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4章 不及某人
    想到这里,皇上脸上的笑意更深,随后从云楼帝尊的身上收回视线,重新望向了大鼓之上的纤晨公主,看到她美丽的舞姿,心里更是寄予厚望。

    此时此刻,他越发觉得他的女儿像极了一只展翅高飞的火凤凰。

    是呀,火凤凰,一只翱翔在云楼暗域上空的火凤凰!

    她一旦嫁给了云楼帝尊,得到了帝尊的宠爱,帝妃之位也就唾手可得。

    想到自己的女儿会有登上帝妃之位的那一天,皇上的瞳孔里便是涌上无法遏制的兴奋。

    然而此时的纤晨公主正卖力的舞蹈着,跃入空中的身子,重新落回鼓面,再度击打出一道鼓声,那摇曳妖娆的身姿收放自如,伴随着鼓声,仿佛敲击在众人的心上,动人心魄,扣人心弦。

    众人还来不及发出感叹,又见纤晨公主撩动起长袖,一甩一扬,再度在空中抛出柔美却又不失力度的弧度,重重敲击在四周的竖鼓上,接连发出好几声闷响,每一下都震荡在众人的心尖,让人震撼不已。

    纤晨公主络绎不绝的姿态飞舞散开,柔美的身段在鼓上旋转跳跃,只看到长袖曼舞,左右交横,时不时的击打鼓面,瞧得人应接不暇。

    苏陌凉旁边的夏侯婉璇更是被震得目光呆滞,情不自禁的咂嘴感叹,“这个纤晨公主太厉害了,能跳舞也就算了,还能打鼓,我还第一次见到这么独特好看的表演。”

    苏陌凉闻言,浅笑着点点头,“是呀,这个纤晨公主很聪明,说来,她的舞姿也许算不上最精湛的,打鼓也算不上最厉害的,但她将两者结合起来,就显得赏心悦目,与众不同,夺人眼球!”

    一旁的东方耀钰也是赞同的结接过话来,“是呀,其实舞蹈动作也就是普通的水袖舞,只是她利用了自己的内力,将击鼓结合起来,一刚一柔的融合在一起,显得格外的新颖。”

    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闻言,都是了然的颔首,照他们这样说,这纤晨公主的心眼倒是不少。

    然而,就在他们几人小声议论着的时候,鼓上的纤晨公主已经结束了表演,随后由着宫女搀扶下了大鼓,莲步轻移,来到台阶下,朝着皇上和云楼帝尊规规矩矩的行礼,悦耳的声音如涓涓泉水,顿时在大殿上响起,“儿臣拜见父皇,拜见帝尊!”

    “哈哈哈,免礼免礼!”皇上见她给自己长了脸,高兴得哈哈大笑,赶紧抬手让她起来。

    这个纤晨公主可是他的掌上明珠,一直捧在手心里宠着,好在她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这次也不例外。

    纤晨公主看到父皇高兴,自然知道自己今天的表演让他十分满意,嘴角也划过一抹得意的笑容,而后优雅的站起身,自信的站在大殿中央,接收到大家惊艳的目光。

    看到自家闺女那么优秀,皇上心里自豪,捋着胡子,眉开眼笑的望向一旁的云楼帝尊,询问着他的意见,“帝尊,晨儿的舞蹈你也看了,你觉得如何啊?”

    听到这话,纤晨公主也是满脸期待的望向君颢苍,只是当看到那张绝世无双的容颜时,她的眼里也不由自主的划过一抹惊艳。

    她早前就听闻云楼帝尊的大名,知道他不但实力强大,天赋变态,还长得俊美绝伦,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就连一向眼光挑剔的她,也不得不承认,此人是她这辈子见过最俊美的男子。

    平常一般都是别人对她感到惊艳,今日她对别人感到惊艳倒是头一次,这种感觉还真是新鲜。

    现在听到父皇的试探,她也很想知道云楼帝尊对自己的评价,眼睛里透着几分好奇。

    被问及意见的云楼帝尊,面无表情的看了纤晨公主一眼,而后微微侧目,朝下面席位上的苏陌凉投去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目光,冷冷的回答道,“不及某人!”

    苏陌凉对上那双闪烁着炙热光亮的冰蓝眸子,接收到那样露骨而又深刻的凝视,她心下一惊,浑身大震,有些慌乱的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

    就算如此,君颢苍的话还是搅乱了一汪春水,让苏陌凉的心砰砰跳个不停。

    皇上本还期待他的一顿夸赞,没想到他却给出这样丝毫不给面子的回答,当下心中大震,眼里涌上惊讶,满脸骄傲的笑容顿时凝固,尴尬得嘴角抽搐,再也笑不出来。

    当着满朝文武,当着枫林帝国这么多势力的面,云楼帝尊的话简直是当众给他难堪,让他下不来台,他能笑得出来才有鬼。

    纤晨公主也是自信满满,期待着他的恭维,哪料到会有这一出,此时骄傲的自尊心遭到了打击,只见她眼睛一瞪,不服气的反问道,“帝尊,你说不及某人是什么意思?我到底比不上谁了,你倒是说清楚啊!”

    众人闻言,也是受惊不小,全都不敢相信的盯着君颢苍,似乎也很想知道君颢苍说的不及某人,这个某人指的是谁!

    夏侯婉璇同样满脸疑惑,微微偏头,朝着苏陌凉小声嘀咕,“帝尊说不及某人,难道这世上还有人比纤晨公主更擅长这击鼓舞吗?”

    苏陌凉被问住了,尴尬的抽了抽嘴角,“额,我也不清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或许真的有也说不定。”

    回想起刚才君颢苍意有所指的注视,苏陌凉的脸蛋有些发烫,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心虚。

    说来,她其实从来没有跳过击鼓舞,只是在君颢苍面前表演过两次架子鼓,唱了两首慷慨激昂的歌而已。

    但架子鼓跟舞蹈相比,两者不是同一类的,完全没有可比性,也不知道在他口中怎么就成不及某人了。

    此时的君颢苍见纤晨公主打破砂锅问到底,也懒得顾及她的颜面,据实回答,“单论舞蹈,你比不上云楼暗域的第一美人楚月吟的舞姿,单论打鼓,你比不上本尊的帝妃。你只是投机取巧,将二者结合起来罢了,形式虽然新颖,但却不精,混混眼睛可以,却没有直击灵魂的气势和力量。”

    这击鼓舞虽然少见,但对身为云楼帝尊的君颢苍来说,什么舞蹈没见过,对这样的击鼓舞,并没有任何稀奇,只能说纤晨公主跳得比其他女子出众一些罢了。

    只是看到她击鼓,他却是不由自主的联想到苏陌凉在下位面表演打鼓的情形,看着看着竟然有些出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