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4章 你竟然随身携带这些!
    东方璃月听到这话,立马摇头,“不会的,苏沫她本来就是——”

    一旁的夏侯梓安害怕她道出真相,心中一急,赶紧暗中拉住了她的手,冲她递了个眼神。

    东方璃月刚才冲动,没有想太多,差点将苏沫帝妃的身份脱口而出,好在夏侯梓安及时提醒了她,这才没有一股脑的倒出去。

    苏沫身份特殊,她瞒着大家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这种事儿,还是由她自己来公布比较好。

    想到这里,东方璃月顿了一下,话锋一转,将刚才的话咽了下去,“六叔,帝尊对苏沫是真心的,你是没有看到,帝尊为了救苏沫,单枪匹马的冲进了兽潮,连命都不要了呢。这样真挚的感情,怎么可能有假!”

    当时那画面,看得她都感动不已,羡慕至极。

    这么多年她也盼着能有这么一个男子,对自己死心塌地,至死不渝,可惜她没有苏沫那么好运,能有帝尊那样强大的男人宠爱着。

    东方严清和东方建博听到帝尊竟然为了苏沫,连命都不要了,老脸顿时涌上震惊,神色复杂的对视了一眼。

    他们实在没想到云楼帝尊竟然为会一个女人做到这个地步,这完全不是帝尊的作风啊。

    夏侯梓安看到二老满脸震动,一时消化不了这个事实,也开口帮腔道,“是的,帝尊和苏沫感情深厚,外人没办法插足。家主,六叔,你们不要担心耀钰公子了,耀钰公子一表人才,心地善良,以后肯定会遇到好姑娘的。”

    听他这样说,东方严清也不好再计较什么,无奈的叹了口气,微微点头,“哎,你们年轻人的事儿,我们这些老骨头管不了了,你们在南鞍森林折腾了一天,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

    看他们浑身狼狈,东方严清不忍心责怪,挥挥手放他们一马。

    看到家主不再追究此事,东方璃月和夏侯兄妹都是松了口气,逃似的跑回了自己的院子。

    这边的审问是结束了,而苏陌凉那边却刚刚开始——

    “君颢苍,你会不会太过分了,东方家对我那么好,你还浑身带刺,是什么意思啊!”苏陌凉听他跟东方家主说话的那口气就觉得不对,只是当着别人的面不好说他,只有私底下教育。

    君颢苍将她丢到榻上,顿时俯身逼近她,挑高眉头,沉声反问,“我对你那么好,你还浑身带刺的拒绝我,你又是什么意思?”

    苏陌凉近距离的对上那双闪烁着火苗的冰蓝眸子,感受到他喷洒在自己脸上的气息,顿时打了激灵,或许是太久没有这样和他单独相处,苏陌凉的心里竟然有些紧张。

    加上,他的目光太过炙热,太过暧昧,落在她的脸上,烫的得她快要烧起来,此时此刻面对他的质问,苏陌凉心虚的躲开他的视线,没好气的低骂一声,“小气鬼,我本来就已经是你明媒正娶的帝妃了,当然不愿意当你的小老婆啊。”

    “我以为你到了这东方家族,看到别的男人,就忘了自己是云楼暗域的帝妃了呢。既然记得自己的身份,那看到自己的夫君为何要躲?”君颢苍想到她跟东方耀钰厮混在一起,还暧昧的到酒楼吃饭,最后更是过分到丢下他,跟东方耀钰跑了,想到之前的种种,君颢苍就一肚子的火没处撒,更是贴近她,犀利的质问。

    苏陌凉被他高大的身躯逼得慌乱不已,身子情不自禁的往后挪了挪,而君颢苍却更是得寸进尺的贴近了几分,那双灼灼如星辰的眸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露骨的视线完全让人招架不住。

    他那张脸本就美得人神共愤,那双瑰丽的冰蓝眸子更是勾魂摄魄,若不是定力过人,很难不被他的美色所蛊惑。

    此时他正目光幽幽的盯着她,那眼神直接电得苏陌凉七晕八素的,虽说早已习惯了君颢苍的俊美,但还是忍不住暗叹一声,妖孽!

    君颢苍看到她的面颊渐渐浮上两团红晕,心中一动,眸光微黯,嘴角隐隐勾起戏谑的笑意,“跟我在一起这么久了,还会脸红,夫人还真是秀色可餐啊!”

    说着,君颢苍便是控制不住内心的遇望,顿时伸手捏住了苏陌凉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苏陌凉想要往后躲,但君颢苍的手已经挡住了她的退路,她只有被动的接受着他霸道的亲吻。

    许是太久没有吻她,君颢苍就算吻得苏陌凉缺氧,也不肯轻易放过她,好似要一次性吻个够本才甘心。

    隔了好久好久,苏陌凉已经瘫软得倒在了榻上,君颢苍才离开她的唇,放了她一马。

    看到她这副样子,君颢苍的内心有些激动,但目光触及到她脖子的伤口,不禁微微拧眉,努力压制住兴奋,冷静下来,而后从空间里拿出了纱布和药瓶。

    苏陌凉从他嘴里解脱出来,喘息了一阵,这时候看他竟然从空间里拿出这么多包扎伤口的东西,顿时撑起身子,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竟然还随身带着这些东西!”

    君颢苍的性子,苏陌凉在了解不过,一般没人能伤得了他,就算伤了,他也从不在意伤口,更别说包扎了。

    只是没想到,这样一个铁血硬汉,竟然会像个女人一样,细心的携带这些东西,真是不可思议。

    君颢苍没有理会苏陌凉的惊讶,直接从瓶子里倒出了药粉,细心的为她涂抹在脖子上,动作很轻很柔,生怕弄痛她似的,格外小心翼翼,他专注的表情,瞧得苏陌凉都有些出神。

    然而,就在这时,君颢苍幽幽蹦出了一句,“以前不带,你从苍焰宗回来后,开始带了。”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苏陌凉怔了一下后,立马反应了过来。

    从苍焰宗回来后!

    她记得那次她为了给王锋找解药,跑到苍焰宗去了,后来因为私闯苍焰宗的禁地被发现,苍焰宗的宗主亲自出面击杀她,她就算动用龙琴的力量,还是被宗主打伤了手臂,若不是君颢苍及时赶到,她怕是就要交代在苍焰宗了。

    想到这里,苏陌凉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包扎的纱布和药材都是为她准备的。

    看样子,她那次受伤的确是把君颢苍吓惨了,不然他那性子也不会开始随身携带这些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