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9章 她的顾虑
    巡逻的护卫面对家主的怒火,神色惶恐的抱拳,“没有,属下连影子都没看到。”

    这时候,苏陌凉在婉璇和汐诺的陪伴下走了出来,东方耀钰见此,立马迎上去关心,“苏沫,你没事儿吧?有没有伤着哪里?”

    说着,东方耀钰便是紧张的上下打量她,检查她是否负伤。

    苏陌凉微微摇头,安抚道,“不用担心,我没事儿。”

    东方耀钰见她好好的,这才松了口气,而后正了脸色,追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会闹贼呢?你看清楚他的长相了吗?”

    “光线太黑,我没看清楚,只看到一道黑影闪过,所以没有认出他的身份。”苏陌凉装作迷茫的摇头。

    东方家主听到这里,不禁皱起眉头,沉吟道,“此人哪里也没去,却直奔你这里,很明显是针对你,所以此人很可能是夏侯家族或者三皇子派来的,今天白天他们没能要你的命,应该不会善罢甘休,却没想到他们已经这样迫不及待了!”

    东方耀钰闻言,顿时恍然大悟,“是呀,肯定是他们,他们一心想要苏沫的命,明着杀不了,他们就来暗的!今天没有得逞,他们应该还会找机会的。”

    想着,东方耀钰立马朝着侍卫长,大声命令,“多拨一些侍卫,专门保护苏沫的院子,其他侍卫最近也打起精神巡逻,要是有可疑的人物,立马上报知道吗?”

    侍卫们闻言,全都抱拳领命,“是!”

    苏陌凉本想将这件事敷衍过去,谁知道经过这一闹,东方耀钰因为担心她的安全竟然将整个院子都监视了起来,如今四面八方到处都是巡逻的护卫,看样子她想跑路都没有机会了!

    只是好在东方家主和东方耀钰没有将此人跟君颢苍联系起来,不过,君颢苍那身份,估计说出去也没人会信,谁能想到堂堂帝尊会干出这么荒唐的事儿来。

    东方家主闻言,也是赞成东方耀钰的安排,又是简单的吩咐了两句后,才快步离开了院子。

    至于东方耀钰,婉璇,梓安和汐诺,虽然心有担忧,但又不便打扰苏陌凉休息,对她一阵安抚后,他们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看到他们走了,苏陌凉终于松了口气,有气无力的回到了房间。

    回想起君颢苍的话,她的心尖就绞痛得厉害,良久都没办法缓过劲儿来。

    空间里的真君老人看在眼里,心疼的叹了口气,“小主人,你明明那么爱他,这又是何苦啊?”

    苏陌凉嘴角扬起一抹凄然,面色显得有些苍白,“我前世是亲手杀死他和他兄弟的仇人,是害得他魔族惨死的仇人,这样的身份,你让我有何颜面再面对他?”

    苏陌凉不敢想,如果君颢苍恢复了记忆,会不会恨她,会不会后悔爱上她!

    幻境里,他的仇恨是那么清晰,他的痛是那么的锥心,她不敢赌,也害怕赌!

    因为那一天如果真的到来了,君颢苍一定会很痛苦,甚至厌恶这份感情。

    她不愿看到君颢苍痛苦,所以长痛不如短痛,现在便挥剑斩情丝,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

    她希望他变回那个无所不能,无坚不摧的云楼帝尊,变回那个不被感情牵绊,站在巅峰的超级强者!至少,他能好好的,不用丧命,也不会受伤。

    苏陌凉已经失去了太多的亲人,那种刻骨铭心的痛,深入骨髓,她再也经不起第二次。

    更何况,这一次还是她最深爱的男人!

    想到君颢苍会因为那个诅咒而死,苏陌凉就不敢冒一丁点的险!

    因为对她来说,只要看着君颢苍好好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真君老人明白她的心思,无奈的摇摇头,只是感情上的事儿他也无能为力。

    也正因为如此,苏陌凉更是坚定了变强的决心,她虽然不知道未来会如何,那个诅咒会不会应验,但如果君灏苍真的遇到了危险,她希望凭着她的力量能护他一世周全。

    还有血战团的仇,金毛狮王,青云豹它们的仇,她还没有报呢。

    既然没办法跑路,那只有抓紧时间修炼。

    想着,苏陌凉便是打起精神,重新做回榻上,开始打坐修炼。

    只是在外边的修炼效果不如学院,苏陌凉修炼了一晚上,始终没有突破到中期君灵师,反而将灵力石消耗殆尽。

    不过,她现在经脉受损,没有痊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着提升了好几级,也算非常迅速了。

    看样子,她还是得去学院的修炼室,尽快将经脉修复才是关键。

    翌日,苏陌凉便是和婉璇,梓安,汐诺一起去了琉光学院。

    如今,苏陌凉在学院里也算是比较出名了,先后打伤了夏侯正祥和夏侯弘毅,还把炼丹天才夏侯清漪的双手给斩断了,最后还被夏侯家族围剿,在学院里造成不小的动静。

    所以,苏陌凉一伙人走进学院,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苏陌凉倒是懒得搭理不相关的人,带着婉璇三人直奔修炼室。

    只是,他们四人刚走到修炼室的门口,正巧遇到三皇子和一名身穿青色锦袍的青年男子从里边出来,双方顿时打了一个照面。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三皇子祁彦朔,因为夏侯清漪之事,非常窝火,本来在国宴上就想将苏沫置于死地,可恨的是她运气好,让她逃过一劫,今日撞面,他自然没有好脸色。

    “哟,这不是夏侯家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鬟吗?没想到你竟然还敢到学院来,胆子倒是挺大的嘛!”祁彦朔轻蔑的打量了苏陌凉一眼,冷笑着开口。

    祁彦朔身旁穿青色衣衫的男子闻言,神色一震,惊讶的睁大双眼,顿时反应过来,“哦,我知道了,她就是斩断夏侯清漪双手的那个苏沫!”

    意识到对方的身份,青衣男子嘴角斜起一个冷漠讥讽的弧度,居高临下的呵斥道,“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连三皇子的女人都敢动,活腻了吗?”

    苏陌凉却是没时间跟他们在这里废话,微微抬眸,冰冷的看了他们一眼,“关于夏侯清漪受伤这件事,连学院的长老和皇上都没有追究我,我想我就更没必要,也没责任跟两位解释太多。我们还有事儿,先行告辞!”

    说着,苏陌凉便要带着婉璇三人离开。

    青衣男子没想到苏沫竟然如此嚣张,居然不把他和三皇子放在眼里,心头的怒火顿时窜起八丈高,黑着脸色,生气大吼,“你们给我站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