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0章 另有其人
    祁纤晨美美的想着,在座的其他人也是情绪亢奋的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着,视线全都聚焦在祁纤晨的身上,纷纷羡慕着她的好命。

    这世上多少女人都想成为云楼帝尊的女人,却都被帝尊拒之门外,而祁纤晨都没怎么费工夫,花心思,几天时间就搞定了云楼帝尊,让他亲口答应和亲,这估计比天上掉馅饼还要难得吧!如何不让人羡慕啊。

    “这下子纤晨公主要飞黄腾达了啊,公主若是真的当上了帝妃,以后咱们的皇上都得给她行礼了吧!”

    “是呀,是呀,纤晨公主命好啊,不但长着一张魅惑众生的脸,还是一名实力不俗的中期君灵师,身份又是集万千宠爱的公主,如今还要嫁给云楼帝尊,真是羡煞旁人!”

    大伙儿议论的声音不小,祁纤晨全都听了一清二楚,接收到周围羡慕嫉妒的目光,她像是吃了蜜一般,心里甜滋滋的,那张姣好的容颜上浮动着得意之色,小脑瓜挺得高高的,更是高傲得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这时候,祁纤晨许是想到之前的事情,不禁微微侧目,望向远处的苏陌凉,看到苏陌凉坐在毫不起眼的角落里,在她的光环下显得黯然失色。

    祁纤晨的嘴角情不自禁的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盯着苏陌凉的眼睛溢满了浓浓的嘲讽和不屑,那意思好像在说,帝尊跟你一起吃饭有什么了不起,最终嫁给帝尊,成为帝尊女人的还不是她!

    苏陌凉接收到她轻蔑的目光,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理会纤晨公主可笑的挑衅。

    就在这时,皇上被帝尊的反应震了片刻后,开怀大笑起来,“哈哈哈,帝尊,那我就把我最宠爱的公主交给你了!希望枫林帝国和云楼暗域能通过这次和亲,和睦相处,世代交好。”

    听到这话,在场的众人都激动得鼓起掌来,有了云楼暗域的庇护,那他们枫林帝国就有了一层保障,这可都是沾了纤晨公主的光了。

    纤晨公主听了父皇的话,面露潮红,有些娇羞的盯着君灏苍,那女儿家的媚态暴露无疑。

    而君灏苍听到这话,剑眉微蹙,蓝眸略过一抹冷意,瞥了一眼皇帝,“公主?本尊什么时候说要迎娶公主了?”

    君灏苍的话一出,高兴的喧哗声戛然而止,祁纤晨娇羞含笑的表情猛然凝固,就连皇上也僵住了表情,惊讶的瞪大双目,不太明白的反问,“刚——刚才帝尊——不——不是亲口答应和亲的吗?怎——怎么?”

    许是事情转变得太过突然,皇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说话都有些吐词不清。

    听到皇上的问话,在场的宾客都是满脸不解的盯着君灏苍,忽然摸不清他的意思。

    而祁纤晨更是拽紧手指,紧张的望着君灏苍,心里变得忐忑不安。

    她不明白帝尊为何突然说这话,难道他临时变卦了吗?

    君灏苍面对众人疑惑的目光,面无表情的解释道,“本尊答应从枫林帝国挑选一人和亲,但是并没有说迎娶公主,枫皇,你怕是误会了吧。”

    皇上哪料到会出这样的岔子,听到这话,面色变得十分难看,尴尬的抽了抽嘴角,“帝尊,你这意思是要挑选别人吗?难道还有女人比我的纤晨公主还要优秀吗?”

    他的纤晨公主,各方面都十分优秀,若要论配得上帝尊,只有他的女儿有这个资格啊。

    祁纤晨听到帝尊不愿选自己,也是满心不服的绷起了俏脸,气得半死。

    这枫林帝国中,能跟自己媲美的也就只有韩家的千金韩歆妤了,那人容貌更胜一筹,虽然灵力比不上她,但是名天才炼丹师,地位隐隐凌驾她之上。

    祁纤晨胜就胜在自己是公主,而韩歆妤只是家族千金,在身世背景方面,她不如自己。

    想到这里,祁纤晨忽然涌出一种可怕的想法,难道说帝尊看上了韩歆妤,想要迎娶韩歆妤当侧妃?

    猜测到这种可能,祁纤晨的面色有些发白。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各种猜测帝尊看中的人选的时候,君灏苍轻轻挑眉,望向了坐在角落里的苏陌凉,冰蓝眸子掠过一道隐晦的精光,嘴角微扬,开口道,“本尊打算迎娶苏沫!”

    君灏苍本想给苏陌凉成长的空间,但实在忍受不了东方耀钰缠在她身边,对她虎视眈眈,别有企图。

    而他不知道为什么苏沫死活不肯和他相认,没办法,他只有当着众人的面,宣布他的所有权,看还有哪个男的敢打她的主意。

    苏陌凉听到君灏苍拒绝公主开始,心头就有些打鼓,果然,她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众人突然听到苏沫的名字,都是猛地一怔,呆滞了片刻后,才慢慢反应过来,纷纷顺着君灏苍的视线,朝苏陌凉所在的方向望了过去。

    苏沫上次在国宴上被夏侯家和三皇子指控杀人,差点被斩杀,把事情闹得很大,所以在场的不少人都认得她,知道她曾经是夏侯家的丫鬟。

    她现在虽然被东方家族收留,但卑贱的出生却始终是她抹不掉的黑点。

    帝尊居然要迎娶一个丫鬟为侧妃!!!

    得知这样的真相,全场哗然,所有人震撼的倒抽一口冷气,全都觉得不可思议的连连摇头。

    皇上也像是被人打了一棍子似的,脑袋晕乎乎的,有些转不过弯来,一双虎目瞪得贼大,差点从眼眶掉出来。

    祁纤晨更是遭了重大打击,面色惨白如纸,满脸麻木的盯着苏陌凉,本还美丽的俏脸此时却比吃了屎还难看。

    愣了很久,祁纤晨像是接受不了这个结果,情绪激动的追问,“帝尊,你刚才说什么?苏沫?你说的是苏沫?那个夏侯婉璇的丫鬟,苏沫???”

    为了确认这件事的真实性,纤晨公主一连问了好几句,生怕帝尊搞错了,或者自己听错了。

    君灏苍冷漠的扫了她一眼,并未将她的反应放在眼里,面无表情道,“本尊说的话,还不够清楚吗?除了这个苏沫,还有谁叫苏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