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3章 撞到了人
    从琼楼玉阁出来,东方耀钰心里就一直揣着疑问,不吐不快,“苏沫,你认识云楼帝尊吗?”

    苏陌凉知道,今天君灏苍表现得那么明显,东方耀钰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只是当时君灏苍在场,他不好当面询问,如今怕是早就憋了一肚子的话了。

    只是苏陌凉不想再跟君灏苍牵扯在一起,装傻般回应道,“云楼帝尊,名震九幽,谁人不知啊。”

    “你知道我不是问的这个,我是问你们私下是不是认识?”东方耀钰见她答非所问,微微蹙眉。

    苏陌凉朝着他笑了笑,“你也太看得起我了,云楼帝尊是什么人物,我一个平头老百姓,怎么可能和帝尊私下认识!”

    “是吗?那为什么帝尊对你那么好,还亲自为你夹菜,甚至还要喂你!!!”说到越后面,东方耀钰的语气就越加激动,眼神还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哀怨。

    想到刚才苏陌凉和帝尊那么亲密的互动,东方耀钰就不是滋味儿。

    “我想应该是帝尊人好心善,看我身体瘦弱,所以对我多加照顾吧。”苏陌凉现在睁眼说瞎话的功夫也是见长。

    东方耀钰了解云楼帝尊是什么人,怎么可能相信她这番说辞,刚想开口反驳,却被苏陌凉一口打断,“前方就是学院了,我要去修炼室修炼,今晚就不回家了。若是有什么事儿,给汐诺说一声就行。”

    不等东方耀钰开口,苏陌凉便是快步朝着学院的方向走了过去。

    东方耀钰见她不愿多谈,也没办法强求,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

    此时的夏侯婉璇先一步到了学院,想到苏陌凉交代的事儿,拿着盒子,片刻也不敢耽搁的往丹殿赶了过去。

    许是走得太快,她刚走到丹殿大门口,就撞上了从里边走出来的丹殿弟子。

    “谁啊,这么不长眼睛!活腻了吗?”一道尖锐的声音猛地扬起,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夏侯婉璇闻言,赶紧低头道歉,“实在对不起,刚才走得急,不小心撞到了姑娘。”

    说来,夏侯婉璇也不算是整个人撞上去,只是来来往往的弟子众多,难免摩擦到了肩膀。

    不过她运气不好,碰上了个高高在上,斤斤计较的女子。

    被撞的女子,长得倒是玲珑小巧,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裙子,看上去俏皮可爱,但那表情,那气势却是犀利得很,眼高于顶的上下打量了夏侯婉璇一眼,轻蔑的冷哼,“一句对不起就算了吗?本小姐身子娇贵,又是一名炼丹师,你要是把本小姐的手臂撞坏了,你赔得起吗?”

    夏侯婉璇自然知道炼丹师的身份尊贵,听到这话,吓得脸色一白,连忙鞠躬,“抱歉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哦——我想起来了,我认得她!!!她是那个丫鬟的主子!”夏侯婉璇的话还没说完,粉衣女子旁边一位身穿青色衣裙的女子指着夏侯婉璇,一脸兴奋的惊叹起来。

    “丫鬟的主子?”粉衣女子没有见过夏侯婉璇,突然听到这话,不禁疑惑的敛起眉头。

    青衣女子见她不清楚,笑着解释道,“苏沫,你总听说过吧!眼前这女人就是夏侯婉璇,是苏沫的主子啊!”

    苏沫的名字,粉衣女子自然是有所耳闻的,如今听到青衣女子的解释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此时,就连走在她们两人中央的白衣女子,也微微侧目,朝夏侯婉璇投去一抹视线,清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苏沫?那个废了夏侯清漪双手的苏沫?”

    夏侯清漪在丹殿也算是天才炼丹师了,她的双手被废,告别炼丹界,自然在丹殿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如此大事儿,相信每个丹殿弟子都是知晓的。

    青衣女子见白衣女子来了兴趣,立马讨好的点头解释,“是呀是呀,歆妤姐,就是那个一进学院,就把学院闹得乌烟瘴气的新生,听说她不但废了夏侯清漪的双手,还把孙家的孙皓冉给杀了,现在可是学院里的风云人物呢!”

    白衣女子冷漠的打量夏侯婉璇一眼,嘴角斜起一个冰冷的弧度,“风云人物?不过是一个夏侯清漪而已,就让她成了学院的风云人物,看样子学院是大不如从前了!”

    白衣女子的话虽然冷,但却极具讽刺意味。

    “哈哈哈,歆妤姐说的是,一个从乡下来的村姑都能引起轰动,大家实在有些大惊小怪了。”粉衣女子听了,似乎是有刻意讨好白衣女子之嫌,立马顺着她的话接过来。

    看粉衣女子和青衣女子的态度就知道,这中间的白衣女子身份不低。

    而听她提起夏侯清漪的那口气,分明就是没把后者放在眼里。

    要知道夏侯清漪可是名天赋不错的丹王炼丹师,能将丹王不放在眼里的,这女人的炼丹实力应该在丹王之上。

    而枫林帝国这样的国度,夏侯清漪一个丹王都能称得上天才,那这女人在枫林帝国的地位怕是有些了不得啊,难怪这两个女子都簇拥她,讨好她。

    想到这一点,夏侯婉璇更是有些忐忑起来。

    夏侯婉璇虽然单纯,但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有的,如今碰到了硬点子,心里清楚,此事估计不好收场。

    “几位姑娘,实在抱歉,我真的不是有意冒犯你们的,我有急事,能不能放我离开?”夏侯婉璇表达出了莫大的歉意,对她们的态度也是恭恭敬敬的,不敢有丝毫越矩。

    粉衣女子得知她是苏沫的主子,顿时已然来了兴趣,怎么可能就此放过她,“呵呵,急事?据我所知,你和苏沫都是兽殿的人吧,你跑到我们丹殿来有什么急事啊?”

    听到问话,夏侯婉璇将手里的盒子亮给她们看了看,“姑娘,我有东西要交给我哥,还望几位姑娘通融一下。”

    看到这里,粉衣女子心中好奇,趁着夏侯婉璇不注意,顿时将她手里的盒子夺了过来,“想要进入丹殿,我可要检查检查,万一让你带进了什么有害的东西,岂不让你害了丹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