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6章 你哪里吃亏了?(加更)
    苏陌凉知道跟君颢苍说不清楚,不管说什么,他都能扯到那事儿上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只有忍着一肚子怒火大步朝自己的院子走去。

    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轻易上榻了。

    苏陌凉在心里暗下决心。

    君颢苍看她一副想掐死自己,又干不掉自己的表情,心情大好,快步跟了上去。

    他就喜欢看她生动的表情,因为平时的她待人接物总是冷静,淡定的样子,而只有在面对他的调戏时,才会有这样生动的表情,所以每当这个时候,君颢苍都有一种满足感,觉得自己在她心目中是独一无二的,她的害羞,尴尬,甚至生气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回到自己的院子,苏陌凉可就没那么多顾虑了,直接大声喝住他,“你给我站住!我之前就警告过你,要留在这儿,就给我收敛点,没想到你非但不收敛,还变本加厉,你可真能耐啊!”

    “我已经很收敛了,说的也是说话,我身为云楼帝尊的君王,总不至于撒谎吧。”君颢苍淡淡的回了一句。

    对于实话这一点,苏陌凉还真是无法反驳,他的确都是说的事实,但有很多隐情他没有说出来啊,只说个表面,怎么能不让人误会。

    “不管怎么说,你今天休想进我房门半步。不然我也太吃亏了,被你毁了形象还要陪你睡,哪有那么好的事儿!”苏陌凉下了死命令。

    君颢苍挑眉,正儿八经的道,“你哪里吃亏了?多少女人想睡云楼帝尊都睡不到,结果被你睡到了,你可是她们羡慕的对象,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再说了,陪我睡,你就躺着,又不出力,吃什么亏?”

    “君颢苍,你找打!”苏陌凉咬牙切齿,被他气炸了!

    君颢苍闻言,眸光一黯,嘴角划过狡猾的弧度,猛地上前一把将她扛在了自己身上,“好,我们到榻上去慢慢打!”

    “君颢苍,你个流氓,你放我下来!”苏陌凉狠狠捶打君颢苍的后背,只是君颢苍却全然不顾,很快便是走进了屋子,关上了房门。

    苏陌凉的吼声戛然而止,想来是被吻得发不出声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苏陌凉才悠悠转醒,一睁眼就对上那双精神奕奕的冰蓝色眸子,心下打了个哆嗦,不禁往后挪了挪。

    这一动,苏陌凉就痛得深吸了一口气。

    君颢苍知道自己有些猛,忍不住伸手搂着她,亲了亲额头,“抱歉,昨晚有些激动了。我给你擦点药吧。”

    “别,我不要擦药!”苏陌凉惊恐的推开他。

    而君颢苍却是已经从空间里掏出了药膏,瞧得苏陌凉如惊弓之鸟,脸色大变,正要抗拒的大吼,哪料君颢苍沾满药膏的手涂抹到了她的脖子上。

    苏陌凉浑身一僵,滚到嗓子眼的话像是被猛然掐断,此刻感受到他轻柔的动作,渐渐的将大骂的话咽了回去。

    君颢苍似乎知道她的心思般,勾唇一笑,揶揄反问,“就给你脖子擦个药,你这么大的反应干什么!”

    苏陌凉心头尴尬,面颊有些烧红,“我还以为你——”她还以为是给那儿擦药呢!

    只是后面的话太难以启齿,苏陌凉说到一半,沉默了。

    君颢苍看到她红扑扑的小脸蛋,心头一动,又有了戏弄她的心思,忍不住凑到她跟前,对上她的双眼,“你以为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以为,你擦了没啊?”苏陌凉心里发虚,哪里敢对上君颢苍犀利的眼神,只有用不耐烦来掩饰自己的窘迫。

    君颢苍见此,眸中闪过笑意,没有跟她计较,只是细心的为她涂抹好药膏,便是收了手。

    苏陌凉看了看窗户外的太阳,惊醒般撑起身子,询问道,“现在都中午了吧,家主是不是已经派过人来了?”

    君颢苍微微点头,“嗯,刚才东方家主派樊管家来叫你吃午饭,我说你昨晚累坏了,让丫鬟一会儿给你端过来。”

    苏陌凉闻言,气得一拳砸在君颢苍的身上。

    他真是什么话都敢说,气死她了!

    想着,苏陌凉便是快速起床,赶紧穿好衣服,不悦的责备道,“这里是东方家,别把你帝尊颐指气使的那一套拿到这儿来!人家来喊你吃饭,已经够意思了,别太过分。”

    东方家虽说不把她当外人,但她自己不能没有分寸,晚起也就算了,还端架子,让人送饭来,实在太不知趣了。

    君颢苍拿她没办法,只有跟着穿好衣服,依了她。

    两人赶到大厅的时候,大伙儿才入席不久,苏陌凉抱歉的冲家主点点头,便是拉着君颢苍坐下来吃饭。

    吃完饭,苏陌凉打算去学院修炼室修炼,但刚走出大厅,便是被身后的东方璃月给叫住了。

    “苏沫,我有话跟你说。”东方璃月小跑着上前,愁眉锁眼的,面色不太好。

    苏陌凉停下步子,“怎么了?”

    东方璃月看了一眼她身边的君颢苍,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苏陌凉看出她顾及君颢苍在旁边,不方便开口,不禁安抚道,“没事儿,你尽管说,他不敢怎么样。”

    东方璃月最近忧心的只有东方耀钰,她要说的八成是跟东方耀钰的事儿有关,而君颢苍已经和她达成了协议,不再过问她隐瞒东方耀钰的事儿,所以苏陌凉倒是很放心。

    东方璃月听她这样说,也不好再有顾及,皱着眉头,开口道,“苏沫,我哥以为你被帝尊胁迫,天天都担心你,看到你这两天没有去看他,他以为你被帝尊软禁了,可把他给急坏了,不但不吃药,还非嚷着要下床。我求求你,去看看他吧,我怕他再这样下去,怕是连聚魄练形丹都救不了他了。”

    苏陌凉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样严重,瞳孔跃上一抹惊色,“他不吃药怎么行,他那身体只有好好调养才能根治换体的后遗症啊。”

    “唉,我们已经说过劝过,大伯还求过了,他就是不肯吃。他不但作践自己,还指责我们,说我们迫于帝尊的权势,把你给出卖了。不管我们怎么解释,他都不听。”东方璃月无奈的叹了口气,觉得头疼得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