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7章 上天注定的师徒
    熊振生已经因为他的捣乱,怒火中烧了,听到他这样讽刺的话,更是火冒三丈,咬牙大吼,“董智楠,你为了跟我作对,真是什么法子都想得出来啊!”

    “呵呵,你想多了,你在我心目中还没有那么重的分量。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收徒的,既然苏沫已经成了我徒弟,你欺负我徒弟,那我肯定是要给她撑腰的。”董智楠冷笑一声,理直气壮的反驳。

    说来,他的确是看上了苏沫的天赋和实力,才愿意站出来帮这个忙的。

    他就算再看不惯熊振生,还不至于用收徒这么大件事儿来给他添堵。

    刚才他在远处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苏沫虽说只是一名中期君灵师,但展现出来的实力,却远远不止中期君灵师那么简单。

    就拿她那个有些古怪的武技来说,犀利得连施展了狼牙火斧的宋荣鑫都不是对手,再说她放出来的那只雪貂,一看就不简单,就连对灵兽见多识广的他也没看出到底是什么品种。

    当然天魔貂作为灭绝了好多年的上古凶兽,知道它的人很少,书上也鲜少有它的记载,董智楠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不过,他可以确定一点,那雪貂的等级必定在一阶君王兽之上,甚至更高。

    苏沫只是一个才进入学院的新生,就已经契约了这么厉害的灵兽,展现了如此不俗的战斗力,可以说是非常有潜力,值得培养的好苗子了。

    如今,被他给撞个正着,他自然不能错过了这么优秀的弟子。

    所以,看到苏沫被欺负,他便是屁颠屁颠站出来为她撑腰,趁机拉拢人心,想要博得苏沫的好感。

    当然,还可以顺带气气自己的死对头,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想到这儿,董智楠朝着苏陌凉,自作多情的安抚道,“丫头,不要担心,有师父在,肯定不会让这老家伙欺负你的。”

    苏陌凉见他俨然已经进入了师父的角色,哭笑不得,想要开口说点什么,然而还没说出口,便是被对面的熊振生抢先道,“董智楠,你是不是疯了,苏沫得罪了孙家,韩家,如今又得罪了宋家,你难道要为了她一个人跟三个家族为敌吗?”

    苏沫的实力在新生中的确非常不错,但是她得罪了三个背景势力强大的家族,是个特别麻烦的人物。

    一旦和她牵扯上了关系,就会卷入与那三个家族的恩怨中,无法脱身。

    若只是为了一个天赋不错的弟子,而去得罪三个强大的家族,这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在熊振生看来,董智楠此举简直就是找死!

    而董智楠似乎并没有太把那三个家族放在眼里,无所畏惧的回答,“为敌又如何,我的敌人还少了吗?我要是像你这么贪生怕死,苟且偷生,我估计早就受不了自己,自行了断了,哪还能站在这儿跟你废话啊?”

    听董智楠那口气,好像对熊振生攀附讨好六大家族的行为非常不屑,讽刺意味十足。

    熊振生一听,老脸气得铁青,恼羞成怒的瞪着他吼道:“董智楠,你真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吗?”

    “有本事儿你打来我啊!”董智楠挑眉,故意挑衅的说道,那无赖的模样更是气得熊振生浑身发抖。

    这董智楠之所以让人讨厌,就因为他性格怪癖,从来不合群,喜欢独来独往,按照自己的喜好办事儿,脾气又臭又犟,别说在琉光学院,就连在兽殿,也得罪了好几个长老。

    几位长老也跟院长弹劾过他,但不知道怎么回事,院长似乎对他的事儿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念在他给琉光学院带出了不少优秀弟子,劳苦功高的份上,只是象征性的责骂他几句,并没有实质的措施。

    时间久了,大家也就懒得搭理他,只要不是做得太过分,大伙儿都是能忍则忍。

    想到这里,熊振生就恨不得冲上去撕烂他那张可恶的老脸。

    “哼,不就给学院培养过几个优秀的弟子嘛,有什么了不起。”熊振生心里一直嫉妒,不爽的哼道。

    “是呀,就是比你了不起,有本事儿你也培养几个优秀的,不要再培养出个像宋荣鑫那样丢人现眼的弟子了。”董智楠得意的笑了起来。

    熊振生瞬间被他堵得语塞,整张老脸涨得通红,“你——”

    本来宋荣鑫在兽殿已经算不错的弟子了,背后又有宋家做后台,以后的发展潜力肯定是无限的,可谁知道他会遭到这样的重创,被个刚进学院的新生给碾压了。

    这样一来,宋荣鑫的实力就算不错,也会被打上人生的污点,很难在学院抬得起头来。

    再加上这次错失竞技争霸赛,没了名次和学院的奖励,半年时间很快就会被人赶超,所以,这一战基本毁了宋荣鑫一大半的前程。

    光是想到这一点,熊振生就怄得吐血。

    “董智楠,你牛,你厉害,总有一天你会为你今天的决定后悔的。”熊振生咬牙低咒一声,随后便是拉起宋荣鑫快步下了擂台,扬长而去。

    看到熊振生和宋荣鑫的离开,董智楠才收回了视线,冲着苏陌凉笑眯眯的道,“丫头,看吧,有为师在,他不敢把你怎么样,为师是不是很厉害?”

    苏陌凉对于这个自我感觉相当良好的老头,有些无奈,失笑着摇摇头,也从竞技台上走了下来,冲着他鞠了一躬,感激道,“多谢董长老出手相助。”

    “哈哈哈,丫头快快免礼,你我师徒,不必多礼。”董智楠赶紧抬手,眉眼里溢满了对苏沫的欣赏。

    之前见她在竞技台上,临危不乱,镇定从容,言语间透露着骨子里散发出的自信和轻狂,但在私底下却又是个懂礼貌的孩子,这让他非常满意。

    苏陌凉听他一口一个师徒,忍不住解释道,“董长老,你出于好心,替晚辈解围,晚辈十分感激,只是收徒这种事儿,还是要慎重啊。就像刚才那位长老说的,我得罪了不少人,惹了不少麻烦,你要是牵扯进来,很可能——”

    苏陌凉的话还没说完,董智楠直接挥手打断,高兴的大笑道,“哈哈哈,正好,我也得罪了不少人,惹过不少麻烦,你看我两多有缘啊,我两就是上天注定的师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