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8章 没人保护他,我保护!
    苏陌凉没料到跟个木头似的黑枭会说出这番话来,内心除了震撼以外还有说不尽的心酸,她知道君颢苍一直把她放在生命的第一位,也正因为他投入的太多,在乎的太多,她才更加担心他,害怕他再为自己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来,所以才想方设法的推开他。

    她本是个双手沾满鲜血的罪人,不配得到他的爱,更不配让他卖命。

    她已经罪孽深重了,怎么忍心让历史重演。

    他说君颢苍把她看得比命还重要,而她又何尝不是呢!

    此时此刻,看到兽群和君颢苍已经跑没了踪影,想到君颢苍的寒病,苏陌凉紧张的心像是被烙铁烙着一般难受,一直隐忍着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嘶哑的声音带着莫大的悲痛和无助,“你能理解你家主子,谁来理解我?他担心我的安危,可是谁担心过他的安危?一直以来,都是他在保护别人,有谁保护过他?没人担心他,我担心,没人保护他,我保护!我绝不能让他一个人!你给我滚开!”

    “主子很强,他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别人也保护不了他!”黑枭不赞同的反驳。

    苏陌凉听到这种话,更是激动的瞋目切齿,泪水如断线的珠子一泻千里,愤怒的驳斥,“放屁!他再强也是人,是有血有肉的人,不是你们心目中的神!他会伤,会痛,会难过!你们感受不到他的痛,我能!你不是不准我有半点闪失吗!你今天要是不放我走,我就死在你面前!”

    话落,苏陌凉猛地掏出了一把匕首,比在了脖子上,瞬间印出了一道血痕,血珠从伤口溢出,染红了锋利的刀刃,吓得所有人大惊失色。

    黑枭是君颢苍的人,他两虽是上下属的关系,但苏陌凉知道,黑枭在君颢苍心目中的地位。

    他如今拼死拦住她,她又没办法下狠手,所以,只有用自己的安危来威胁他,这一招虽然很卑鄙,但这是她唯一的办法!

    黑枭看到这一幕,骇得面色惨白,惊恐大吼,“不要!帝妃,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儿吧!”

    夏侯兄妹,东方璃月和汐诺也没料到苏陌凉会以死相逼,同样吓了一大跳,慌张的劝说,“苏沫,你冷静点,别冲动。”

    “苏沫,有话好好说,你别拿生命开玩笑啊!”

    “是呀,帝尊那么厉害,肯定不会出事儿的,你别太激动,反而让帝尊担心啊!”

    慕寂宸看她那决绝的样子,不似说假,面色凝重的朝黑枭劝了一句,“你家帝妃看在你家主子的面子上,饶了你一命,冲着这份恩情,你就让她去吧。当然,不止她,还有我们,这次我们遇到兽潮,全靠帝尊出手相助,无论如何,我们也没办法丢下帝尊不管,所以我们大家一起去找!”

    说到底,黑枭也担心帝尊的身体,如今看到苏陌凉以死相逼,他更无力阻止,只有妥协的点点头,“好,寻找帝尊可以,不过,一旦遇到危险,我必须带帝妃撤离!”

    苏陌凉见他不拦着自己,根本懒得跟他废话,拔腿朝着兽潮离开的方向飞奔而去。

    慕寂宸见此,则是转身朝着霍鹏严肃的嘱咐道,“森林深处太危险,你先带赤星盟的弟子先回去,我忙完这里,再回去跟大家汇合。”

    霍鹏知道,他们这些弟子实力不行,帮不了什么忙,还不如回去等着,免得给大家添麻烦,随后重重点头,“嗯,好,我现在就带他们离开!”

    慕寂宸微微颔首,似是想到什么,不禁望向赤星盟的所有弟子,厉声警告,“今天在南鞍森林发生的一切事情,你们最好忘掉,谁要是泄露出去半个字,我慕寂宸第一个不会放过他,挺清楚了吗?”

    苏陌凉既然隐姓埋名,那必然是有什么苦衷,今天暴露实力,救了大伙儿的命,说明她信任赤星盟,他自然不能让赤星盟做这等忘恩负义之事。

    而她帝妃的身份,要是传出去,怕是会引起不小的轰动,很可能有不怀好意的人在这上面大做文章,来陷害东方家族。

    所以,南鞍森林发生的一切事情,全都得保密,不然,就连赤星盟估计都会惹上不小的麻烦。

    赤星盟的弟子们自然也清楚这一点,听到他的命令,都是斩钉截铁的保证,“盟主放心,这关系到赤星盟的存亡,我们没那么傻,不会说出去的。”

    若是让外人知道,他们和帝妃认识,其他组织很可能会给他们扣个叛国贼的罪名,趁机铲除赤星盟,他们怎么能陷赤星盟于不义。

    见他们都明白了,慕寂宸便是冲着东方璃月和夏侯兄妹点点头,“走吧,我们也过去帮忙!”

    只是,这一找,就找了好几个时辰,夜晚在渐渐流逝,苏陌凉的心也在一点点绝望。

    由于穿过了大半个森林,慕寂宸,东方璃月和夏侯兄妹等人早已疲惫不堪,体力不支。

    至于苏陌凉那更是浑身狼狈,面容憔悴,面颊惨白得没有丝毫血色,就跟死了似的,可她自己却浑然不觉,但这一幕落入夏侯婉璇等人的眼里,不禁惹来一阵心疼。

    “苏沫,你不吃不喝连续找了几个时辰,一刻都没有休息过,你已经很累了,更何况,你脖子上还有伤,休息下吧!”夏侯婉璇实在不忍心看她这样作践自己,心疼的劝道。

    苏陌凉满脑子都是君颢苍,脑海里不是出现他寒病发作的画面,就是出现他被自己杀死的画面,心里害怕,袖口下的双手隐隐发抖,对夏侯婉璇的话充耳不闻,依然我行我素的找着。

    众人见了,都是纠结的皱起了眉头。

    东方璃月没办法坐视不理,顿时上前拉住苏陌凉,“苏沫,你的脖子还在流血,我先给你包扎处理一下吧!不然这样下去,人没找着,你反而倒下了!”

    苏陌凉冷漠的抽手,“不要碰我!”

    慕寂宸看到她固执得什么话都不肯听,心里着急,也是来了火气,忍不住训斥道,“苏沫,你不为你自己着想,麻烦你为我们,为帝尊,为所有担心你的人想一下,你这样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的寻找,再这样下去,你自己都会有危险,还怎么找帝尊啊?更何况南鞍森林那么大,找个人本就不容易,我们已经快穿越整个森林了,还没有发现帝尊的踪迹,再这样找下去,不是办法,还是先回去从长计议才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