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1章 我赌你的命
    苏陌凉闻言,冷漠的扫了他一眼,“说吧,你想赌什么?”

    别说孙皓冉,就连苏陌凉自己也觉得那点奖励太少了,既然有机会赢得更多的奖励,那当然最好。

    看她并没有拒绝,孙皓冉勾唇一笑,满意的点点头,眸中忽然闪过一道阴鸷的寒光,低沉的声音仿佛雪山上的冰峭,让人不寒而栗,“我赌你的命!”

    此话一出,热闹的广场顿时寂静下来,纷纷朝孙皓冉投去惊骇的目光。

    大家都没想到孙皓冉会这么狠毒,一来就想要人家的命。

    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听到这样的要求,更是吓得脸色大变,顿时不满的吼起来,“孙皓冉,苏沫已经答应了你的切磋,你何必这么咄咄逼人,你一个男人,又是中期君灵师,摆明了是欺负人,现在竟然还想要别人的命,你未免也太歹毒了!”

    “孙皓冉,你别欺人太甚,你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儿!”

    听到这话,孙皓冉不禁冷笑一声,讽刺道,“呵呵?弱女子?她都把两个大男人打得满地打滚,浑身是伤,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她怕不是弱女子吧!若要论歹毒的话,我可要甘拜下风,她亲手斩断了主子的双手,连收留她的家族都敢祸害,到底是谁比较歹毒啊?”

    夏侯婉璇听到对方一顿指责,气得面颊涨红,不服气的反驳,“你们都是群扭曲事实,颠倒黑白的混蛋,你们——”

    他们主动挑事儿,分明是咎由自取,难道苏沫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吗?

    “算了,跟他们说不清楚。这个世界没什么道理可言,都是拳头说了算!既然你想要我的命,好,我给你这个机会,我跟你赌!”苏陌凉冷声打断夏侯婉璇,她一向不喜欢跟敌人废话,双方立场不同,无论怎么说都说不清楚,还不如直接动手来得简单。

    婉璇和梓安闻言,都被苏陌凉的决定吓得白了脸色,惊恐的大吼阻止,“苏沫,你疯了,孙皓冉实力强大,摆明是吃定你,你竟然还傻到跟他赌命!你可别中了他们的计啊!”

    “是呀,苏沫,我知道你实力不错,但实在没必要冒这个险,逞这个能。你还这么年轻,以后有的是变强的机会,再多给自己一点时间,不要贸然送死啊!”

    三皇子在国宴上没能杀了她,昨晚暗杀也没有得逞,她要是被几句激将就丢了命,岂不是太可惜了!

    婉璇看到苏陌凉面对他们的劝告无动于衷,着急的望向一旁的汐诺,“汐诺,你快劝劝你主子,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得了!”

    汐诺冷着脸,盯着台上的苏陌凉,简短的四个字却是铿锵有力,“我相信她!”

    从苏沫收服她开始,她就知道苏沫是个非常狡猾的人,这样狡猾的人没有万全的把握,敢随便赌命?

    她可不信!

    在场的其他观众本还以为苏陌凉会拒绝,没想到她竟然真不知死活的答应了,热闹的广场再度掀起高朝,满脸震撼的议论纷纷。

    要知道,这可不是普通的竞技场决斗啊,这是生死决斗!

    学院里虽然也有过生死决斗,但并不常见,毕竟谁都不会傻到真跟对方签订生死契约。

    所以,苏沫的举动在众人眼里,几乎是蠢到家了。

    孙皓冉也没想到她如此干脆,眸底闪过一丝讶异,嘴角斜起一抹讥讽的弧度,朝着下方伸手道,“好,既然你自愿赌命,为了避免对方耍赖,还是签下生死契比较稳妥!”

    说着,孙皓冉便是走下台阶,来到长老的桌前,在生死薄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苏陌凉见此,也跟着走过去,果断挥笔,将自己的名字落在了他的旁边。

    三皇子看到这一幕,俊美的容颜也扬起几分笑意,那是一种猎物入瓮的满足。

    而后,他拿出一个收容袋,放在了观众席前面的桌台上,朝着众人朗声开口,“这里是两百万灵力石,本皇子堵孙皓冉赢!”

    三皇子的话一出,整个广场都骚动了起来。

    平常竞技场决斗,下面的观众都会开赌局,有的弟子实力不行,但眼光却独到得很,他们就靠着赌博的方式获取灵力石呢。

    三皇子不等其他弟子开口,便是率先下注,还拿出了这么多数量的灵力石,足以见得,他对孙皓冉的信心。

    不过,孙皓冉好歹也是邪月盟的人,虽然比不上邪月盟里那些个顶尖的高手,但如果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更何况,他还比人家高一级呢。

    说来,他挑战苏沫的行为也的确够无耻的!

    这个孙皓冉为了讨好三皇子,真是连老脸都不要了!

    不过,大家虽然不齿,但却对这样的赌局非常感兴趣,因为胜负毫无悬念,是稳准不亏的买卖。

    所以,三皇子一下注,大家全都兴奋起来,迫不及待的掏出自己的灵力石放在了三皇子的赌注旁边,生怕放慢了,就没机会了。

    不一会儿,三皇子放置赌注的桌面,灵力石瞬间堆积如山,多不胜数。

    相反,另一个桌面则是空空如也,连一块灵力石都没有。

    负责竞技比赛的长老见此,皱着眉宇,微微摇头,“看样子,这一场的赌局不成立啊!”

    大家一边倒,全都赌孙皓冉赢,赌局就没了任何意义。

    然而,长老的话音刚落,就听远处忽然传来一道低沉冷冽的声音,“谁说不成立!”

    这道声音显得格外的突兀,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抬眸望去。

    只见一辆豪华的马车行驶而来,很快停在了广场中央,随后只见一抹颀长高大的身影从马车里走了出来。

    那是一张细致如美瓷,五官如刀刻的容颜,黑亮如瀑的长发,如花瓣般绝美的唇,仿佛浸泡在千年玄冰里的冰蓝眸子,每一样都漂亮得超凡脱俗,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一般。

    他缓缓抬眸,朝着众人投来一抹凛冽的视线,斜飞入鬓的剑眉微蹙,皱蹙之间,隐隐蕴藏着一股杀气、一股风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