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7章 不能让她有半点闪失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虽然前面他们遇到了不少困难,但老天爷总算是没有亏待他们,让他们认识了帝妃这样的大人物,也算是值得了。

    他们这边是震惊苏陌凉的身份,而苏陌凉却是根本顾不上他们,面对黑枭的阻拦,心情暴躁的低吼,“黑枭,你给我让开,他是什么身体状况,你难道不清楚吗!”

    “属下清楚,但帝尊的命令,属下不得不从。还请帝妃赶紧随属下离开这里!”黑枭冷着脸,态度坚决的抱拳。

    苏陌凉被他固执的态度弄得无语,面颊急得涨红,拧着眉头,咬牙切齿的警告,“黑枭,我劝你最好给我让开,不要以为你是他身边的人,我就不敢动你!”

    面对苏陌凉的怒火,黑枭依然坚定的挡在她的跟前,不愿意挪动半步,强硬的口气,不容拒绝,“帝妃,恕属下无礼,帝尊吩咐属下护送你回去,属下绝不能让你以身犯险,违背帝尊的命令。你今天要是非要过去,就从属下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你——好,这是你说的!”苏陌凉没想到黑枭油盐不进,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气得差点咬碎一口银牙,而后也是不客气的抬手,朝着黑枭劈了过去。

    黑枭不敢跟苏陌凉动手,只有往后闪避,防御着她的攻击。

    黑枭好歹在君颢苍身边当了这么多年的暗卫,从小学的就是暗杀,就算苏陌凉动作敏捷,但论身手,依然不是黑枭的对手。

    所以,几个回合的交手,苏陌凉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黑枭更是如磐石一般一动不动的挡在她的跟前,嘴上挂着的还是那句话,“帝妃,请跟属下离开这里!”

    苏陌凉听到兽群里不断传来**和灵力碰撞的声音,心里本就着急,现在看到黑枭要强行带走她,更是心烦意乱,手臂瞬间爆发出灵力,直接朝后者袭击而去。

    刚才念在黑枭是君颢苍的得力助手的份上,苏陌凉有所保留,并没有动用灵力,可是君颢苍多战一秒,就多一分危险,她不能再等了!

    黑枭不能还手,只能闪避,但面对灵力却是没办法光靠身法来避开的,所以没两下,就被苏陌凉的力量击中,狼狈的后退两步,喷出一口血来。

    看到黑枭负伤,苏陌凉心里也不好受,但跟君颢苍的寒病比起来,她顾不了那么多,此时瞪着猩红的双眼,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仿佛要吃人似的大吼,“黑枭,我最后再说一遍!给我让开!”

    黑枭满脸坚毅,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没有丝毫退让,“属下说了,帝妃若是执意要过去,就从属下的尸体上踏过去!”

    见他冥顽不宁,苏陌凉像是一头被惹怒的狮子,猛地爆发出体内所有的灵力,粗暴的朝他挥去拳头,狠狠砸去。

    黑枭一个不慎被打中了鼻子,整个脑袋往后仰去,与此同时,苏陌凉又是一个冲拳,打中了他的肚子,而后腿上也不闲着,飞起就是一脚,狠狠踹在了他的胸口上。

    黑枭被踹得狂退几步,再度喷出一大口老血,苏陌凉趁着这个机会,打算错开他,朝君颢苍的方向奔去,可是不等她跑出两步,黑枭竟是强撑着伤势,顽固的挡在了苏陌凉的面前,有气无力的阻止,“咳咳,帝妃,跟属下回去吧!”

    苏陌凉见他被打得这么狼狈,还不肯放弃劝说她离开,心里的怒火更是上升了一大截。

    而就在这时,她却突然看到对面的兽群迅速的往另一个方向狂奔而去,君颢苍更是跑在兽群的前方,朝着森林更深处掠出,很明显他这是担心她会冲过去帮忙,所以打算将兽群彻底引开。

    意识到这一点,苏陌凉的内心大惊,暴躁的一把推开黑枭,“你给我滚开!我要去帮他,我不能让他一个人!!!”

    黑枭像是个不倒翁似的,满脸挂彩,还坚守在岗位上,不准苏陌凉离开半步,“帝妃,请跟属下回去!”

    苏陌凉再次被他拦下,积累在胸口的怒火终于火山爆发,忍无可忍的抓住黑枭,歇斯底里的嘶吼,“他患有寒病,一旦动用灵力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什么都可以失去,但绝对不能失去他,他是我的全部,你知道吗!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

    此时的苏陌凉俨如一个癫狂的疯子,抓着黑枭疯狂的晃动,嘶哑崩溃的声音从胸腔里发出,似乎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

    吓得身后的众人目瞪口呆,傻在了原地。

    特别是跟她最亲近的夏侯兄妹,汐诺和东方璃月这几人更是被她的反应吓得面如土色,表情错愕。

    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们对苏沫的性格,行为习惯也有大致的了解,知道她是个沉稳冷静的人,不管遇到什么都能临危不乱,给出最好的解决方案。

    至今为止,他们还从未见她特别激动或者悲伤过,她一向冷淡如水,镇定从容,运筹帷幄,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苏沫居然还有这么疯狂的一面。

    那种撕心裂肺的呐喊,光是听着都让人揪心。

    或许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明白,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会让一个如斯稳重深沉的人变得这样疯狂!

    “他是你的主子啊,你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吗?你如何对得起他,如何对得起云楼暗域?”苏陌凉见他不为所动,着急的喘着粗气,整颗心像是被放在锅里煎着一样难受。

    黑枭听到苏陌凉的质问,也难得红了眼眶,只是表情依然坚定,“帝妃,帝尊是你的全部,而你何尝不是他的全部,帝尊把你看得比他的命还重要,怎么容忍你有半点闪失!属下的确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主子死,但是你出事儿了,主子也决然活不成!因为主子他从不怕危险,不管什么困难,他总能放手一搏,顽强的活下来。只有帝妃你,他赌不起,也不敢赌!所以,正因为没办法看着主子死,属下必须护你周全,让主子没有后顾之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