族,被赶到了穷乡僻壤,心里肯定怀恨在心,也难保他的子女不是如此。

    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好不容易回到帝都,重回夏侯家,自然有争宠复仇的嫌疑。

    只要铲除了家族里的兄弟姐妹,他们才有机会上位,这个道理大家都懂,皇上自然也不例外。

    听了这番话,皇上的面色更加更看,最终怒吼出声,“放肆,一个罪行累累的丫鬟也敢到大殿来参加国宴,来人啊,把这三人都拖出去斩了!”

    东方耀钰听到皇上要杀苏沫,吓得脸色一白,猛地冲了出来,跪在了地上,“皇上饶命,苏沫她并不是丫鬟,她是微臣要迎娶过门的妻子,你要赐死,就让微臣代替她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