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0章 一道难题
    皇上听到将功折罪,微微一愣,显然没料到云楼帝尊会提出这样的建议,更是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疑惑的询问道,“不知道帝尊说的是怎么个将功折罪的办法啊?”

    在场的众人也是满脸不解,全都好奇的盯着云楼帝尊,揣摩着他的心思。

    君颢苍闻言,抬眸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苏陌凉等人,仿若浸泡在寒潭里的冰蓝眸子掠过一道锐利的冷芒,顿时让苏陌凉如遭芒刺,更是将脑袋垂得更低,极力弱化自己的存在。

    虽然她易了容,换了身份,但她太了解君颢苍的精明,稍有不慎就会被他察觉出端倪,还是尽量低调的好。

    看到大伙儿全都困惑的盯着自己,君颢苍剑眉微挑,冷漠的面色跃上几分兴味,而后缓缓开口,解去了大家的疑惑,“这次本尊到枫林帝国来,带来了一道难题,想要请贵国的大臣们解答,若是这几个人当中有人能解答出这道难题,就当将功补过,饶他们一命,皇上看,如何啊?”

    听到这话,在场的众人神色大惊,全都面面相觑,小声的议论了起来,显然没料到云楼帝尊会提出这样的方法。

    可是苏沫,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这几个人都是从瑜兴镇来的乡巴佬,连世面都没见过,怎么可能回答上帝尊的问题,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儿啊。

    这帝尊表面上像是要救下他们,但这将功折罪的办法未免也太难了点吧。

    此时此刻,大家就更加摸不清帝尊的心思了。

    皇上闻言,也是表情一滞,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苏陌凉等人,尴尬的抽了抽嘴角,“帝尊,这几个人都是夏侯家刚从乡下接回来的粗鄙之人,怎么可能回答上您的难题,帝尊实在是太高看他们了。”

    君颢苍却是不赞同的摇摇头,扬眉望向席位上东方家的众弟子,沉吟道,“这不是还有枫林帝国鼎鼎大名的东方家族吗,本尊一早就听闻东方家族培养出来的儿子不但是骁勇善战的将军,还是博学多才,见多识广的智者,本尊相信,本尊的问题对他们来说并不算难题!”

    皇上听到这话,诧异的看了君颢苍一眼,从他字里行间里,听出他对东方家族充满了信心,甚至还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

    听那口气,帝尊的确有帮东方家族说情的意思在里边,或许那这道题目也如帝尊所说,对东方家族的人并不算难题,在他们解决范围之内,不然帝尊也不会多此一举,插手此事了。

    更何况,他其实并不是真的想要惩罚东方耀钰。

    他虽然痛恨东方家族,但也必须倚仗东方家族。

    想要彻底将这个功高盖主的家族连根拔起,他还需要细细筹谋,等待时机,但绝不是现在!

    刚才那个丫鬟的几句话,虽然放肆无礼,但说得并不是没有道理,他若是真的因为后辈之间的摩擦就斩杀东方家族的嫡子,肯定会引起东方家族的不满,而这个家族在枫林帝国的黎民百姓,三千将士的心目中,威望颇高,他们必定也会替东方家族感到不满,到时候引起公愤,的确不太好收场。

    只是他身为皇帝,断没有被个丫鬟指责的道理,若是在一个丫鬟面前服软,他的威严何在?

    所以他才不得不硬着头皮下令惩罚,如今云楼帝尊愿意给他这个台阶下,那自然是最好。

    许是想清楚了,皇上没有再反对,而是顺着君颢苍的意思点点头,“好,那朕就给帝尊这个面子,给他们一个活命的机会,他们要是能回答上帝尊的问题,那也算是保全了枫林帝国的颜面,算是头功一件,功可抵过,朕便不追究此事。帝尊,尽管提问!”

    君颢苍见他答应,这才轻轻颔首,重新抬眸望向了跪在地上的苏陌凉等人,眉头轻挑,蓝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青光,而后幽幽开口,“本尊的问题是,本尊的身上总共有多少道伤疤?”

    一听这话,全场一片哗然,都是不敢相信的张大了嘴巴,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云楼帝尊还说对东方家族不算难题!

    这都不算难题,怕是这世上就没有难题了吧!

    云楼帝尊是什么人物啊,他们这些人以前连见一面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看他的身子了,怎么可能知道他身上有多少道伤疤,这不是强人所难是什么?

    所有人都觉得是帝尊故意刁难,都是情绪亢奋的议论了起来。

    “云楼帝尊这问题,也问得太刁钻了,我听闻他因为不喜欢别人近身,从来不要丫鬟伺候,受了伤也很少请太医诊治,怕是连太医都不知道他身上具体有多少伤疤,这样私密的问题,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是呀,连他亲近的人都不知道的事情,我们这些远在枫林帝国,怎么知道这么隐秘的事情!”

    大伙儿对于这个问题,都是有些不满,但碍于云楼帝尊的威严,他们是敢怒不敢言,只有在下面小声的议论,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而最为震惊的却是东方家族的众人,东方家主听到帝尊刚才那口气,还真的以为不是什么难题,只是为了给东方家族解围而已,没想到这问题变态到这种程度,怕是整个枫林帝国,所有学识广博的智者都没办法解答出来吧。

    如今,东方家族所有人的面色像是刷了一层浆糊似的,惨白如纸,僵硬难堪。

    东方璃月是个直率的性格,听到这样不可能解答出来的问题,巴掌大的小脸顿时皱到了一起,拧着柳眉,生气的反驳,“云楼帝尊,你这问题分明就是强人所难,我们这才第一次见你,哪能知道你身上有多少伤疤啊!”

    听到这话,东方家族的其他人也是不满的点点头,对于这个问题,实在束手无策。

    若是用学识,用智力能解决的问题,他们还有点信心,但这种私人的问题,摆明是故意刁难了。

    君颢苍面对东方璃月的指责,倒是没有动怒,只是轻描淡写的瞥了她一眼,冷淡的道,“本尊给了你们这个机会,既然你们回答不出来,那就只有按照皇上的规矩办事儿了。”

    要按皇上的规矩办事儿,那可就是死路一条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