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2章 叫腻了都是一种奢望
    苏陌凉听到这话,本还生气的脸瞬间破功,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你还嫉妒人家,人家嫉妒你差不多。我好歹是你明媒正娶的帝妃,身子和心又全都给了你,为了你历经千辛万苦的从下位面跑到了上位面。又为了跟你在一起,遭遇了各种刁难和陷害。而你又霸道,又强势,还爱吃醋,一身的臭脾气,尽管如此,我都还陪在你身边,没有嫌弃你。人家东方耀钰喜欢我,我却只是把他当成朋友,该嫉妒的明明是东方耀钰好吗。”

    君颢苍听到这样的对比,心头的怒火这才稍稍平息了一些,知道她的为难,只有忍下心头的不爽,开口道,“暂时瞒着他可以,但你要补偿我!”

    听他松口,苏陌凉心头一喜,想也没想一口答应,“好,你说要什么补偿?”

    君颢苍见她回答得这么干脆,也没有犹豫,猛地一个伸手,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我要你!”

    话落,不等苏陌凉反驳,他直接抱着她,大步走进了房间。

    黑枭见此,立马上前,熟练的为他们掩好了房门。

    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这举动竟然跟个青楼的老鸨似的,真不知道他一个杀手,怎么就干起这种猥琐的事情来了,还干得这么得心应手。

    此时被抱入房间的苏陌凉知道君颢苍想干嘛,羞得面颊涨红,着急的挣扎,“君颢苍,大白天的,你疯了啊!”

    “你叫东方耀钰都能叫得那么亲热,叫你的夫君反倒用全名,这像话吗?”君颢苍皱眉。

    苏陌凉没想到他还在计较称呼的问题,顿时哭笑不得,“好,我不叫你全名,我以后叫你醋王!又形象又亲切!”

    “我看你就是欠收拾!”君颢苍咬牙低咒一声,直接一个抬手,将她丢到了榻上,猛地欺近她。

    苏陌凉被他的举动吓得缩了缩身子,知道即将面临的事情,反悔道,“我收回刚才的话,你还是走吧,不要来了!”

    君颢苍闻言,眸光微黯,情不自禁的低头,亲了亲她的小嘴,低沉的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我一走出去就后悔了!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药,我不过离开一会儿,就发了疯的想你!”

    苏陌凉对上他含情脉脉,闪着亮光的冰蓝眸子,心头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一下,噗噗的跳动起来。

    “你刚才走得那么决绝,哪里有半点反悔的样子!”苏陌凉掩饰尴尬的反驳。

    君颢苍微微挑眉,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怎么?听语气,好像很舍不得我走啊!”

    苏陌凉想到刚才的崩溃,这次倒是没有嘴硬,专注的盯着他,心里一阵抽痛,忍不住抚上他的面颊,哽咽道,“以后不准再说什么你也在生死关头,活不下去的话了!因为我不会让你死,绝对不会!我说过,就算你到了下边,我也要追到阴曹地府,把你捞起来!”

    “你说我霸道,你才霸道,连我死了,都不放过我!”君颢苍听到这话,也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心里忽然暖暖的。

    苏陌凉听到他还把死挂在嘴边,不满的皱眉,“我说了,不准说死,你还说!你明知道我最在乎这个,你还故意刺激我!”

    “好,我不说,不说!”君颢苍投降,猛地一把抱住她,将她揉到了自己的怀里,“但你以后也别刺激我,看到你那么关心东方耀钰,我就嫉妒得发疯。你是我的!你的所有都是我的,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听到他霸道的情话,苏陌凉不禁绽放出个幸福的笑容,而后凑到他的耳边,小声低吟道,“我要必须要告诉你,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无人取代,别拿一些我根本就没有动过心的人来比较,没有任何可比性!你就是你,是我心中的独一无二!”

    从前世爱到这一世的男人,生生世世刻在她记忆里的男人,是其他人能代替的吗。

    不过,他计较她关心东方耀钰,而不关心他,不在乎他的感受,苏陌凉也能理解,无非就是占有欲作祟。

    只是东方耀钰情况危急,苏陌凉没办法坐视不管,若君颢苍真的和他一起出事儿,她当然更关心着急君颢苍的安危,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完全没有可比性。

    可谁叫她爱的男人是个占有欲超强,又极其霸道的主儿,又因为太过在乎,就想要得到更多,就变得更加的贪婪。

    加上她平时不太会表达感情,又不太会说那些甜言蜜语,导致君颢苍没有安全感,敏感多疑,患得患失,总是想要证明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其实,他根本无需证明,他本就是她的唯一,她的全部啊!

    虽说,霸道的君颢苍每次都能把她气得爆炸,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他却能让她爱到骨子里!

    或许爱情本就没有什么理由,爱他,就爱他的全部,甚至缺点。

    不管多么生气,多么委屈,多么伤心,但还是会情不自禁的去原谅他的缺点。

    然而她却不知道,君颢苍之所以这么敏感,是因为自己的寒病,他好想好想趁着最后的时间多陪陪她,好想好想用有限的生命多爱她一点。

    与其说他生苏陌凉的气,不如说他是在跟自己生气。

    若不是他寒病发作,昏迷不醒,他也不会丢下苏陌凉一个人在焚血天城,不会让她遭受了那样的打击,她也不会隐姓埋名的跑到枫林帝国来,更不会遇到东方耀钰。

    若是他能及时醒过来,及时找到她,也不用让东方耀钰出面维护他的女人,所以,这一切都怪他!

    想到自己时日不多,他就更着急,更痛恨自己!

    他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苏陌凉,为何就这么难!!!

    想到这里,君颢苍更是珍惜的搂紧她,轻轻的呢喃着她的名字,“凉儿,凉儿,凉儿,凉儿——”

    苏陌凉听到他一遍遍不停歇的叫着她的名字,诧异的反问,“你一直叫我干嘛?”

    “就是想叫叫,想叫一辈子!”他怕以后就没机会叫了。

    “一辈子还早着呢,我怕你叫腻了,以后就不愿叫我了可怎么办?”苏陌凉笑道。

    君颢苍心头一痛,眼眶里浮上一层水雾,对他来说,叫腻了都是一种奢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