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0章 君颢苍生气了
    苏陌凉面对她的央求,皱紧了眉头,为难的不知怎么办才好。

    东方耀钰的确很可怜,但君颢苍是个超级大醋王,就连她和东方耀钰同处一室都觉得非常不爽,更别说还要她瞒着东方耀钰,假装自己是被君颢苍强迫的。

    这对君颢苍来说太不公平了啊。

    “璃月,正因为我把东方耀钰当自己人,我才要把真相告诉他,我不能让他继续陷下去。我要是瞒着他,非但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害他啊!”苏陌凉语重心长的劝道。

    东方璃月使劲儿摇头,哭着央求道,“我不是要你一直瞒着他,你只要暂时瞒着他就好。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承受不了这样残忍的打击,等他身体恢复了,你再把真相告诉他。算我求你了,求你看在他救过你的份上,求你看在东方家收留你的份上,帮帮耀钰哥吧。”

    苏陌凉刚才也看到了东方耀钰的情况,就因为看到她和帝尊在一起,他就激动得直咳嗽,若是让他知道她原本就是君颢苍的帝妃,可能真的接受不了,会造成什么后果,她的确不敢想象。

    如今面对东方璃月流泪满面的哀求,苏陌凉实在没办法忍心拒绝。

    毕竟东方耀钰对她有恩,东方家族也对她有恩。

    总不至于选在这个节骨眼给人添堵吧。

    想到这里,苏陌凉叹了口气,最终答应下来,“好吧,暂时瞒着他,等他身体好了,再告诉他。”

    东方璃月听到苏陌凉答应,脸上顿时绽放出一个激动的笑容,连忙站起身,拉着她的手,感激道,“谢谢你苏沫!你放心吧,等我哥身体好了,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告诉他真相的。你和帝尊的感情,我哥没办法插足,不然痛苦的只会是他,我是绝对不会让他陷入这种痛苦中的。”

    苏陌凉听到她如此承诺,这才放心的微微颔首。

    而对东方耀钰的感情,她一时半会还没办法消化,顿觉得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了。”

    “嗯嗯,好,帝尊还在等着你,快回去吧。我要是再缠着你,帝尊非吃了我不可!”想到刚才君颢苍看她的眼神,东方璃月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苏陌凉没有耽搁,点点头便是转身回自己的院子。

    只是得知了这样的真相,苏陌凉的心情无比的沉重,腿脚像是灌了铅,走得极为的艰难。

    而坐在大厅椅子上的君颢苍等了她好半天了,看到她慢吞吞的走回来,窝了一肚子的火,微微敛眉,沉声反问,“你还知道回来啊?”

    苏陌凉听到他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抬眸看了他一眼,顿时想起君颢苍刚才故意刺激东方耀钰的举动,无奈的开口道,“这里是东方家,东方耀钰大病初愈,你有必要这么刺激人家吗?”

    之前她是不知道东方耀钰对自己的心思,倒是没太在意。但现在知道了,心境不一样了,对于君颢苍在东方耀钰面前宣布主权的行为也有了另外的看法。

    因为他的行为很可能会给东方耀钰造成伤害。

    “怎么?东方璃月劝了你几句,你这么快就开始偏袒起她哥了啊?”听到这话,君颢苍的面色倏然沉了下来,阴冷的声音仿佛从地狱飘出来似的。

    被他一针见血的戳破,苏陌凉有些心虚,“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我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东方耀钰病成这样,还吵着要见你,你还敢说他对你没有意思?估计整个东方家族都知道了,只有你这个笨蛋不知道!想来东方璃月故意打断你的话,拉着你出去单独谈,就是劝你跟她哥在一起吧!”君颢苍说到这里就一肚子的火。

    苏陌凉听他会错意,赶紧解释道,“不是的,你误会璃月了,她只是暂时让我瞒着东方耀钰我帝妃的身份,并不是劝我跟他在一起。因为东方耀钰大病初愈,身体太过虚弱,随时都有危险,受不了任何刺激。我要是告诉他真相,他肯定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所以,这段时间,只有暂时委屈你一下,等他身体一好,我立马告诉他真相,好不好?”苏陌凉软着性子,跟他商量。

    君颢苍听到这番话,脸色越来越黑,生气回绝,“不可能!”

    他可以容忍苏陌凉瞒着别人,就是不能容忍,她瞒着对她有所企图的东方耀钰。

    “颢苍,通融一下吧,东方耀钰对我有恩,我虽然不喜欢他,但我也不想他有事儿啊!”

    “那你就想我有事儿吗?”君颢苍眉头皱得更紧,生气低吼。

    他为了不让她担心,一直隐瞒着自己的病情,结果她却去关心别的男人,更过分的是关心一个对她有念想的男人,这让他如何接受得了!

    苏陌凉哪知道他会生那么大的气,被他吼得缩了缩脑袋,“你这不是还有力气跟我生气吗,但东方耀钰还在生死关头,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啊!”

    君颢苍见她还在担心东方耀钰,怒得深吸一口气,冰蓝眸子隐隐泛红,“如果我也是在生死关头,活不下去了呢?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苏陌凉不知道君颢苍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连忙安抚道,“颢苍,你别激动,我只是说暂时瞒着他,等他身体好了,我就把真相告诉他!”

    “所以,你要为了他,假装跟我没关系?再次把我推开?”君颢苍气得面色铁青,愠怒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苏陌凉急忙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误会了,我只是暂时隐瞒身份,在他面前演戏而已,不是你想的--”

    “我已经分不清,你到底哪次是真,哪次是假了!现在为了别的男人,又要推开我,苏陌凉,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君颢苍怒到了极点,已经不能用理智去分析,气得一拳砸在桌子上,发出一声闷响。

    苏陌凉本以为暂时隐瞒真相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哪知道会闹得这样严重,心头一慌,更是用力解释,“君颢苍,你冷静点。我没有要推开你,你误会了,我只是——”

    “好了,不要说了,我已经知道你的决定了!你就留在东方家,好好陪着他,照顾他吧!”说罢,君颢苍猛地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苏陌凉哪料到他走得这样决绝,心头着急,想要叫住他,可他速度太快,眨眼就走出了院子,待她跑出去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他的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