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5章 形象尽毁
    君颢苍本就漂亮得不似凡人,他这一笑,犹如百花齐放,美艳夺目,好看极了。

    在场的人,除了东方璃月,就连男人都被惊艳的呆了一秒。

    他们还从未见过帝尊笑,没想到帝尊的笑杀伤力这么大,简直可怕!

    君颢苍听到东方璃月的话,心情似乎不错,难得浅笑着开口道,“这次她说的不错,的确是本尊追求她的。这不,本尊不是从云楼暗域追到枫林帝国来了吗!”

    听到君颢苍亲口承认,大伙儿都是诧异的望向了苏陌凉,也跟东方璃月的眼神一眼,从头到脚的打量她,好似都不太明白帝尊为何就看上苏沫这样的女人了呢。

    东方璃月许是跟苏陌凉太熟了,也不怕她生气,直接问道,“帝尊,像你这样条件的人,为何会喜欢——额,苏沫这种类型的啊?”

    苏陌凉被东方璃月弄得哭笑不得,她虽然是易了容,变成了一个丑丫头,但是也没有她说得那么差吧?

    这东方璃月嘴巴毒得跟夏侯梓安有一拼了,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

    不过这也说明,东方璃月是真把她当自家人了,一般只有对自家人才会这样毫无顾忌的损人。

    君颢苍闻言,微微侧目,专注的盯着苏陌凉,冰蓝眸子透出一道柔光,“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这个答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苏陌凉被他灼热的视线,弄得心脏狂跳,面颊也滚烫起来,这个君颢苍不知道自己的目光很撩人吗,看样子以后绝对不准他看别的女人了!

    从未经历过爱情的东方璃月却是被虐到了,瞳孔不禁涌上羡慕的神色。

    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像就苏陌凉那样,拥有一个这样无条件爱着自己的男子。

    坐在一旁的夏侯梓安看出东方璃月的憧憬,忍不住泼了一盆冷水,“别想了,你遇不到的。”

    东方璃月本还陷入自己的幻想中,美着呢,谁知道被夏侯梓安忽然打破,顿时皱起娥眉,生气的瞪向他,“切,你以为你谁啊,你说遇不到就遇不到?本小姐长得花容月貌,婀娜多姿,不知道多少男人排着队想要跟我提亲呢,你知道什么啊你!”

    听到这番吹嘘,夏侯梓安有些诧异的打量了她一眼,目光最终落到了她的胸口处,不禁冷笑了两声,“呵呵,就你那胸无二两肉的身材,也叫婀娜多姿?”

    东方璃月察觉到他的目光,想到之前在南鞍森林他吃自己豆腐的举动,羞愤的一把抱住胸口,生气的大吼,“你个臭流氓,看什么看!我有没有肉关你屁事!”

    “你这样的,我还真没什么兴趣看。”夏侯梓安瞥了她一眼,不屑的收回了视线,更是气得东方璃月咬牙切齿。

    一旁的夏侯婉璇看到两人斗嘴,捂嘴偷笑了起来,这个东方璃月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的,没想到会被她哥那张嘴巴毒得说不起话来,还真是有意思!

    她哥也是,平时虽然毒舌,但鲜少多管闲事,没想到他会主动挑衅东方璃月,故意损她,这倒是让夏侯婉璇有些意外。

    苏陌凉看到两人斗嘴,不禁有些感激夏侯梓安,幸好他把东方璃月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不然她还得遭受一顿狂轰乱炸般的追问。

    而君颢苍倒是不在意这些,依然在专心的为她夹菜,时不时提醒她多吃点。

    其他人看在眼里,都是沉默了,以前他们不太相信云楼帝尊是真喜欢苏沫,见识过这样细心周到的服务后,他们不信都不行。

    就连东方严淸自认为对逝去的夫人疼爱有加,也没有做到像帝尊这样的程度吧。

    更何况人家还是云楼暗域的君王,是站在九幽之域巅峰的超级强者,能做到这种程度,更是不容易啊!

    这一顿饭,大家都吃得比较拘谨,目光时不时的扫向苏陌凉和君颢苍,似乎都没什么心思在吃饭上。

    而苏陌凉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有君颢苍这个万众瞩目的存在,全程接收到周围关注的目光,哪里还能安心吃饭,就连自己喜欢的菜,吃到嘴里也味如嚼蜡。

    不过,为了应付君颢苍,苏陌凉还是硬着头皮将他夹的菜消灭了七七八八。

    就这样吃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看到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东方家主才让大家散了。

    苏陌凉简直如蒙大赦,立马丢下筷子,朝着东方家主和六叔行礼,逃似的朝大厅门口走去。

    君颢苍见此,心中好笑,面上不动声色的跟上去,凑到她身边,幽幽开口,“没想到你这么猴急,碗里的菜都没吃完,就要急着回去睡觉,我又不会跑!”

    君颢苍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这样拘谨的氛围下,却显得极为突兀。

    大伙儿听了,表情一滞,都是尴尬的抽了抽嘴角,有的年轻人则是捂嘴偷笑起来,显然想得那方面去了。

    说来这话表面上本来没什么问题,许是之前听了苏陌凉狂野的事迹,给大伙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如今听到这种暧昧不明的话,一下子就想到男女之事上去了。

    苏陌凉被君颢苍调戏得银牙暗咬,狠狠剜了他一眼,压低声音警告道,“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不要太粗鲁就行了。”君颢苍挑眉,冰蓝眸子里绽放出一道精光,绝美的唇角隐隐斜着邪魅的弧度,无形中有种邀请的意味。

    苏陌凉发现,自己就不能说话,她越说,他就越来劲儿,还把事情越描越黑。

    想来被他今天这么一闹,她欲求不满,狂野生猛的形象八成已经在东方家人的心里根深蒂固了。

    想到这里,苏陌凉就有些咬牙切齿,“你就不能想点正经的?能不整天都是那事儿?”

    “我是担心你刚才吃了那么多,消化不良,哪里不正经了?”君颢苍一本正经的回答。

    苏陌凉无语,愤愤的瞪他一眼,“我消化不良,跟那事儿有什么关系?”

    “吃饱喝足,当然要运动运动,才好消化啊。”君颢苍挑眉,厚颜无耻,理直气壮的解释,堵得苏陌凉面颊涨红,还真找不到反驳他的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