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1章 今晚就要房间伺候
    君灏苍的话此时犹如利剑一般狠狠插入了祁纤晨的心脏,瞬间带起一股锥心之痛。

    苏沫!

    他宁愿选一个卑贱的丫鬟,也不愿选择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祁纤晨面色涨得发紫,再也控制不住的站起身,愤怒的大声质问,“帝尊,我到底哪里不好了?到底哪里不如一个丫鬟了?我是比她长得丑,还是比她实力差?你为什么要选她?”

    虽然祁纤晨在这之前听到点关于云楼帝尊和苏沫的流言蜚语,但她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对手和自己的身份地位实力容貌各方面都相差甚远,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她听到他们一起吃饭的事儿,尽管心里不太舒服,但对自己还是有足够的信心,就算帝尊对苏沫有些特殊,不过是苏沫勾引男人的狐媚手段了得,但真的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帝尊那样高贵的身份,怎么会糊涂到选择一个丫鬟当侧妃,这不是让天下人耻笑吗。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帝尊完全不按常理出牌,也丝毫不给她台阶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窝拒绝与她和亲,选择一个样样都不如自己的丫鬟,这简直就是打她的脸,给她难堪嘛。

    也难怪祁纤晨会发这么大的火,就算是平常人遇到这种事儿也不好受,更何况她一个从小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骄傲自满的公主,如何能忍受这等屈辱。

    相反她的愤怒,君灏苍则是全程冷着脸,根本就不在意她的态度,连原因都懒得告知,“本尊选谁,需要给你解释吗?”

    祁纤晨听到这样冷漠的话,脊背瞬间窜上一股寒意。

    她本以为帝尊做出这样的选择,再怎样也会给出一个解释。

    没想到云楼帝尊连多说一个字都不愿意,这是分明没把她放在眼里的意思啊。

    他认为她没资格知道原因,他也没必要跟无关紧要的人解释那么多。

    她早就听闻云楼帝尊是个冷血无情之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只是为什么,为什么是苏沫,而不是她???

    祁纤晨想不明白,转头望向远处的苏陌凉,看到她那张平凡无奇丑脸,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拳头,不服气的暗自用力,指甲不禁陷进了肉里,企图用手心的痛来代替心里的痛。

    皇上看到自己女儿受辱,模样十分狼狈,难免有些心疼,就算忌惮帝尊的强大,此时也同样生气的询问,“帝尊,你这是何意?你是故意羞辱我的女儿吗?”

    “枫皇,本尊答应和亲,已经是给你们枫林帝国面子了,现在本尊想自己选个人,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允许吗?”此时的君灏苍已经压低了声音,里边夹杂着明显的怒意,浑身散发的戾气,锋利得如出鞘的匕首,那种冰冷的杀意顿时吓得皇上内心大震,大气不敢喘一口。

    至尊君灵师的怒火,可不是谁都承受得了的。

    君灏苍若是真的出手,相信全场没人能阻止得了他。

    意识到这一点,皇上心虚的咽了咽口水,只有忍耐下满肚子的火气,委婉的解释道,“帝尊误会了,我只是觉得把我们枫林帝国的丫鬟嫁给帝尊,会不会太委屈帝尊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故意羞辱帝尊呢!”

    “这是本尊亲自挑选的,谁敢说半句不是?你赶紧安排吧,今晚就让她到本尊房里伺候!”君灏苍懒得跟他废话,直接下命令。

    他想苏陌凉,都快想疯了,可偏偏那个女人最近总是躲着他,排斥他,他能忍这么多天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若不是这么多人在场,若不是要帮她隐瞒身份,他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直接把她打包带走,何必还要等到晚上。

    这个女人,生来就是折磨他的,可他该死的,还甘之如饴的被她折磨,他真是病得不轻。

    看到帝尊如此着急,分明就是对苏沫十分钟意啊,大家也同样不明白,苏沫到底有何吸引帝尊的地方,能把帝尊迷到这种程度。

    满肚子的疑问得不到解答,大伙儿全都望向苏沫,分外好奇的上下打量她,好似要从她身上看出个优点才肯罢休。

    就连东方家族的众人也是满脸错愕的盯着苏陌凉,一时半会也消化不了这个事实。

    东方耀钰之前就知道苏沫和帝尊的关系不简单,没想到不简单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这样的真相让他有些不能接受,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更是苍白得没有丝毫血色,只觉得喉咙涌上一股腥味,最终被他强行压了下去。

    旁边的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更是大吃一惊,目瞪口呆的盯着苏陌凉,不敢相信的询问,“苏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会和帝尊——你——”

    “哦,我知道了,难怪呢!上次帝尊在国宴上为苏沫解围,后来又在学院竞技场下赌注,赌苏沫赢,原来如此啊!”夏侯梓安将前面的事情联系起来,瞬间恍然大悟。

    是呀,云楼帝尊是什么人啊,他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替无关紧要的人解围,又怎么会突然跑到学院来参加弟子间的赌注,要知道帝尊根本就不缺那点钱好吗!

    还有上次,在东方家主的寿宴上,大家遭到黑衣人的袭击,还是云楼帝尊带人剿灭刺客。

    这本是枫林帝国的事情,云楼帝尊一个外人为何会这么热心?

    现在他全都想明白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苏沫啊!

    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是心惊不已,而此时听到今晚就要到房间伺候的苏陌凉,也是惊得神情一震,顿时皱起了眉头。

    这个君灏苍,不但是个醋坛子,还是个臭流氓,总是想着方儿的占有她。

    如今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话,猴急到这个地步,没有丝毫害臊,他还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只是,苏陌凉已经决定远离君灏苍,怎么可能反而让自己往坑里跳。

    她一旦被他套在身边,身份暴露不说,还有可能让他恢复起以前痛不欲生的记忆。

    她让他染上了寒病,已经给他**带来了折磨,若是再让他的精神遭受折磨,那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就在苏陌凉沉吟之时,前边的皇上已经开口了,“苏沫,帝尊钦点你当侧妃,你还不赶紧出来谢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