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9章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不用管我,你们回去吧,我会找到他的,就算走遍整个枫林帝国我也要找到他!”苏陌凉冷漠的挥手,拒绝他们的关心。

    君颢苍跟着兽潮失踪,她的魂儿都丢了,还在乎什么身体啊。

    想到君颢苍很可能躲在什么地方忍受着寒病的折磨,苏陌凉的心都要碎了,哪里顾得上脖子上的伤口。

    慕寂宸看她这副失魂落魄还虚弱憔悴的样子,既心疼又着急,怒其不争的抓住她的肩膀,打算骂醒她,“苏沫,你理智一点,你已经连续跑了好几个小时了,你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得累趴下。况且现在已经这么晚了,黑漆漆的,连人影都看不太清楚,你要怎么继续找下去啊。这个时间段,周围随时都有高阶灵兽出没,就算你实力不错,但折腾了一天,还吃丹药强行提升实力,对身体或多或少造成了伤害,能不能像刚才那样全身而退都不一定呢。可你竟然还打算搜遍整个南鞍森林,你是不是疯了?你这根本不是在找人,而是在虐待自己啊!”

    慕寂宸本也打算帮忙寻找帝尊,但看到苏陌凉这副不要命还死撑的样子,实在看不下去了。

    苏陌凉心里本就着急,急得整个人都要快烧起来,如今听到慕寂宸的劝阻,更是暴躁不安的挣脱他的双手,但由于用力过猛,她虚弱无力的身子竟是跌到了地上。

    的确,她今天折腾了一天,又强行提升实力,临时修炼冰祭九天第四重,更是动用龙琴的力量爆发龙吟,几乎是耗光了她所有的力气,再加上遇到兽潮,君颢苍的失踪犹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把她压垮了!

    慕寂宸见她跌到地上,吓了一跳,慌张的伸手去扶她,“苏沫,你——”

    可是此时的苏陌凉已经彻底崩溃了,压抑在心底那么久的感情终于爆发出来,声嘶力竭的大吼,“我说了,我会找到他的!一定会的!以前,不管我在哪儿,只要我需要他的时候,他总会及时出现在我身边,护我周全,这次他有危险,我却不在他的身边,连我都没办法原谅我自己!他那么好强,那么怕我担心,他一定是躲起来了,躲起来独自承受痛苦,可我明知道他有危险,我却找不到他,帮不了他!我为什么这么没用!不过是一个南鞍森林而已,我却把他弄丢了!”

    苏陌凉一边吼着,一边悲痛的捶打着地面,发泄着自己的愤恨。

    想到君颢苍曾经就算身在上位面,也能动用人魂,跨越整个位面来救她,不但为她毁掉了人魂,还患上了寒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可就算如此,他依然能找到她,护下她,反观她自己,仅仅是一个南鞍森林就难住了她,光是想着这一点,苏陌凉就揪心得泪流面满。

    曾经的他,不管是在下位面,还是在九幽之域,总是默默的守护在她身边。

    她去宗派修炼,他就扮成宗派弟子陪着她,她去焚血天城,他就是扮成侍卫保护她,如今她到了枫林帝国,他就马不停蹄的追到了这儿守着她。

    一直以来都是他在付出,现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却不在他的身边,让他独自承受那种变态的折磨和痛楚,此时此刻,苏陌凉只觉得一把利刃插进了她的心脏,剜着她的血肉。

    “颢苍,我没用!我帮不了你!呜呜呜呜!”想到他的寒病,苏陌凉的心像是被巨山压着,被冰水浸着,让她痛不欲生。

    这么久了,她不但没达到丹尊,连治疗寒病的药材都没办法凑齐,现在更是让他以身犯险的来救自己,一想到这里,她就恨不得打死自己,更是用力的捶打着地面,仿佛只有用手上的痛来转移心上的痛,才能让她好过些。

    慕寂宸看到这一幕,心里发酸,想要开口安慰,可这时候,身边的东方璃月却一把拉住了他,给他递了个眼色。

    慕寂宸神色一愣,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看到从远处缓缓走来的身影,顿时惊得瞪大了眼睛,想要开口提醒苏沫,可东方璃月却是立马拦住他,冲他使了个眼色,调皮的捂嘴偷笑。

    看她那表情,慕寂宸也是明白了她的意思,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时候,苏陌凉还低着脑袋,嗷啕大哭呢,却不料头顶幽幽飘来一句,“你不是不认识我吗,怎么一边叫着我的名字,一边嚎啕大哭,没想到你对陌生人还有这么深的感情呢?”

    苏陌凉听到熟悉的声音,浑身一颤,心头大震,猛地抬起头,瞬间对上了一双冰蓝色的美眸。

    苏陌凉被他突然出现,弄得措手不及,顿时僵住了表情,此时看他好端端的蹲在自己面前,她的精神一阵恍惚,但看到他眸子里的笑意,苏陌凉才彻底反应过来,心头的怒火瞬间窜起八丈高,怒不可遏的大吼,“君颢苍!你个混蛋!”

    “既然我混蛋,那你为何还担心我,担心得哭天抢地的啊?”君颢苍蹲在她的面前,依然比她高出一截,居高临下的盯着她那张哭得跟个小花猫似的脸,心里好笑,忍不住挑眉打趣道。

    听到他还有力气开玩笑取笑她,苏陌凉怒得咬牙切齿,挥舞着拳头打在他身上,“你就是个混蛋!我都被你吓死了,你突然跑不见,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你,你到底去哪了!你都快要把我逼疯了!你知不知道!”

    自己都快被他吓死了,他倒好,竟然敢取笑她,实在太可恶了!

    君颢苍听到她悲痛欲绝的低吼,心头一抽,像是刀绞般涌上一股剧痛,不顾她激动的捶打,一把将她搂在怀里,闷闷的声音,带着哽咽,“是,我是混蛋,让你担心了,对不起!我说过为了你,我不会让自己有事儿,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回到你的身边了,再也不会离开你,永远不会。”

    “你要真怕我担心,你就不会冒着寒病发作的危险冲入兽群了!你明知道你患有寒病,不能动用灵力,你还要一意孤行,你太可恶了!”苏陌凉心有余悸的捶打着他的后背,生气的反驳,明明生气,但那眼泪却像是绝了堤的洪水,停不下来。

    君颢苍感受到她内心的恐惧,心子蓦然拽紧,动情得将她搂得更紧,低沉的声音变得格外的温柔,“若是只有寒病发作,你才肯陪在我的身边,那我宁愿我的寒病永远不要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