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1章 你怎么回来了?
    “君颢苍,你个混蛋!你给我回来!”苏陌凉看他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就直接丢下她离开,也是气得半死。

    竟然还质问她把他放在什么位置!

    这么多年了,她把他放在什么位置,他难道感觉不到吗,居然还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简直是对她感情的侮辱,实在太过分了!

    对于东方耀钰,她从来没有别的心思,向来是坦坦荡荡,问心无愧。

    之所以会关心他,是因为东方耀钰曾经救过她的命。在她被夏侯家围剿,遇到困境,举目无亲的时候,是东方耀钰义无反顾的站出来帮助她,收留她!

    东方家更是在被韩家威逼利诱的时候,全心全意的维护她。

    这份恩情,对于失去太多亲人伙伴的苏陌凉来说,格外的珍贵。

    她现在一闭上眼都能看到血战团惨死的画面,她实在没办法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因她而死了。

    而东方耀钰明明有机会活下来,如果她偏偏选在这个节骨眼去刺激他,跟亲手杀害他有什么区别?

    俗话说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她若是自私的为了自己的儿女私情,而置自己恩人的性命于不顾,把自己的快乐凌驾在东方耀钰的痛苦之上,她还是个人吗?

    她以为君颢苍能懂她,理解她,没想到他还是这样误会自己。

    想到这里,苏陌凉心头抽痛,鼻尖涌上酸意,很快红了眼眶。

    也许这样也好,她不是一直担心君颢苍跟自己在一起,会遭到前世的诅咒吗,他走了,至少不用被她拖累了。

    可是她为什么还是那么想哭,他离开自己,不用受到诅咒,不用忍受前世痛苦的记忆和仇恨,明明是该高兴的事儿啊,可是她的心为什么还是痛得快要爆炸?

    为他跳动的心此刻像是被成千上万的蛀虫啃食一般,咬得她千疮百孔,痛得险些晕厥过去,可她却是倔强的强撑着身子,站在门口,像木塑的人一般,一动也不动的望着君颢苍离开的方向,不舍得收回视线。

    她从来不知道君颢苍竟然在她的心上系了一条绳,只要一走,便是会牵动起她的心脏,涌上撕心裂肺的剧痛。

    君颢苍不过才离开这么一会儿,她就已经撕心裂肺了,她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君颢苍真的离开自己,去了很远的地方,她的心会碎成什么样子!

    想到将要彻底失去他,苏陌凉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悲痛,蹲下身子哭了起来。

    以前她只知道君颢苍不能没有她,但现在才知道,不能没有对方的是她才对!

    她不知道,没有了君颢苍的她,是不是能坚强的活下去!在遇到君颢苍以前,她一定斩钉截铁的回答,能!因为她本是个倔强不服输的人,没什么困难是难得到她的,只有君颢苍——

    没有了他,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隐在暗处一直保护苏陌凉的黑枭没料到一向坚强,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能淡定应对的帝妃仅仅因为帝尊的离开,蹲在地上哭起来,内心震惊,颇多感触。

    爱情这玩意儿真是碰不得,能把冷静理智的帝尊逼得暴走,又能把淡定从容的帝妃逼得大哭,实在太可怕了。

    其实,黑枭知道,他们两人明明都深爱着对方,但就是因为太在乎对方,才变得吹毛求疵。

    再加上帝尊那个霸道的性格,对帝妃的占有欲那么强,眼里根本容不得一丁点的沙子,看到有人对帝妃好,就已经很不爽了,更何况被今天这么一刺激,就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醋意。

    而帝妃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对感情又十分迟钝,不知道要怎么表达出来,导致帝尊总是以为被忽略了。

    他们两人,一个太过霸道,一个太过迟钝,磕磕碰碰在所难免。

    想着,黑枭觉得有义务告诉苏陌凉真相,忍不住从暗处走出来,打算上前解释,哪知道他还没靠近苏陌凉,就看到君颢苍默默的从远处走了回来。

    黑枭没料到他家主子被气得那么狠,居然又厚着脸皮回来了,心下一惊,猛地停在了原地,诧异的盯着君颢苍。

    这时候的君颢苍,虽然黑着脸,拧着眉,浑身戾气,但还是控制不住的走到了苏陌凉的面前,可话却是冲着他说的,“黑枭,你到底是怎么办事儿的,你就这么让她蹲在地上哭?”

    黑枭被突然点名,一脸懵逼,明明是帝尊自己惹哭帝妃的,关他什么事儿?帝尊自己惹出来的事儿,难道还要他来给他擦屁股?

    他可是杀手,本来被派来保护女人,已经是够屈才的了,现在帝尊竟然还要求他哄女人!这样高难度的任务,他可完成不了。

    没想到这年头当个暗卫,都这么难,不但要保护帝妃的安危,还要会哄她开心,干脆给他一刀算了!

    黑枭躺着也中枪,心头郁闷之极。

    苏陌凉听到熟悉的声音,身体一僵,顿时抬头望去,只见怒火冲天夺门而去的君颢苍居然就站在自己面前。

    苏陌凉呆滞了片刻,惊得瞪大眼睛,“颢苍?你——你不是走了吗?怎——怎么回来了?”

    “哼,你好意思问,我在东方府门口站了那么久,都不见你追出来,要是再不回来,某人都要哭成泪人了,到时候,心疼的,折磨的还是我自己,能不回来吗?”君颢苍没好气的冷哼一声,语气虽然硬邦邦的,还带着愠怒,但不难听出里边的无奈和心疼。

    他在门口都站了老半天了,都不见她的身影,急得他只有倒了回来。

    苏陌凉被他的话弄得一怔,愣了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心头更是涌上绞痛,心有余悸的道,“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了!”

    “我不来,你正好可以跟东方耀钰双宿双飞了,想都别想!”君颢苍冰蓝眸子燃烧着愤怒的火焰,最后几个字咬得极重。

    苏陌凉见他还在吃东方耀钰的醋,顿时站起身,觉得委屈的反驳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跟他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你就是冤枉我,诬陷我!”

    “我说了,你的眼里心里只能有我一个,不准去关心别的男人!”君颢苍拧着剑眉,生气警告。

    “你就是霸道,不讲理,还不承认!”苏陌凉气得面红耳赤。

    “是呀,我霸道,我不讲理,我都快嫉妒疯了!”君颢苍情绪激动的低吼出声,胸口仿佛要爆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