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4章 三皇子在撒谎
    侍卫看到是三皇子,自然不敢不恭敬,只是皇命在身,他们还是得奉命搜查,只有抱拳请罪,“三皇子,得罪了!”

    祁彦朔看到他们要检查自己的鞋子,心虚的握紧了双手,或许是不想被抓个现行,他深吸一口气,索性自己承认了,“不用查了,本皇子的确去过森林,但本皇子不是去跟这些刺客接头的,而是去打猎的!东方家主大寿,难道还规定不准到森林打猎了吗?”

    听到三皇子终于承认去过森林,苏陌凉嘴唇一勾,眸底划过一丝狡黠,而后笑着点头,“是,自然没有这个规定。只是民女想请问三皇子,去的哪个森林啊?”

    “本皇子去的是南鞍森林!”祁彦朔心头忐忑,但还是装作镇定的回答。

    其实他和死士是在火麟森林接的头,因为火麟森林是三大森林中最近的一个,但他面对苏陌凉犀利的目光,心里发虚,害怕怀疑到他的身上,为了掩盖真相,便不假思索的撒了谎。

    苏陌凉了然的点点头,“原来是南鞍森林啊!可惜,这个森林我没去过,不太能分辨那里的土质如何,所以,民女还是建议请个经验丰富的花匠来瞧瞧三皇子鞋子上的泥土。花匠平时致力于花草植被的培育,对土壤应该很有研究,所以应该能识别出三皇子鞋子上的泥土到底出自哪个森林!”

    祁彦朔听到这话,心下大震,佯装镇定的俊脸一下子垮了下来,额头竟有冷汗渗出,只觉得全身冰冷,手脚发麻。

    他哪想到这个苏沫竟然揪着不放,不但要检查他的鞋子,还要找花匠来检查,这简直就是把他往绝路上逼啊。

    太子殿下听到这样的建议,自然是乐见其成,非常赞同的点头,“嗯,这个主意不错,父皇,就如她说的,找个有经验的花匠来吧,毕竟这关系着三皇弟的清白,可要调查清楚才行啊,不然三皇子要是莫名其妙背上谋逆弑君的罪名,岂不是太冤枉了吗!”

    听到这话,在场的几个势力都是附和起来,全都支持找个权威专业的花匠来检查。

    苏陌凉听到太子的话,心里有些好笑,不得不承认这太子也是个妙人。

    嘴上说的比唱的都还好听,什么为了三皇弟的清白着想,要调查清楚,他分明就是想将三皇弟置于死地!

    他这么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两兄弟感情多好呢。

    这太子太腹黑了!

    皇上是何等聪明的人,看到他们查到三皇子头上,心里自然有了猜测,只是三皇子是他的儿子,若是真的查出是他干的,可是死罪一条啊。

    但看他今天挡在自己面前的表现,他知道,祁彦朔并不是真的要刺杀他,他的目的应该是要削弱太子的几个势力。

    祁彦朔一直都是他宠爱的儿子,想到要杀他,皇上还是有些不忍。

    只是,在场这么多人都嚷着要请花匠来查看祁彦朔鞋子的泥土,他也没办法拒绝,毕竟死了这么多人,还都是帝都颇有分量的家族后辈,他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包庇祁彦朔。

    所以,他不得不下令,“方公公,去吧,把宫里有经验的花匠请来。”

    方公公得令,连连点头,快步出了东方府,直奔皇宫。

    方公公的动作也快,不出半个小时,就折返回来,身边已然多了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

    “皇上,奴才将宫里资格最老的花匠带来了。”说着,方公公便是将老人引到了皇上的跟前,磕头行礼。

    “好了,这种时候就不要多礼了,赶紧去瞧瞧三皇子鞋上的泥土出自哪个森林!”皇上被今晚的事情闹得头昏脑涨,有气无力的挥挥手。

    在来之前,方公公就跟花匠说了大概的情况,现在听到皇上的命令,花匠立马上前,走到祁彦朔的跟前,躬身道,“三皇子,劳烦你抬一下脚,让老奴瞧瞧。”

    祁彦朔面对这么多双眼睛,心里就算有一千万个不情愿,也没办法拒绝。

    他要是拒绝检查,不就更是落实了他的罪名吗。

    所以,他只有硬着头皮,将脚抬了起来。

    花匠见此,立马伸手将鞋底的泥土刮了下来,而后仔细查看了一番,最终朝着皇上禀报道,“皇上,这泥土是出自火麟森林!”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震惊的视线齐刷刷的射向来了祁彦朔。

    刚才他可是口口声声说自己去了南鞍森林啊,这鞋子上的泥土怎么又是出自火麟森林了呢?难道三皇子在说谎吗?

    苏陌凉闻言,又是将刺客的鞋子递给花匠,“老前辈,你看看这鞋子上的泥土出自哪里?”

    老人接过鞋子,用手搓了搓,便是肯定的一口回答,“这也是出自火麟森林的土!”

    “你确定吗?”苏陌凉反问道。

    “嗯,老奴确定,因为火麟森林地形特殊,土壤极好辨认,老奴之前还用这种栽种过不少树木,一眼就能认得出来!”花匠毕竟也是一把年纪了,在种植方面研究了好几十年,这些土壤在他面前,自然不足挂齿。

    听到这么笃定的回答,苏陌凉是满意了,三皇子则是吓惨了,整张俊脸惨白如纸,入坠冰窖。

    苏陌凉看他面色难堪,嘴角不禁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幽幽反问道,“三皇子,你还有什么话说?”

    苏陌凉的声音不大,此刻却像重锤一样落到了祁彦朔的心上,震得他浑身发麻。

    “额,我记错了,是火麟森林,我去的是火麟森林!”祁彦朔面对周遭质疑的目光,急忙矢口否认。

    苏陌凉见他死到临头还不肯承认,不禁失笑着摇摇头,“三皇子,就算你忘记到底去的哪个森林了,但你刚才亲口说去森林,是为了打猎。那我请问,你这样的实力去火麟森林,打什么猎?世人都知道火麟森林是帝都三大森林中最小的一个森林,里面的灵兽不但稀少,等级还特别低,只有学院刚入学的新生才会到那个森林去历练,但凡稍微有点背景地位的都瞧不上那个森林里的灵兽,更何况是你这样身份的强者呢?”

    苏陌凉最开始参加入学考试的时候,就是去的火麟森林,当初招生的长老还对他们安抚了一番,所以,苏陌凉知道这个森林里的危险系数特别低,没有什么高等级的灵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