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5章 醋坛子泡大的吗?
    得知这些东西都是为她准备的,苏陌凉心头一暖,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掩不住发自内心的欣喜。

    这个向来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的高冷帝尊,对自己都粗心大意的铁血君王,却能为她,如此细心体贴,无微不至,苏陌凉忽然生出一丝骄傲来。

    她是他心目中的唯一,超越了所有的唯一。

    “这样瑟眯眯盯着为夫干嘛?夫人是在邀请为夫吗?”君颢苍为她涂好药,包好纱布,一抬眸就对上苏陌凉花痴般的视线,嘴角一勾,轻笑着反问。

    苏陌凉听到他的取笑,顿时回过神来,瞪了他一眼,嘴硬道,“切,谁要看你啊,别自作多情了。”

    君颢苍似乎早已习惯了苏陌凉的口是心非,微微挑眉,故意反问,“不看我,你想看谁?看那个东方耀钰吗?”

    苏陌凉听他还在拿东方耀钰说事儿,无语的摇摇头,“你这醋劲儿也太大了吧,这么点小事儿就耿耿于怀,你是醋坛子泡大的吗?”

    “小事儿?你和他一起吃饭,东方家的人更是当众说你是他的未婚妻,你都和他订亲了,这叫小事儿?”听她如此轻描淡写的评价她和东方耀钰的关系,君颢苍气得牙痒痒。

    如果这都叫小事儿,什么叫大事儿?是不是和他拜堂成亲,洞房花烛才叫大事儿啊?

    苏陌凉被他一顿栽赃,顿时生气的反驳,“你别血口喷人,跟他一起到酒楼吃饭,我承认,但那时他只是想感激我帮了东方家族,出于好意,请我吃顿饭,根本不是你想的那么龌龊。至于订亲,那就更是子虚乌有了,我和东方耀钰只是朋友,连暧昧的关系都没有,怎么可能订亲,你这分明就是冤枉我!”

    “朋友?他可是亲口宣布你是她的未婚妻,若是对你没有想法,会说出这种话来?”男人看男人了,眼光都是非常精准的,君颢苍一看就看穿了东方耀钰的那点小心思,显然不相信苏陌凉的这番说辞。

    苏陌凉无奈,“我不想当你的妃子,他当然只有用这个借口来帮我脱身,那只是情急之下,用来对付你的计策而已,你可不要冤枉了人家。”

    “够了!我讨厌你为他说话的样子!上次他受伤,你也是一脸紧张,现在更是冒着生命危险跑到南鞍森林为他寻找药材,你敢说你不在乎他?”君颢苍愠怒低喝,面色又黑又沉,十分难看。

    苏陌凉听到这话,也是来了火气,“你还好意思说他受伤的事儿,他之所以会受伤,到底是因为谁!你打伤了人家,还在背后说人家坏话,太过分了!”

    “我过分?如果不是你推开我,折磨我,我会打伤他吗?”君颢苍拧眉,蓝眸涌动着火苗。

    苏陌凉顿时被他堵得语塞,心虚的抽了抽嘴角,但在东方耀钰的事儿上还是保持自己的态度,“你打人就是不对,人家对我有恩,你打伤他,我怎么对得起他,以后要怎么面对他!”

    “以后不用面对,你这辈子只能面对我,其他男人休想!”君颢苍强势的驳回去。

    “你霸道,不讲理!”苏陌凉皱眉,不满的嚷嚷。

    君颢苍冷哼,“对你,我从来不讲理,只动手!”

    话落,不等苏陌凉反应过来,他伸手一拉,直接落下床幔,扑了过去--

    由于两人太久没见,亲热到很晚才入眠,导致第二天天大亮了,两人还抱在一起,不肯起床。

    苏陌凉是被折腾得太累了,窝在君颢苍的怀里,睡得很沉。

    前段时间,她被打成重伤,心里也遭到重创,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创伤,所以,这段日子以来,为了不去回想痛苦残忍的遭遇,为了能替他们尽快报仇,她一直都在发了疯的修炼,真正休息的时间很少,就算是睡觉,也从来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

    因为她不是梦到前世的事情,就是梦到血战团和她的灵兽们自爆身亡,已经太久没有像这样放松过,安心过了。

    而君颢苍一早就醒了,上次的离别给他留下了很深的阴影,这次好不容易找到她,好不容易的在一起,他内心充满了劫后重生的惊喜。

    眼下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珍贵,那么来之不易。所以,他不想将这样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休息上,他只想清醒的抱着她,清醒的看着她,真真实实的感受她。

    那种在梦中见到她,醒来后却空无一人的感觉太难受了,他再也不想经历了。

    想到这里,君颢苍摸着她的长发,在她的额头深深印下一吻,情不自禁的将她搂得更紧。

    然而,就在这时,外边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等君颢苍反应,便是砰的一声闯了进来。

    “苏沫,苏沫!不好了,不好了!”

    东方璃月的声音打雷般在苏陌凉的房间响起,惊得君颢苍一个伸手,推出一掌,强大的气劲儿吹起床幔,直接将冲进来的东方璃月推出几米。

    只听一道凶悍暴怒的低吼,直接从帐幔后爆发出来,“滚!!!”

    东方璃月看到这一幕,听到那一声滚后,吓得打了个哆嗦,面色唰的一下惨白如纸,怔了片刻后,逃似的跑出了侧卧。

    她实在没想到云楼帝尊竟然会在苏沫的榻上,她还以为帝尊把苏沫送回来后,就离开了呢,谁知道他竟然留下来了,还在苏沫的房间睡了一晚。

    想到刚才幔子被吹起的画面,东方璃月烧红了面颊,羞涩的捂住滚烫的脸蛋,努力平息受了刺激的心情。

    被她这么一闹,苏陌凉也醒了过来,没好气的瞪了君颢苍一眼,朝着外边大声问道,“璃月,有什么事儿吗?”

    东方璃月听到苏陌凉的声音,才定了定神,立马回道,“我哥今早突然发高烧,气息微弱,怕是不行了,大伯和六叔让我来叫你去瞧瞧。你先穿衣收拾下吧,我先过去帮忙!”

    东方璃月毕竟是未出阁的黄花闺女,得知两人在里边,她哪还有脸在这儿待下去,交代完事情,就小跑着离开了房间。

    听到东方耀钰有事儿,苏陌凉惊得变了脸色,顿时推开君颢苍,撑起了身子,伸手去抓衣服。

    君颢苍被她无情的推开,面色一下子黑了下来,蹙着剑眉,一把抢过她的衣服,不高兴道,“这么紧张他,还说你们没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