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5章 打了三皇子!
    苏陌凉面对长老的质问,倒是十分淡定,冷静的回答道,“长老,弟子根本没有做过,何罪之有?难道长老要凭着三皇子三言两语就要定我的罪吗?那我岂不是太冤了?”

    听到这话,夏侯婉璇也是不服气的反驳,“是呀,你们无凭无据,凭什么说苏沫作弊!”

    祁彦朔见苏陌凉不愿承认,怒哼一声,大吼命令,“哼!孙皓冉的尸体就是证据,来人啊,给本皇子找个仵作来验尸!”

    苏沫要是真的动了手脚,一定能在孙皓冉的尸体里检查出端倪,他还不信孙皓冉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死了!

    候在三皇子身旁的侍卫得令,一个抱拳,便是掉头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带着仵作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

    婉璇和梓安见此,都是为苏陌凉捏了一把汗,说来他们刚才也看得清楚,孙皓冉是突然暴毙的,的确死得蹊跷,所以也有些怀疑是苏陌凉动的手脚,若是真被仵作查出什么,怕真是免不了一顿惩罚啊。

    而此时的苏陌凉却是分外镇定,因为她对孙皓冉的身体用的是夺魄针,针眼微小,肉眼绝对不可能看见,刚才打在孙皓冉身上的那几拳,看似像在挠痒痒,但都打在了他的穴位上,比如膻中穴,鸠尾穴等几个冲击内脏,凝血滞气,刺激大脑神经的穴位。

    苏陌凉看准这个人脾气暴躁,急功近利,很容易被人激怒,所以她配合着这几个穴位,刺激他的神经,迷惑他的神智,故意绕来绕去,惹怒他。

    要知道这些穴位可都是有致命的作用,他一旦急火攻心,强行运功,内脏和经脉一定受损,他爆发的灵力越强,对他自己体内的伤害就越强,说来孙皓冉的确是被自己的力量给打伤致死的。

    当然,苏陌凉脱不了干系,只是外人却找不出证据。

    果然,跑来替孙皓冉验尸的仵作检查一番后,连忙抬起头,朝着三皇子禀报,“三皇子,这位公子运功不当,导致急火攻心,气血逆流,走火入魔而亡!”

    “什么?走火入魔?怎么可能,好端端的他怎么会走火入魔?本皇子不信!”三皇子哪料到是这种结果,震惊的瞪大双眼,激动的从座位走出来,快步来到了尸体旁边,看到孙皓冉七窍流血,表情痛苦,三皇子犹如当头一棒,面色唰的惨白如纸。

    三皇子受了刺激,完全不能接受的连连摇头,怎么也不相信孙皓冉会在这个节骨眼走火入魔,此刻脸色惨白,着急的大喝,“不可能!他不是走火入魔,他肯定是中毒了,你给本皇子再检查一遍,检查清楚了!”

    仵作看到三皇子不信,只有当着他的面,对孙皓冉的尸体从头到脚都仔仔细细又检查了一遍,依然一无所获,“三皇子,这位公子的体内并没有毒素,千真万确不会有假。他的内脏和经脉受损的确是因为气血凝滞,运功不当导致的,小的不敢有半句欺瞒。”

    听到这话,三皇子深受打击,有些承受不了的后退一步。

    孙皓冉虽然在邪月盟里的实力算不上最好,但他溜须拍马,办事儿的能力却深得他心。

    祁彦朔才刚刚失去了夏侯清漪,如今又失去了孙皓冉,苏沫一连两次害死了他身边对他有助力的人,实在可恶可恨!

    想到这里,他怒得瞋目切齿,脸上的肌肉愤怒的抖动着,暴出了一道道青筋,盯着苏陌凉的眼睛更是迸射出杀人的火花,“好你个苏沫!你胆敢动本皇子的人!本皇子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苏陌凉面对他杀人的目光,却是无动于衷,漠然道,“三皇子,仵作已经检查清楚了,他是自己运功不当,导致气血逆流,走火入魔而亡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三皇子把这笔账算在我头上,会不会太过分了啊!”

    “哼!若不是跟你决斗,他怎么会运功不当!本皇子今天非宰了你这个煞星不可!”说着,祁彦朔便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朝着苏陌凉招呼过去。

    然而,他的力量还没打在苏陌凉的身上,便是被观众席飞来的一道力量击飞而去,砰咚一声摔在了地上。

    看到三皇子竟然摔了个狗吃屎,在座的所有人惊得抖了抖身子,都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对三皇子出手!更何况三皇子是名实力强大的巅峰君灵师,能一招将其击倒的人,实力岂不是在巅峰君灵师之上吗!

    此时的三皇子气急败坏的从地上爬起来,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那张高贵的脸实在挂不住,冲着观众席厉声大吼,“谁!刚才是谁!居然敢对本皇子出手,好大的胆子,给本皇子站出来!”

    场上所有的人都被吓得噤若寒蝉,不敢吭声。

    得罪了三皇子,那可是死路一条啊!

    就在大伙儿人人自危的时候,君颢苍却是冷冷开口了,“是本尊!三皇子欲意何为啊?”

    听到这话,三皇子神色一惊,刚还嚣张的气焰顿时收敛不少,皱着眉头,疑惑的询问,“帝尊,你这是何意?”

    他再怎么说也是身份尊贵的三皇子,云楼帝尊竟然如此不给面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他出手,未免也太过分了!

    君颢苍冷漠的瞥了他一眼,冰冷的声音如冰刺般,泛着嗖嗖凉气,像是从地狱飘出来的一般森冷,“苏沫和孙皓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签订了生死契,如今孙皓冉死了,三皇子就翻脸不认人,要追究苏沫的责任,是不是有违诺言啊?”

    这个三皇子敢动他的女人,看来真是活腻了!

    听到云楼帝尊亲自开口质问,三皇子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夏侯梓安也是趁着机会,连忙指责,“是呀,更何况那孙皓冉是自己走火入魔而亡,与苏沫毫无关系,三皇子却强词夺理,出尔反尔,实在欺人太甚!”

    听到这话,祁彦朔气得浑身发抖,狠狠瞪了夏侯梓安一眼,只是碍于帝尊的威严,他不敢轻举妄动,只有忍下怒火,朝着苏陌凉恶狠狠的警告一声,“哼,今天算你好运,下次你可要小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