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7章 为什么装作不认识他
    突然听到冰冷而又熟悉的声音,苏陌凉神情大震,浑身一抖,猛地抬眸望去。

    只见在那大厅前方,一抹黑色身影坐在椅子上,就算光线昏暗,但那张举世无双的容颜却是光彩夺目,连黑暗都遮挡不住。

    此时,他白皙光洁的脸蛋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那双深邃犀利的冰蓝眸子,仿佛黑夜里的孤狼,在黑暗里闪烁着阴鸷的幽芒,高高挑起的剑眉微微蹙着,拧出几分不容忽视的怒意,就算隔着这么远,苏陌凉依然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戾气,如腊月里的寒风,锥心刺骨,顿时让她打了个冷颤。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轮廓,熟悉的气场,不是君颢苍是谁!

    苏陌凉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动作如此之快,她都还来不及收拾东西跑路,他就已经坐在她的房间里等着她了!

    看来今晚怕是免不了一顿周旋。

    就在苏陌凉陷入沉思,想着脱身之法的时候,对面的君颢苍已经开口了。

    “怎么?不认识我了吗?看样子,你和东方家的公子相处得很开心嘛!”君颢苍嘴角轻咧,扬起一抹讽刺的弧度,阴冷的声音不大,却如匕首般冷硬锋利,直插人心脏。

    君灏苍没想到她竟然背着他跟其他男人有说有笑的,还说什么担心人家身体,怎么不见她担心他的身体呢!

    这才和他才离开多久啊,她身边就男人环绕,还迷得那东方耀钰神魂颠倒,不要命也要在皇上面前护她周全,她可真是能耐啊!

    若不是想到东方耀钰对她有恩,君灏苍此时真想一巴掌拍死那个觊觎她的男人。

    苏陌凉听到君灏苍阴测测的质问,内心大惊,甚至还有浓浓的心虚和忐忑,但面上却要装作胆小的后退两步,赶紧下跪行礼,“民女拜见帝尊!不知帝尊怎么会出现在民女的房间里,民女惶恐!”

    君颢苍看到她这副反应,愠怒的表情猛然一僵,眸底划过一抹惊讶。

    之前在国宴上,她为了隐藏身份,没有跟他相认,他倒是想得通,但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她竟然还要装作不认识他?她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君颢苍忽然涌上满肚子疑问,拧紧眉头,沉着脸色,冷声质问,“苏陌凉,你这是什么意思?”

    本来看她跟那个东方耀钰走得近,他就已经怒火中烧了,现在居然还敢装作不认识他,这个女人还真是喜欢挑战他的底线啊。

    苏陌凉被他吼得抖了抖身子,颤颤巍巍的回话,“民女不明白帝尊为何会出现在民女的房间,而且民女叫苏沫,不叫苏陌凉,帝尊是不是认错人了?”

    听到这话,君颢苍更是惊得横眉怒目,猛地站起身,来到苏陌凉的跟前,一把捏住她的脸蛋,蓝色眸子像是两把锐利的尖刀,死死对上她的双眸,企图在她的眼睛里看出丝毫的破绽,声音也带着些咬牙切齿的无奈,“凉儿,你到底还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为什么装作不认识!你到底想干嘛?”

    天知道,他想她都快想疯了,第一天到枫林帝国,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思念,冒着私闯民宅的危险,也偷偷摸摸的跑到东方府来找她。

    他堂堂云楼帝尊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明知道传出去会被天下人耻笑,但为了见她一面,他连脸都不要了,可她倒好,非但不和他亲近,还故意装作不认识她,实在可恶!

    然而最不能忍受的是,她宁愿跟东方耀钰说说笑笑,也不愿意跟他亲近亲近,难道他还比不上东方家的一个公子吗!!!

    君灏苍的思念、愤怒、憋屈和醋意全都聚集在一起,险些要从胸口炸裂出来。

    苏陌凉听到这里,心里也涌上阵阵抽痛,但为了他的安危着想,只有狠下心肠,装出满脸惶恐的样子,抖着声音回话,“民女不是什么凉儿,帝尊肯定认错人了,民女今天第一次见到帝尊,并没有装作不认识帝尊,实在不明白帝尊的意思!”

    君灏苍见她还在狡辩,更是火冒三丈,咬牙低吼,“你都知道我身上多少伤疤,你还敢说你不是凉儿!”

    “帝尊误会了,那是民女随口猜的,民女一介丫鬟,怎么可能知道帝尊身上的伤疤!若是冒犯了帝尊,还望帝尊恕罪!”苏陌凉连忙磕头,惊慌失措的样子不似有假。

    君灏苍被她这态度弄得面色铁青,一口怒气堵在他的胸口,让他说不出话来。

    良久,他才深吸一口气,面色痛苦的质问,“苏陌凉,你故意推开我是什么意思?打算抛下我,跟东方家的那小子双宿双飞吗?你现在宁愿关心他,也不愿意跟我相认,难道在你心里,我还比不上那小子吗?”

    君灏苍的每个字都是从牙齿间挤出来的,用了极大的力量,可见怒到了什么程度。

    苏陌凉闻言,针扎般疼痛,掩在袖子里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指甲不禁陷进了肉里,掐出一道血痕。

    没人知道,她此时此刻多么想怕扑入他的怀里,紧紧的拥抱他!

    没人知道,她此时此刻多么想抚摸他的面颊,狠狠的吻他!

    没人知道,她此时此刻多么想和他诉说这些日子的思念,告诉他她好想他!

    她有太多的好想好想,但是她都忍住了!

    苏陌凉本来是个不信命的人,但经历过这么多,她发现君灏苍每一次的危险,每一次的受伤都是因为自己,这让她不得不信!

    前世欠了他太多,今生她怎么狠心再祸害他!

    如今离开他,对苏陌凉来说,也许会很痛,锥心的痛,但是跟他的性命,跟他的安危比起来,她的痛又算得了什么!

    想到这里,苏陌凉下定决心,极力隐忍住内心汹涌的感情,装作害怕的回话,“民女只是乡下来的粗鄙之人,帝尊真的认错人了,还求帝尊大人大量,放过民女吧。”

    听到她依然坚持,不肯松口,君灏苍怒不可遏,忍无可忍,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咬牙切齿的警告,“苏陌凉,我警告你,你别想推开我!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是我的,只能是我的!你逃不掉!也别想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