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6章 像个跟屁虫!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计较这个,他是我的朋友,曾经替我挡了一掌,因我而死,我没办法放任不管,你赶紧把衣服给我!”苏陌凉着急的呵斥。

    君颢苍皱眉,拿着衣服的手,举得高高的,显然没那么轻易放过她,“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去关心别的男人。”

    “君颢苍,我都是你的女人了,昨晚也被你睡了,你还想怎样!”苏陌凉着急得上火,一边努力伸手去够他手里的衣服,一边骂骂咧咧的低吼。

    君颢苍听她亲口说是他的女人,眸底不禁划过一抹笑意,顿时将扑过来拿衣服的她抱个满怀,凑到她耳边,暧昧的低吟一声,“睡一晚怎么够,我要睡一辈子。”

    “你个流氓,给我起开!”苏陌凉听到这么暧昧调戏的话,脸蛋发烫,恼羞成怒的一把推开他,这才趁机夺过了衣服,快速套在了身上。

    这时候的君颢苍也跟着穿好了衣服,从榻上起来,“我跟你一起去。”

    苏陌凉皱眉,不满的责备道,“你个罪魁祸首去凑什么热闹,人家没有把你赶出东方家已经够意思了,别跑到人家面前给人添堵。”

    “这件事正是因我而起,所以我才要去关心关心,夫人难道连赎罪的机会都不给我了吗?”

    听到君颢苍厚颜无耻的回答,苏陌凉翻了个白眼,“你那点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里是东方家,你给我收敛点!”

    他那种性子,怎么可能好心的去探望东方耀钰,他分明就是不放心她,不肯让她跟东方耀钰单独相处,所以要跟过去监视他们。

    上次她和耀钰去酒楼吃饭,他就屁颠屁颠的追过来,非要把饭局搅黄才肯罢休。

    这次他八成也是去捣乱的,但东方耀钰都昏迷不醒了,他还跟人家争风吃醋,真有他的。

    “那就要看夫人的表现了。”君颢苍挑衅的挑挑眉,显然没将她的警告放在眼里。

    苏陌凉被他的无赖气得呼吸一滞,无语的瞪他一眼,懒得跟他废话,只有快步走了出去,直奔东方耀钰的房间。

    此时,东方耀钰的房间已经围满了人,除了几位太医外,家主,六叔,六叔的夫人,还有家族里的其他弟子,几乎全都守在东方耀钰的床边,大家都愁容满面,情绪低落,光是看大伙儿的表情,苏陌凉就知道情况不容乐观。

    看到这里,苏陌凉面色凝重的高声询问,“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发高烧?”

    听到她的声音,东方严淸和东方建博心头一喜,立马转过身,朝她着急的唤起来,“苏沫,你总算来了!你——”

    然而,当他们的视线触及到她身后的君颢苍时,剩下的话戛然而止,两人顿时僵在了原地。

    在场的东方家的弟子,看到云楼帝尊的身影,也是一脸诧异,而后畏惧的往两边退了几步,为他让出一条道来。

    东方严淸知道君颢苍昨晚歇在苏陌凉的房间里,却没想到他会到这里来,“帝尊怎么来了?”

    “东方公子的病因本尊而起,本尊来探望探望他。”君颢苍为了不让苏陌凉为难,这次倒还算客气。

    东方严淸和东方建博都非常意外的对视了一眼,显然没料到帝尊会屈尊降贵的来关心东方耀钰的病况。

    “帝尊言重了,这次犬子发病是他换体留下的后遗症导致的,与帝尊无关。当时犬子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顶撞帝尊,给帝尊难堪,已经是大逆不道,而帝尊能不计前嫌的探望犬子,我们东方家感激不尽。”东方严淸也是极为客气的抱拳,自从得知君颢苍出手相助,还救了东方璃月,这话倒是多了几分真心实意。

    东方建博听到帝尊是来探望东方耀钰的,不禁松了口气,赶紧朝苏陌凉招呼道,“苏沫,你快来瞧瞧耀钰吧,他高烧不退,呓语不断,太医说怕是熬不过两天了,不知道那聚魄练形丹,什么时候能炼制出来啊?”

    苏陌凉闻言,眉头轻敛,快步走到了东方耀钰的床边,见他双目紧闭,面色惨白,额头冒着一层细汗,英俊的面容消瘦了不少,眼底还有很深的乌青,的确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苏陌凉心情沉重,转身望向东方严淸和东方建博,开口道,“我马上去一趟炼丹公会,让丹圣老人尽快将丹药炼出来。”

    东方严淸和东方建博闻言,都是感激的点点头,“这次真是麻烦苏沫丫头了。”

    “都是一家人,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我先去了,你们好好照顾他。”说着,苏陌凉便是快步走出了房间。

    君颢苍见她走了,自然也没有理由留下来,跟着尾随出来,像个橡皮糖一样黏着她,完全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打算。

    苏陌凉可是要上街去炼丹公会,街上那么多人,要是大伙儿看到她屁股后面跟了个云楼帝尊,那还得了。

    她可不想引起全城轰动,顿时停下步子,阻止道,“你这样像个跟屁虫跟着,我还怎么上街啊?”

    “什么?跟屁虫?”君颢苍怒得剑眉倒竖,蓝眸顿时泄出一抹冷光,他堂堂帝尊,居然有被人说成跟屁虫的一天,岂有此理!

    要不是因为喜欢她,想时时刻刻看着她,跟她在一起,其他人就算求他看一眼,他都没兴趣,更别说跟着了。

    她倒好,身在福中不知福!

    他放低身份的配合她,结果还被她嫌弃,君颢苍气得面色铁青,然而就算气得半死,但看到她脖子的伤痕,想到她最近遭遇的事情,又始终没办法狠下心来,最终没骨气的蹦出一句,“中午再来看你。”

    苏陌凉望了望头顶的太阳,无语的扶额,“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那下午再来。”君颢苍冷着脸,厚着脸皮驳回。

    苏陌凉无奈了,“我下午在炼丹公会,一时半会回不来。”

    “那就晚上再来。”

    听到他死缠烂打,苏陌凉有点哭笑不得,“别了,你这种身份,还是少往东方家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跟东方家在密谋造反呢!东方家对我有恩,你别给人家添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