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8章 差点把人拍死
    苏陌凉面对他的歪理,有些无力。

    君颢苍那腹黑的性子,她就不该相信他真的肯帮东方耀钰顺气。

    就他刚才那力气,要是多打几下,怕是直接能把人打到吐血!

    如今看到东方耀钰咳得喘不上气,随时都要厥过去,苏陌凉立马掏出一颗丹药塞进了他的嘴里,而后快步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重新回到榻边,准备帮他咽下去。

    君颢苍见了,动作极快,一下子将她手里的杯子夺了过来,自告奋勇道,“我来!”

    苏陌凉知道他的坏心眼,横眉怒目的警告,“你别在这儿添乱,他之前因为你那一掌都差点死了,你现在还来落井下石!”

    “夫人这话就不对了,本尊好心好意的帮忙,怎么能叫落井下石呢!正是因为他被本尊打了一掌,诱发了后遗症,本尊才想要为他做点什么,为之前的罪行赎罪!难道夫人连赎罪的机会都不给我吗?”君颢苍挑眉,正儿八经的道。

    苏陌凉顿时被他无赖的话,堵得语塞,颇为无奈的睨了他一眼。

    他要是真心想为之前的罪行赎罪就好了,依她看,君颢苍估计特别后悔当初不用点力,直接把东方耀钰给一掌拍死,也省得后面还要来照顾他。

    只是看到东方耀钰咳得厉害,苏陌凉懒得跟他计较,赶紧伸手,欲要夺回杯子,“把水给我,得让他把丹药咽下去才行。”

    君颢苍一个抬手,避开她抢夺的动作,不顾苏陌凉的阻止,还真的凑到榻边,猛地伸手一把捏住东方耀钰的嘴巴,直接粗鲁的将水灌了进去。

    东方耀钰还在咳嗽着呢,就被他狠狠灌了一口水,瞬间呛住了喉咙,直接将到嘴的水给全部喷了出来,顿时打湿了一身。

    而君颢苍则是狠狠拍着东方耀钰的后背,发出啪啪作响的声音,蓝眸暗藏锋芒,嘴上却佯装关心的责备,“喝个水都这么不小心,你还能做点什么?”

    东方耀钰落入君颢苍的魔掌,顿时被拍得两眼直翻,面色惨白,模样十分凄惨。

    苏陌凉被君颢苍腹黑的手段弄得变了脸色,赶紧上前,一把拽住他不安分的胳膊,厉声低吼,“你给我住手!你要把他拍死了,怎么跟东方家交代!”

    “看到你,他两个眼睛都放光,我看他精神得很嘛,哪那么容易死。”君颢苍冷哼一声,讽刺道。

    苏陌凉闻到他一身的酸味儿,有些哭笑不得,没好气的瞪着他,“你不是云楼暗域的君王吗?你不是君无戏言,不能撒谎吗?我看你说起谎来比谁都溜。”

    这货表面说着要赎罪,结果把人整得惨兮兮的,哪里像是赎罪,简直就是杀人嘛!他说起谎来,面不红,气不喘,理直气壮,像模像样的,这下子倒是忘记自己君王的身份了,他还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夫人要这样误会我的好意,我百口莫辩——”君颢苍决定无赖到底,若不是苏陌凉在这儿,他真有一巴掌拍死东方耀钰的冲动。

    但想到东方耀钰救过苏陌凉,又帮助过苏陌凉,君颢苍才极力忍下了杀意。

    苏陌凉无奈的摇摇头,看到东方耀钰衣服都湿透了,很可能染上风寒,不禁皱紧了眉头,走到门口,大喊了两声,“来人!给东方公子换件衣裳!”

    话落,外边忽然跑来两个小丫鬟,恭恭敬敬的跟苏陌凉行礼,便是快步走了进去。

    苏陌凉看到有丫鬟照顾东方耀钰,这才放心下来,朝着杵在那儿的君颢苍叫了一声,“还不走?还想继续留在这儿‘照顾’他,帮他换衣服吗?”

    她到这儿来,就是想让东方耀钰看看她没事儿,让他安心养伤的,既然已经看到了,她也不便久留,更何况这儿还有个醋坛子监视着呢。

    君颢苍看到苏陌凉要走,自然是高兴的,赶紧跟了上来,一起走出了东方耀钰的房间。

    “我等会要去一趟学院,你先回宫去,你跑到枫林帝国来做客,不在宫里待着,天天往外边跑,会惹人怀疑的。”苏陌凉想着上次拜托赤星盟帮忙,这几天因为东方耀钰的事儿,都还没来得及感谢他们一声,所以打算去一趟学院。

    正好她也要到修炼室修炼,尽快恢复到以前的实力。

    而学院那地方人多口杂,她自然不好把君颢苍带着,他要是一出现,不知道又要引起多大的轰动。

    况且他天天往外边跑,皇室怕是会误会他有什么不轨之心,虽说他的实力根本不惧怕枫林帝国,但是他寒病在身,能不惹麻烦,就尽量不要惹麻烦为好。

    君颢苍也知道自己太过引人注目,并没有反驳,而是低头在她额头印下一吻,“嗯,去吧,只要晚上记得回来陪我睡觉就行了。”

    苏陌凉本还沉浸在他的柔情中,突然听到这话,所有的美感瞬间被破坏的干干净净,羞愤的推开他,低咒一声,“想得美!”

    “你若是不想东方耀钰被我气死,你最好记住我的话。”君颢苍冷冷的飘出一句,直接将了苏陌凉的军。

    苏陌凉没办法,从遇到他开始,就被他吃得死死的,反正已经是老夫老妻了,被他吃一次,也是吃,吃几次也是吃,就像他说的,她又不出力,没什么吃亏的。

    想到这里,苏陌凉释然,伸手勾了勾他的下巴,像是男人调戏花姑娘似的,逗弄道,“那就洗干净,乖乖等着我回来宠幸你。”

    君颢苍被她勾人的举动弄得情不自禁,一个伸手将她拉向自己,低头就是狠狠一吻,良久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喑哑的蹦出一个字,“好!”

    苏陌凉被他热情的吻迷得神魂颠倒,深深喘了口气,才让自己镇定下来,似乎无法面对他炙热的视线,她赶紧低下头来。

    她怕再和他待下去,自己就走不出这个大门了,想着,她只有狠下心,转身欲要离开。

    而她刚走了两步,手却是被君颢苍给死死拽着手心里,不肯松开,逼得她不得不停下来,诧异的望向他,“不是说好晚上等我回来吗,你抓着我干嘛啊?”

    “它舍不得你!”君颢苍一本正经道。

    苏陌凉笑了,眉眼里洋溢着甜蜜,“是你的手舍不得,还是你舍不得?”

    “它舍不得,我更舍不得!”君颢苍动情的低吟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