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8章 云楼帝尊驾到!
    听到这话,大伙儿更是惊了一大跳,东方耀钰身为东方家族的嫡子,居然要迎娶一个丫鬟,他们听错没有?

    就连皇上也是震惊的鼓起眼睛,睁得像个核桃似的,面色阴沉得可怕。

    他本来还打算将公主许配给东方耀钰呢,之前好几次暗示过东方家主,明眼人也看得出来,皇上有跟东方家族联姻的打算。

    东方家主那么精明的人,应该早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可现在东方耀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要迎娶一个丫鬟,把公主置于何地?把他这个皇上置于何地?

    想到这里,皇上就是怒发冲冠,一掌拍在龙椅的扶手上,怒吼出声,“放肆!你的婚事儿什么时候由你自己做主了!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那朕就成全你,陪她一起死吧!来人啊,把东方耀钰也拖下去一并处死!”

    东方家主看到皇上连东方耀钰也一并迁怒,吓得脸色大变,立马冲到大殿中央,抱拳下跪,“皇上息怒,犬子年幼任性,意气用事,不是故意冒犯皇上的,还望看在末将为枫林帝国鞠躬尽瘁的份上,宽恕他吧。”

    皇上听到东方家主拿以前的军功说事儿,更是火冒三丈,怒哼道,“哼,你们东方家就是仗着立下过汗马功劳,才如此居功自傲,教育出的儿子也这样放肆无礼。俗话说养不教,父之过,朕没有惩罚你,就是看在你一把年纪,对枫林帝国有功的份上,你要是不知好歹,横加阻拦,别怪朕对你也不客气。”

    东方家主闻言,也被皇上爆发出的怒火震慑的抖了抖身子,低着头不敢随便说话。

    也难怪皇上会发这么大的火,本来他私底下跟皇上周旋,或许还能帮东方耀钰推脱掉公主的婚事儿的,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东方耀钰违背皇上的心意,给皇上难堪,皇上要是不给出惩罚,怎么下得了台!

    再加上,夏侯元姗和三皇子还言之凿凿,咄咄逼人,非要苏沫等人血债血偿不可,皇上被这样逼着,的确没办法轻饶。

    苏陌凉看到婉璇,梓安,东方耀钰,甚至整个东方家族都因为自己受到了牵连,心头也是涌上怒火,大步来到大殿中央,沉着脸色,冲着皇上,犀利的反问,“皇上,民女知道你掌握着在场每个人的生杀大权,但据我所知,皇上似乎无权过问学院里的打斗吧?”

    “夏侯清漪和我都是琉光学院的弟子,我们在学院里打斗,只要不违背学院里的规定,那就是正常范围内的切磋,既然连学院的长老都没有给我定罪,那便代表我并没有违反学院的规定。况且大家都知道,学院内的切磋,难免会受伤,既然夏侯家族害怕夏侯清漪受伤,那早先就不要把她送进学院,将她好好保护起来不就好了吗,为何要进学院来躺这趟浑水呢?”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大伙儿震惊苏陌凉言辞犀利的同时,却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有几分道理。

    四大学院为了更好的培养弟子,为枫林帝国输送好的人才,所以他们得到了特权,可以自己制定规矩,只要是在学院内发生的纠纷,都是按照学院内部的规矩处理,皇室,甚至皇上都不便插手。

    而苏沫在学院里打伤了夏侯清漪,若真是违反了学院的规定,估计早就交给学院的执法队处理了,怎么可能会站在这里。

    夏侯元姗没料到苏陌凉这么能言善辩,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吼回去,“苏沫,照你这么说,难道还是我们夏侯家族的错了?”

    夏侯清漪被斩断了双手,现在从苏沫的嘴巴里吐出来就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未免太可恶了!

    “不是你们夏侯家的错,是谁的错?学院的错,还是长老的错?照你们那意思,学院以后是不是都要禁止切磋了?”苏陌凉冷笑一声,冰冷的眼神像是利剑一般朝夏侯元姗射过去,刺得后者神色一震,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你——”

    可是,就算苏陌凉说得有理,但这强势的态度,却让皇上挂不住脸,忍无可忍的怒哼出声,低沉的声音像是夹杂着冰渣子,冷硬刺骨,“夏侯家主是朕器重的臣子,他的女儿出了事儿,难道朕连过问的权利都没有了吗?你这样说,分明是公然指责朕多管闲事,你好大的胆子!”

    “民女不敢,民女只是觉得皇上为了夏侯家族,惩罚东方家族太不公平。东方家族对皇上是赤胆忠心,他们世代为将,南征北战,马革裹尸,为枫林帝国牺牲的儿子难道还少吗?东方家主为了您,为了整个国家已经死了两个儿子,难道这最后仅有的一个儿子,你也要剥夺了吗?皇上若执意惩罚东方耀钰,不是让东方家族寒心,让三千将士寒心吗?”

    苏陌凉连环炮似的反问,掷地有声,强势得不容人反驳,就连皇上也被她堵得哑口无言,招架不住。

    “你——你放肆!”皇上气得满脸涨红,浑身发抖,怒不可遏的大吼。

    然而,就在这时,外边忽然传来一道洪亮的通报声,“云楼帝尊携使臣进殿——”

    声音绵长,传得很远,顿时回荡在整个大殿之上,被皇上的愤怒震慑住的众人闻言,纷纷回过神来,满目震惊的朝门口望去。

    声音还没落下,众人只觉得一股凶悍的劲风从门口汹涌而来,拍打在大伙儿的脸上,形成一股强大的威压,瞬间让热闹的大殿寂静下来,落针可闻——

    这时候,只见一抹颀长高大的身影,阔步而来,此人一袭墨黑长袍加身,外边披着貂绒大麾,每走一步,大麾便荡起霸气的弧度,凛冽的气息暴露无遗,犹如出鞘的剑,锋芒毕现,冰冷刺骨。

    不束不扎的黑发,披散在修长笔直的后背,被周身的劲风吹得飞扬而起,不但不显凌乱,反而勾勒出狂霸之意,仅仅一人,却给人一种可抵千军万马的气势,震慑得所有人呆若木鸡,哑然失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