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7章 邀请她参加寿宴
    “只是没想到你区区一个贱婢,不但能让东方家族护着你,还能让帝尊跟你一起吃饭,你本事儿倒是不小嘛!不过,既然你现在已经是东方家族的人了,那本公主理应邀请你,丽珠,把邀请函给她!”祁纤晨冰冷的瞥了苏陌凉一眼,朝着身后的宫女吩咐道。

    这些天,她想跟云楼帝尊说句话都说不上,怎么能容忍一个不如自己的女人跟帝尊吃饭!

    宫女没想到公主居然会邀请一个卑贱的丫鬟,不禁变了脸色,低声劝道,“公主,她那种难以启齿的身份,怎么能去那样庄重的场合,不是有辱公主你尊贵的身份吗?”

    “本公主尊贵的身份摆在那里,谁敢说半句不是?把邀请函给她!”祁纤晨不屑的低喝一声,显然是没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丽珠闻言,只有乖乖掏出邀请函,满脸不悦的递给苏陌凉。

    苏陌凉突然看到这一出,微微蹙眉,并没有急着接过来,不太明白的询问,“公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五日后是本公主的生辰,父皇将亲自在宫里为本公主设宴庆祝,本公主希望能在宴会上看到你的身影。”祁纤晨见她不明白,耐心的解释了一句。

    苏陌凉听到又要入宫参加宫宴,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会在宫宴上见到君灏苍。

    她担心又闹出什么幺蛾子,所以并没有打算参加,随即委婉的拒绝,“民女得公主厚爱,受宠若惊。只是民女身份卑贱,实在不宜出席那种隆重的场合。这邀请函,公主还是免了吧。”

    拿着邀请函的宫女听到这话,顿时火冒三丈,更为愤怒的大声训斥,“混账东西,公主亲自邀请你,你居然敢拒绝公主!你好大的胆子!”

    “民女不敢拒绝公主,民女自知身份卑微,难登大雅之堂,害怕给公主丢了脸,所以——”苏陌凉话倒是说得好听,但祁纤晨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相信她这番说辞。

    “呵呵,本公主都不害怕,你害怕个什么劲儿?还是说,本公主的身份没有帝尊的身份高,没有资格请动你啊?”祁纤晨阴阳怪气的冷声反问。

    苏陌凉闻言,立马低头,恭敬道,“公主言重了。”

    “哼,依本公主看,不但没言重,本公主还说轻了。连云楼帝尊都要跟你一起吃饭,而我这个公主,你怎么可能放在眼里,当然不屑参加本公主的生辰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啊?”

    一旁的东方璃月听到这样尖锐的话,吓得神情大惊,立马接过宫女手里的邀请函,赔罪道,“公主息怒,苏沫不是存心冒犯公主的。公主的寿宴,不光是苏沫,还有我们东方家的长辈和弟子都会进宫祝贺,公主亲自邀请,是看得起我们,我们哪敢拒绝,公主多虑了。”

    “公主生辰,我正愁不知道买什么礼物给公主贺寿,既然公主喜欢这鞭子,那我就把这鞭子送给公主了。还望公主不要跟苏沫一般计较!”

    东方璃月知道对方是惹不起的人物,她要是一个罪名扣下来,苏沫会有不小的麻烦,所以,她逼不得已只有用鞭子来平息纤晨公主的怒火。

    听到东方璃月这番识大体的话,纤晨公主的面色才稍稍缓和,不屑的冷哼一声,“算你识趣。既然这鞭子你送给了本公主,那本公主就不客气了。丽珠,我们走吧。”

    话落,祁纤晨便是拿着鞭子,带着宫女,慢悠悠的转身离开。

    看到她走远了,东方璃月才松了口气,心有余悸的冲苏沫提醒道,“苏沫,你惹谁都行,千万别惹这个纤晨公主,她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女儿,皇上平常什么都依着她,她要是在皇上面前添油加醋的告你一状,你可就惨了。再加上,我还听说皇上好似有跟云楼帝尊联姻的打算,这联姻人选嘛,当然是他最宠爱的女儿。因为纤晨公主一旦嫁给了帝尊,凭着她的手段,很有可能成为云楼暗域的帝妃。这样的身份,咱们谁都招惹不起啊!”

    听到这话,苏陌凉心头一惊,脸色微变,有些诧异的反问,“帝妃?云楼帝尊不是有帝妃了吗?”

    东方璃月见她不太明白,压低声音,八卦的解释道,“你这就有所不知了,我听说那帝妃身份不高,好像来自下位面,根本配不上帝尊。咱们枫林帝国虽然只是一个小国家,比不上云楼暗域,但祁纤晨好歹也是一国公主,长得还貌美如花,更何况她还是名实力不错的中期君灵师,相比之下,自然是纤晨公主要更胜一筹!”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听说帝尊的姐姐被人杀害了,传说是帝妃和长公主不和,派人杀害了长公主,所以云楼暗域的势力都很反对现在这个帝妃,纤晨公主要是嫁了过去,你说这帝妃之位,还不手到擒来吗?”

    听到这里,苏陌凉微微皱眉,抬眸望了一眼纤晨公主离开的方向,心里五味杂陈。

    而她空间里的天魔貂则是骑在通天火烈鸟背上,义愤填膺的大骂起来,“我呸,就那个会跳两支舞,打扮得跟你这只火鸡差不多的纤晨公主,也有脸跟我女人比,还妄想抢走帝妃之位,老子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这么不自量力的贱人!”

    “什么貌美如花啊,这枫林帝国的人怕是没见过什么美人吧,阿猫阿狗都叫貌美如花。还有什么中期君灵师?有本事儿炼制出神纹来啊,别说中期君灵师,就连至尊君灵师也要讨好我女人这个天才炼丹师,她算什么玩意儿啊!”

    天魔貂一边扒着通天火烈鸟的红毛,一边骂骂咧咧的发泄,俨然将通天火烈鸟当成了那个在国宴上穿着红衣,打扮得跟个火鸟似的纤晨公主了。

    通天火烈鸟欲哭无泪,只是碍于天魔貂的实力,不敢反抗,只有朝苏陌凉求助,“主人,你管管天魔貂吧,它都要把我的毛给拔光了!”

    苏陌凉现在脑子一团乱麻,又听到空间里吵成一团,心情更是烦躁,“好了,你们消停点,天魔貂,你要再欺负火烈鸟,小心我把你的毛拔光!”

    “女人,你真没良心,我这不是替你着急,替你生气嘛!”天魔貂被她吼了,立马委屈的嘟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