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5章 一群强盗!
    夏侯婉璇没料到对方竟然这样不讲道理,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大吼,“你——你——你强词夺理!这分明就是苏沫亲手交给我的,说是送给我哥的,那就是我哥的丹药!我看你们,根本就是想霸占我哥的丹药!你们这群强盗!”

    “你个不要脸的贱人,这是我歆妤姐的东西,却出现在你的手上,分明就是你偷了我歆妤姐的东西,你骂我们是强盗,我看你才是见不得人的小偷!”粉衣女子是个火爆脾气,直接一巴掌甩在了夏侯婉璇的脸上,赫然印出了一个五指印。

    夏侯婉璇捂住脸蛋,双目怨恨的瞪着她们,咬牙切齿得道,“你们才是群不要脸的贱人!霸占别人的东西也就算了,还强行说成是自己的东西,真是让人恶心得想吐,我呸!”

    白衣女子或许是骨子里透着清高,不允许别人侮辱她的人格,听到这么难听的话,心里自然不太舒服,所以为了挽回她的面子,装作大度的开口,“夏侯婉璇,虽说你偷了我的丹药,但念在你初犯,只要你以后改过自新,我可以不追究,就当没这回事儿!”

    “但你若是执意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把你揪到长老面前。那时候,免不了一顿大刑伺候。不止你,还有你哥,甚至苏沫全都会遭殃,你可要想清楚了!”

    夏侯婉璇没料到,这世上竟然有这样不要脸的人,霸占别人的东西,还反过来诬陷别人偷盗她的东西,现在更是用大刑伺候来威胁她,让她知难而退,自愿放弃丹药,这个白衣女子实在是太阴险狡诈,太可恶了!

    想到这里,夏侯婉璇就怒不可遏,咬着牙齿冲她吐了一口唾沫,“我呸!你把我夏侯婉璇当什么人了,你以为你威胁我,我就会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吗?我夏侯婉璇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分辨是非的能力还是有的,不可能为了苟且偷生,故意扭曲事实,在你面前卑躬屈膝!”

    夏侯婉璇虽然是个温婉的性子,平时连句重话都不愿说,但骨子里却是带着一股倔强。

    如今能说出这样嫉恶如仇的话来,看样子也是被她们逼到一定程度了。

    她虽然见识浅薄,不知道神纹是什么,但还是认得盒子里装着的是上尊品的灵根青阳丹,上尊品的丹药,可是只有丹宗巅峰的炼丹师才能炼制的丹药,光是这个等级就是极其的贵重。

    苏沫将这么贵重的东西交给她,她就这么弄丢了,要如何跟苏沫交代,如何对得起苏沫的这份心意。

    再者,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么贵重的东西落入这几个坏人之手。

    所以,她必须把丹药给拿回来!

    韩歆妤没料到这个夏侯婉璇油盐不进,她把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只要她自动放弃,那她就放他们一条生路,若是不愿放弃,可就得受皮肉之苦,甚至把小命都要搭进去,得不偿失。

    这笔账,她怎么就算不明白呢!

    韩歆妤向来不喜欢跟蠢笨的人说话,因为跟他们永远说不通。

    既然如此,那她也懒得废话了。

    “好吧,既然你不肯承认错误,也不愿意改过,那我只有将你抓到长老面前去辩个是非了,看长老到底是信我,还是信你?”韩歆妤轻轻扬眉,居高临下的瞥了夏侯婉璇一眼,美艳的俏脸面无表情,只有嘴角挂着几分讽刺的冷意。

    显然,韩歆妤对这丹药势在必得,并不惧怕夏侯婉璇的反抗。

    夏侯婉璇听得这话,气得差点厥过去。

    她清楚自己人微言轻,要真是闹到长老那儿去,必定讨不到好处,眼前这女人既然是炼丹大赛的第一名,自然受到了长老的重视和宠爱,长老当然是偏袒她,而惩罚自己了。

    “你这样欺负人,难道就不怕报应吗?”夏侯婉璇奈何不了韩歆妤,只有愤怒的大吼质问。

    白衣女子见她还是冥顽不宁,显然已经没了耐心,直接朝着旁边的粉衣女子和青衣女子递了个眼色,示意她们抓她到长老跟前。

    两个女子接收到她的意思,都是心领神会的点点头,两人一人一边一下子架住了夏侯婉璇。

    这两人虽然是炼丹师,但也搭着修炼了灵力,只是灵力等级不高,仅仅是一名初期尊灵师而已,但对付夏侯婉璇还是绰绰有余了。

    夏侯婉璇灵力不行,没办法挣脱她们的束缚,不得已只有召唤灵兽。

    然而她还没开口,前方顿时传来一声威严的大吼,“你们在丹殿门口闹什么?”

    这时候,只见一位身穿黑色长衫的老者快步从丹殿里走了出来,看到门口围满人,将门口堵得水泄不通,生气的扫了一眼众人。

    韩歆妤看到是丹殿的申长老,立马上前,恭敬的行礼,“申长老,实在抱歉,晚辈不是故意堵在门口的,只是这个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合伙偷了我的丹药,我才逼不得已跟她理论的,谁知她不知悔改,非说那丹药是她哥哥的,一时争执不休,才堵在了门口,造成了混乱。”

    申长老本还一脸愠怒,但一看到是韩歆妤,脸色一下子变得和蔼起来,了然的点头,“原来是这样啊!你说有人偷你丹药,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啊?”说着他便抬头望向人群。

    粉衣女子看到申长老来了,面色一喜,立马指着夏侯婉璇,大声指控,“是她!是她偷了歆妤姐的丹药。”

    申长老闻言,顿时望向夏侯婉璇,看她是个生面孔,不禁皱紧了眉头,“你好像不是我们丹殿的弟子吧?”

    青衣女子见申长老不清楚夏侯婉璇的身份,立马解释道,“申长老,她叫夏侯婉璇,是兽殿的弟子,这一届的新生。对了,苏沫就是她的丫鬟!”

    听到苏沫两个字,申长老顿时惊得瞪大了双目。

    苏沫前不久可是刚刚废了夏侯清漪的双手,在丹殿引起不小的轰动,丹殿的长老们为此事更是大发雷霆,想要诛杀此女。

    只是苏沫如今有东方家族保驾护航,又占尽了道理,他们实在找不出理由来惩罚她。

    现在再次听到这个名字,申长老自然是颇为震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