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4章 当众打板子
    韩歆妤是他们最看好的炼丹天才,若是培养出来,以后就是琉光学院的一大助力。

    更何况丹殿最近已经陨落了一个天赋不错的弟子,若是连韩歆妤都陨落了,那对丹殿,对整个琉光学院来说,都是重大的损失。

    王长老身为丹殿的负责人,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丹殿遭此重创,所以,他就算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敢得罪丹圣老人,但在这种大是大非前面,他也只有硬着头皮拒绝,“丹圣老人,我们冤枉了苏沫,是我们的不对,她想要什么,我们也能满足她,但是她要斩断韩歆妤的双手,恕我没办法答应。”

    “您老人家身为炼丹师,应该知道,手对一个炼丹师来说,比命还要重要,斩断她的手,比杀了她还要严重!这样的做法太过残忍。而您丹圣老人,虽然在枫林帝国的地位很高,但是这是我们琉光学院内部的事情,还请前辈不要插手琉光学院的私事。若是闹起来,炼丹公会和琉光学院都不太好看!”王长老鞠躬抱拳,诚恳的劝说。

    苏陌凉没想到连丹圣老人施压,都不能让王长老对韩歆妤出手,可见丹殿将韩歆妤捧到了什么地步。

    不得不说,韩歆妤在琉光学院,在丹殿的这几个老家伙的心里,地位非同一般!

    看样子,今天想要斩她的手,是不太可能了,不过,再怎样也要让她吃顿苦头,方才解恨。

    苏陌凉不是个泥古不化的人,当下改变了主意,“不斩手也可以,既然是韩歆妤和她身边那两位小姐故意陷害我和夏侯兄妹,也算是触犯了学院里陷害同门弟子的规定,照例应该下狱打一百大板,关禁闭一个月,我说的对吧,王长老?”

    “是,没错!”苏陌凉说得头头是道,王长老没办法否认。

    苏陌凉微微颔首,算是做出了让步,“好,既然如此,那就照学院的规矩来吧,这样的惩罚也算公平公正了!”

    韩歆妤听到这话,吓得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是落了回去。

    对她来说,下狱受罚,不过是走个过场,她身为炼丹天才,又有韩家撑腰,就算关在牢房里,也没人有胆子敢审问她,就更别说有胆子对她用刑了。

    所以,她待满一个月后,就可以安然无恙的走出来。

    只是关禁闭的时间耽误她修炼,也算是不小的损失了。

    但跟斩手比起来,这样的惩罚就不足挂齿了。

    听到这里,王长老和其他几位长老也是彻底松了口气,他们本还担心苏沫不会善罢甘休,还会让丹圣老人向他们施压,到时候,真的闹起来,炼丹公会和琉光学院都会两败俱伤,损失惨重,这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

    人的劣根性使然,也许苏陌凉一开始就直接让韩歆妤下狱受罚,几位长老估计还不会那么容易的答应。

    但苏陌凉一来就要求斩断双手,现在却降低了要求,丹殿的几位长老反而觉得有些庆幸,很快就欣然接受。

    果然,下一秒王长老生怕苏陌凉反悔了一般,赶紧朝着执法队的侍卫大声命令,“把韩歆妤,姚沛菡和胡梦娆押入大牢,各打一百大板!一个月后放行!”

    话落,执法队的人便是冲上来擒拿韩歆妤和她身边的两条走狗。

    眼看着她们三人即将入狱,大伙儿都已经这件事也算落下帷幕,谁知道此时的苏陌凉却忽然出声叫停,“慢着!既然要罚,就在这里罚吧!大家都看着打,以此为戒吧!”

    她很清楚,韩歆妤一旦下狱受罚,那这顿板子就不了了之了,所以趁着现在,必须打她一顿才行。

    突然听到要在现场挨板子,本还分外淡定的韩歆妤惊得变了脸色,生气的质问道,“苏沫,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让我当众出丑吗?”

    苏陌凉扬眉,冷冷瞥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反问道,“出丑?你为了霸占别人的东西,诬陷好人,你都不要脸了,还怕出丑吗?”

    “你——”韩歆妤理亏,自然辩不过苏陌凉,面对她犀利的反驳和不给面子的羞辱,一向很有修养的她,也险些被整破功。

    苏陌凉对于这么个不但不要脸,还心肠歹毒的人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我怎么?我只是想给你个教训,也给大家提个醒,让大家以此为戒而已。”

    “所以啊,这人不要把眼睛放到别人的东西上,不是你的永远都不是你的,就算你冒充丹药的主人,也迟早有暴露的一天。到时候不但脸没了,还吃不了兜着走!落得像你今天这样的下场,岂不是很可悲?”

    韩歆妤是何等骄傲的人,如今被苏陌凉当众打脸,估计这辈子都没受到过这样的羞辱,可想而知心里的怒火和恨意应该都攀升到了极点。

    只是,现在的她已经够丢脸了,要是被当众打板子,她估计更没脸见人了,旋即朝着王长老求助道,“王长老,你都已经答应把我们押入大牢受罚,苏沫还要我们几个姑娘家在这么多人面前挨板子,她实在欺人太甚了啊!”

    然而不等王长老开口,丹圣老人就看不过眼的指责道,“老夫认为苏沫丫头说得对,今天的事情情节严重,若不当众惩罚,琉光学院难以立威,大家也不能引以为戒。就在这里打,老夫看着打,重重的打!打轻了,打少了,老夫不介意亲自来帮你们打!”

    说着,丹圣老人竟然撸起袖子,真有打算帮忙的准备,顿时吓得韩歆妤和丹殿的几位长老脸色发白,起了一身的冷汗。

    在场的众人也是被丹圣老人的话给雷得外焦里嫩。

    这丹圣老人还真是仗义,拿了苏沫的丹药,居然这么卖力的为她撑腰,不惜亲自动手。

    东方璃月听了,则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朝着苏陌凉道,“从来没跟丹圣老人接触过,没想到他这么有趣。”

    “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苏陌凉失笑摇头,若不是看在神纹的份上,这个老家伙别说替她撑腰,就连看她一眼都费劲吧。

    东方璃月也明白这个道理,对方是什么身份,苏沫又是什么身份,大家都是各取所需罢了。

    王长老被丹圣老人这样僵着,实在没办法拒绝,当众打板子,也总比斩断双手的强者,思及此,他只有默认了,照着执法队挥挥手,“打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