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5章 他还是来了!
    众人只看到在那狂风怒吼的风暴中心,一位身穿黑袍的男子傲然而立,他的身上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将他的披风吹得猎猎作响,犹如一只振翅九霄的雄鹰般,俯瞰着大地,一出手,便带着君临天下,傲视万物的狂霸之意。

    他墨发狂舞,冷眸若电,一双冰蓝眸子在黑夜里闪烁着妖异的蓝芒,显出几分神秘和诡异。

    漂亮如画的容颜,仿佛用玉石雕刻而成的,棱角分明,线条锐利,轮廓完美得无可挑剔,让人惊艳的同时,也给人一种与生俱来的压迫感。

    他们知道,那是一种蝼蚁对雄鹰,凡人对君王,来自灵魂深处的敬畏!

    看到突如其来的一幕,慕寂宸,赤星盟的弟子,东方璃月和夏侯兄妹等人像是被人打了一棍子似的,募得怔在了原地,目瞪口呆的盯着抱着苏陌凉的黑袍男子,忘记了反应。

    “那——那个男人是谁?”隔了良久,慕寂宸才回过神来,惊讶的询问道。

    刚才看那黑衣男子一个挥袖,竟是将扑上来的一大群灵兽轰退而去,慕寂宸的内心说不出的震动。

    因为他无法想象,这样的实力是达到了什么程度,才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场和力量。

    光是站在这么远,他都能感受到那男子身上扑面而来的等级威压。

    除了枫林帝国那几个修炼了两百多年的老家伙外,这是他有史以来见过最强的气场!

    可怕!太可怕了!

    君颢苍以前不爱露面,这次又是第一次到枫林帝国来,所以有很多人都不认识他。

    而慕寂宸不是家族弟子,平时也很少参加宫宴,以至于君颢苍到了枫林帝国这么久了,他都没机会见到他,更不知道前两次在宫宴上发生的事儿,所以看到黑衣男子将苏沫搂在怀中,感到十分的诧异。

    至于赤星盟的弟子,大多数都没什么背景,自然没有资格参加宫宴,看到这一幕,更是惊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管对黑衣男子的身份,实力还是和苏沫的关系,都是满头的问号。

    在场认得君颢苍的人,也只有东方璃月,夏侯兄妹和汐诺。

    只是,见他突然从天而降,大伙儿刚开始还太相信,揉了揉眼睛,晃了晃脑袋,看到那张漂亮得不似凡人的脸蛋,再三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后,他们才肯定,眼前的人就是大名鼎鼎,让人闻风丧胆的云楼帝尊!

    “我的妈呀!这不是云楼帝尊吗?”东方璃月后知后觉的抽搐了一下,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夏侯婉璇和夏侯梓安都是表情僵硬的点点头,“是呀,是云楼帝尊——”

    汐诺虽然没有说话,但那惊讶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的心思。

    慕寂宸突然听到云楼帝尊,着实被吓了一大跳,猛地鼓大眼睛,不敢相信的惊叹一声,“什么?云楼帝尊?你们搞错没有啊?云楼帝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专程来救咱们,开什么玩笑?”

    云楼帝尊是什么人物,怎么可能搭理他们这些微不足道的小角色的死活,完全是异想天开啊。

    赤星盟的弟子们也是不太相信,他们这种身份,连帝都里的大人物都称不上,怎么会惊动云楼帝尊,劳驾他老人家出手啊!

    想到这里,霍鹏也是点点头,接过话来,“你们该不会是认错人了吧!帝尊在皇宫里,大半夜的跑到南鞍森林来干什么啊。我们赤星盟和云楼帝尊没有半分交集,他也不可能专程跑来救我们啊!”

    然而,霍鹏的话刚落,只见前方被暂时轰退的兽群,不肯罢休的再次蜂拥上来。

    面对海浪般汹涌的兽群,君颢苍虽然不把他们的实力放在眼里,但光是这数量怕是也要费上一些时间。

    为了保证苏陌凉的安全,君颢苍没办法将她带在身边,旋即微微俯身,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低声嘱咐道,“你先走,我来善后!”

    此时的苏陌凉感受到他温暖的怀抱,闻到熟悉的味道,听到那一句温柔的呢喃,她的心尖猛颤,那股被她压在心底,努力克制着的思念和依赖,也在这一刻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来,蔓延到四肢百骸,冲击着她的神经和心脏,痛得她浑身战栗起来。

    这个她爱到骨子里的男人,他还是来了!

    不管他在哪,不管把他推多远,不管他多生气,只要她有危险,他还是来了!

    抬眸,望着他坚毅冷硬的轮廓,苏陌凉的心狠狠的抽搐着,每抽一下,仿佛带抽走了她所有的力气。

    有时候,她倒宁愿他少爱她一点,这样她也能狠下心肠彻底推开他。

    可是,他一次又一次的闯入她的视线,干扰她的思维,影响她的心跳,瓦解她的意志,让她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苏陌凉自诩是个意志坚定的人,下定了决心,绝对不会轻易动摇,可是面对君颢苍,她的心不仅动摇,还摇得跟个摆钟似的,让她心浮气躁,难以割舍。

    鬼知道,她多么想爱他,多么抱他,多么想陪着他,但是,前世的恩怨给她的心打上了死结。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连死亡都经历过的人,这辈子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可是万万没想到,君颢苍的出现,让她害怕极了。

    害怕面对他,害怕伤害他,害怕他恨她,害怕他再次因她而死,太多太多的害怕,只因为她不允许他有半分闪失。

    此时此刻,再次面对君颢苍,苏陌凉才知道自己是多么胆小,多么脆弱,多么没用!

    “不要!不要去!”听到他要独自面对兽潮,苏陌凉情绪激动的大吼起来。

    他患有寒病,只要动用灵力,稍不注意,就会发病!

    虽说这群灵兽不是他的对手,但数量众多,一时半会根本打不完,苏陌凉没办法让他独自面对兽群,不能容忍他有一丁点的危险。

    只是君颢苍却是没有理会她的阻拦,猛地一声大吼,“黑枭,护送她回去,她要是有半分差池,以死谢罪!”

    吼声一落,黑暗中瞬间掠出一道人影,对着君颢苍抱拳领命,“是,属下遵命!”

    苏陌凉听到这里,知道他要抛下自己离开,吓得慌了神,连忙伸手想要拽住他,谁知道君颢苍快若闪电般冲了出去,一个抬手爆发出一道凶悍的灵力,璀璨的亮光将四周照得犹如白昼。

    慕寂宸和赤星盟的弟子们看到那爆射而出的灵力波动,全都吓得面如土色,浑身发麻。

    “我靠,至尊君灵师!还是后期境界的至尊君灵师!竟然真的是云楼帝尊!”慕寂宸更是震撼的低吼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