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5章 被一顿羞辱
    他永远忘不了在南隋国的宫殿上,一抹瘦弱娇小的身影,敲打出征服天下的狂霸之音,也永远忘不了在苍元国的湖水江畔上,她为他唱的,专属于他一个人的英雄寞!

    不管哪一首歌,都带着万马奔腾的气势,又不失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韵味,那是一种振奋人心,给人力量的演奏,是其他乐器没办法达到的效果。

    若不是遇到苏陌凉,他从来不知道音乐也有这样滂沱的气势,从来不知道音乐也有直击灵魂的力量。

    那样的演奏,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所以,不管是音乐还是苏陌凉,在他心目中都是独一无二的!

    只是他不知道,架子鼓来自现代,在他这个异时空里自然从未出现过,所以显得格外的新鲜。

    并且,这个世界,也只有苏陌凉一个人会!

    纤晨公主没想到云楼帝尊竟然直言不讳的指出她的缺点,当着这么多人将她的舞蹈评价得一文不值,顿时被羞辱得面颊涨红,咬牙切齿,所有的骄傲都在这一刻被君灏苍无情的打碎。

    “既然云楼暗域的第一美人这么厉害,那我有机会可要好好领教领教她的舞姿。”纤晨公主咬着牙,不服气的道,语气说得极重,一看就是在努力克制心头的怒火。

    坐在下边的一个云楼暗域的使臣闻言,好心好意的解释一句,“公主怕是没有机会了,楚月吟已经死了。”

    “死了?好吧,看来以后只有领教帝妃的高招了。”纤晨公主没料到楚月吟死了,惊讶的皱起了眉头,而后改口,将矛头指向了帝妃。

    她舞蹈虽然算不上最好,但在打鼓方面,她可是行家,因为很少有女子把鼓当做乐器,她们喜欢的都是吹箫,弹琴等轻巧温柔的才艺,而她正因为会其他女子所不会的,所以才显得与众不同。

    她可不相信,在打鼓方面,云楼暗域的帝妃比她还厉害!

    然而此时的君颢苍听她想要领教凉儿,却是冷漠的瞥了她一眼,低沉的嗓音冷冽得仿佛夹了暴风雪,犀利得让人挂不住脸,“你还不够格!”

    此话一出,众人大惊失色,顿时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君灏苍。

    纤晨公主在枫林帝国是出了名的高傲,只有她瞧不起别人,可没有别人瞧不起她的,而云楼帝尊一来就把她羞辱得下不了台,实在让人震惊。

    须臾,整个大殿上就陷入了诡异的气氛,在场不少女子看到高傲的纤晨公主吃瘪,都是幸灾乐祸的小声议论,感激云楼帝尊替她们出了一口恶气,她们早就看不惯这个目中无人,自以为是的公主了。

    纤晨公主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被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这样丝毫不给面子的羞辱,此时表情极度难堪,屈辱的握紧了手指。

    就连皇上也是黑了一脸,再也没办法笑脸相迎。

    只是面对这样的羞辱,若不是忌惮他云楼帝尊的身份,皇上早就大发雷霆了,也不用隐忍到这个地步。

    苏陌凉听到这里,也是被君灏苍的毒舌给逗乐了,她男人真是太不会怜香惜玉了。

    碍于这种场合,苏陌凉也只有在心里发笑,不敢表现出来,而她空间里的天魔貂却是笑得前仰后合的,十分兴奋。

    然而,就在纤晨公主僵在大殿上手足无措的时候,对面席位上忽然传出一道温润的声音,“云楼帝尊,公主年幼,性格顽劣,平时贪玩,疏于练习,让帝尊见笑了!不过,她听到帝尊要到我们枫林帝国来,虽然才艺不精,但也想为欢迎帝尊尽一份绵薄之力,还望帝尊莫怪。”

    苏陌凉听到这么圆滑的话,不禁诧异的抬眸望去,只见说话之人是一位穿着黄色锦袍的男子,他眼若丹凤,眉如漆刷,直挺的鼻梁,唇色绯然,清秀白皙的脸庞上噙着温柔儒雅的笑意,又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依他所坐的位子和穿着打扮来看,如果苏陌凉猜的不错,此人应该是枫林帝国的太子殿下。

    只是相对于太子的容貌,苏陌凉倒是更欣赏他处事圆滑的作风。

    因为被他这么一说,倒是显得纤晨公主诚意满满,反而是云楼帝尊有些吹毛求疵了。

    能这样轻而易举的化解公主的尴尬和难堪,这个太子殿下有些不简单啊。

    君灏苍听了,也没有过多为难,只是冷冷的点头,“有劳公主费心了。”

    纤晨公主有了台阶下,这才微微行礼,在宫女的指引下,走到了旁边的席位落座。

    只是,被这么一闹,宴会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生怕惹了帝尊不高兴。大伙儿强撑着国宴结束,才彻底松了口气。

    苏陌凉看到君灏苍好好的,也算满足了自己的心愿,国宴一结束就赶紧随着东方家族离开。

    纤晨公主受了气,自然没有脸继续待下去,黑着脸色很快离开了大殿。

    皇上知道她今天受了屈辱,所以将云楼帝尊安置好了之后,特意去了一趟灵馨宫。

    只是,他还没走进灵馨宫,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霹雳啪啪,瓷器摔碎的声音,不用看就知道祁纤晨正发泄着怒火呢。

    想到今天大殿上的情形,皇上无奈的摇摇头,抬步走了进去。

    此时的灵馨宫满地碎片,一片狼藉,整个大厅宫女跪了一地,而纤晨公主自己更是怒红着眼眶,皇上看到这一幕,微微蹙眉,无奈劝道,“晨儿,你这是干嘛啊!云楼帝尊本就没把我们枫林帝国这种小国家放在眼里,你生这么大的气,又是何苦啊。”

    “父皇,我怎么能不生气!我早就听闻,云楼帝尊迎娶的帝妃是个来自下位面的人,帝尊居然说我比不上一个下位面的女人,如此羞辱我,未免也太过分了!”祁纤晨怒得满脸涨红,几乎要溢出血来。

    “罢了罢了,本来朕还想着让你嫁给云楼帝尊,如今看帝尊的这态度,看样子是不太可能了。”皇上叹了口气,算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纤晨公主没想到父皇就这样放弃了,顿时着急的反驳,“父皇,儿臣要嫁给他,非嫁他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