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2章 没有任何线索
    夏侯梓安对毒素比较在行,加上这段时间在丹殿也学习了不少东西,验毒已经不在话下了。

    听到苏陌凉的吩咐,梓安点点头,快步走了过去,掰开刺客的嘴巴,拿着银针沾了点嘴里的毒液,而后拿在鼻子跟前嗅了嗅。

    观其色,闻其味,夏侯梓安大致已经知道了里边的成分,而后抬起头,朝着苏陌凉回答道,“这是由龙结草,青紫花,白沙叶三种药材制成的毒药,每种药材都剧毒无比,能够让人瞬间毒发身亡,但是这三种药材都比较普通,很多药铺都有卖的,价钱也比较便宜,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夏侯梓安听到苏陌凉要他检查毒药,他就明白了她的意图,应该是想从毒药入手,调查对方的身份,只是这毒药太过普通,想来在座的几大家族都有可能对死士服用这种毒药,想要辨别出到底是谁,还是有些艰难。

    祁彦朔听到这话,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冷笑道,“本皇子还以为你要怎么调查呢,原来就是验毒啊,凶手既然敢如此冒险,定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怎么可能在毒药上有所疏忽,你简直就是多此一举!”

    苏陌凉闻言,却是轻笑着,别有深意的看了祁彦朔一眼,“呵呵,三皇子此言差矣,有时候啊,人机关算尽,还真有疏忽的时候。”

    祁彦朔被她犀利的眼神盯得心头一颤,表情变得有些僵硬。

    他不知为何,每次对上苏沫的眼神,心头就有些发憷。

    “呵呵,那本皇子可要睁大眼睛看清楚,你能发现什么纰漏。”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三皇子不屑的冷笑一声。

    苏陌凉微笑着点头,“民女一定竭尽所能,不让三皇子失望。”

    说着,她便收回了视线,朝着皇上抱拳道,“皇上,为了避嫌我不便动手搜查,所以请您派个信得过的人来搜查一下这些刺客身上的衣物。”

    皇上闻言,朝着旁边的公公,吩咐了一声,“方公公,你带着几个侍卫,去帮朕瞧瞧,搜仔细点。”

    方公公领命,找了几个保护皇上的侍卫,快步走到了尸体的跟前,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从里到外,仔仔细细的搜查了一遍,而后站起身,对着皇上鞠躬禀报,“回皇上,刺客的身上也没有携带任何东西,衣服和裤子也是没有任何异常,就连武器也是普通的宝器,算不上珍贵。”

    这时候,其他几个侍卫也是抱拳禀报,“回皇上,属下也没搜到任何可疑的东西。”

    众人听到都没找着线索,心里顿时急了,又是焦灼的嚷起来。

    现在人死了,毒药,衣物和武器全都没有线索,这到底要怎么查啊!

    祁彦朔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听到方公公的话,眸底闪过一丝自信的笑意。

    为了避免留下蛛丝马迹,他在这群死士的毒药,衣物和武器上都极为的小心谨慎,反复确认后才派他们动手的。

    所以,苏沫想要从这些死士身上查出什么线索,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听到周围的众人躁动起来,苏陌凉却十分淡定,冲着方公公指了指刺客的鞋子,“公公,你还忘记了一样东西,他们的鞋子。”

    方公公被她这么一提醒,这才想起鞋子,连忙点点头,将刺客的鞋子脱了下来,再度仔细的检查脚和鞋子里是否有东西。

    可翻了半天,他还是一无所获,冲着苏陌凉摇摇头,“还是没有!”

    苏陌凉无奈,“我是说鞋底!”

    鞋底?

    在场的众人听到这话,神色一惊,都是疑惑的皱起了眉头,纷纷朝鞋底望去。

    就连皇上也不太明白苏陌凉的意思,沉声质问,“这些刺客的鞋底怎么了?你把话说清楚!”

    苏陌凉抱拳回答,“回皇上,刺客的身上虽然找不出任何线索,但他们的鞋子却能留下痕迹。他们走过什么地方,看他们的鞋底就知道了。”

    苏陌凉刚才就仔细打量了一遍这些尸体,发现他们的鞋底似乎沾了不少泥土,颜色偏暗,还比较潮湿,并不像是寻常院落的泥土,更何况最近没有下雨,平常的泥土不会这么潮湿,所以,她猜测这群刺客在行刺之前应该去过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

    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这泥土便就成了最大的线索。

    “苏沫,你开什么玩笑,这些死士走过的地方多了,光是鞋子的痕迹你怎么可能知道他们走过哪里?我还第一次听到这样荒谬的事情!”祁彦朔怎么也没想到苏沫会从鞋子入手,心里担心她真查出个什么,立马呵斥道。

    苏陌凉却是从容不迫的反问,“三皇子,你这么着急否定干什么,难道说你在心虚,害怕我真的找到线索吗?”

    “你——你休要在这里含沙射影,本皇子坦坦荡荡,清清白白,岂容你污蔑!”祁彦朔被她三言两语刺激得涨红了面颊。

    苏陌凉笑容可掬的点头,“既然三皇子是清白的,自然是理直气壮,何必急着反驳!”

    “你——好,你倒是说说,光凭着这些鞋子,能看出他们走过哪些地方!”祁彦朔还就不信了,这个苏沫这么神通广大,连他的死士的行踪都能一清二楚。

    苏陌凉闻言,则是冲着皇上抱拳恳求道,“皇上,请容我查看一下刺客的鞋子。”

    “嗯,准了!”说到底皇帝也是满肚子好奇。

    苏陌凉得到准许,这才伸手接过方公公手里的鞋子,然后用手沾了一撮泥土,放在手里搓捏了几下,又拿在鼻子前嗅了嗅,随后开口道,“皇上,这些鞋子下面沾了不少泥土。说明这些刺客很可能去了园子或者森林之类的地方。”

    “你这不是废话吗?东方家主的寿宴不就是设在这花园里吗,这群刺客冲出来,鞋子上自然会带上泥土,这有什么好稀奇的?”夏侯家主闻言,皱着眉头,不满的冷嗤。

    苏陌凉却是笑着摇头,“夏侯家主有所不知,这鞋子上的泥土颜色较深,呈深褐色,土质松软且潮湿,并不像是这园子里的泥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