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0章 他得知真相!
    君颢苍本还因为祁纤晨的纸条生气呢,突然听到苏陌凉酸溜溜的话,不禁抬起头瞧了她一眼,看她板着脸,很不爽的样子,他阴沉的脸色竟是渐渐缓和,蓝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暗茫,嘴角轻咧,故意作弄道,“真是可惜了,我竟然没早点发现这纸条!”

    苏陌凉没想到他还蹬鼻子上脸了,怒得深吸一口气,瞪了他一眼,“你现在回去还来得及,纤晨公主那么喜欢你,多晚她都愿意等!”

    前几次参加宫宴,苏陌凉对那纤晨公主的印象可是格外的深刻。

    一来是因为她穿得暴露,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像个花蝴蝶似的。

    二来是因为她身为一国公主,却没有公主该有的矜持,在面对君颢苍时,她那赤果果的眼神恨不得贴在君颢苍的身上去,相信只要有机会,不止是眼神,就连她整个身子都渴望贴上去!

    其实,喜欢君颢苍的女人不少,以前凤栖帝国的女皇也是对君颢苍一往情深,还特地大老远的跑来,想要阻止她和君颢苍在一起,但是那沐卿鸾至少还有身为女皇的尊严,至少有自己的底线,不会像这个纤晨公主一样,毫无下限的勾引男人。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苏陌凉对这纤晨公主比以前的女人都要排斥许多。

    她不用猜也知道,祁纤晨在宫里八成对君颢苍用尽了各种美色诱惑。

    不然怎么会在饭菜里塞这不知羞耻的纸条!相信这还只是她诱惑男人的其中一个手段而已!简直不敢想象君颢苍在宫里遭受了怎么样的狂轰滥炸。

    虽说,她相信君颢苍对祁纤晨不感兴趣,但是想到他可能看到过不该看的画面,苏陌凉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

    “夫人,你这是吃醋了吗?口气酸溜溜的!”君颢苍听到她阴阳怪气的说话,忍俊不禁的反问了一句。

    苏陌凉闻言,扫了一眼满桌的饭菜,不屑的冷嗤道,“纤晨公主给你准备的饭菜,全都是甜腻腻的,我想吃醋,都没有机会呢!”

    亏她还以为这一桌子饭菜是她准备的呢,没想到竟然是祁纤晨给君颢苍准备的,难怪这么丰富,这么香甜可口,色香味俱全呢!

    原来这一桌子菜包含了祁纤晨满满的爱意,能不美味可口吗。

    真亏他还敢把祁纤晨讨好他的饭菜,用来讨好她。

    光是想想就一肚子的气。

    君颢苍见她彻底误会了,哭笑不得,无奈的解释道,“这是我亲自吩咐御膳房做的菜,跟祁纤晨无关。”

    那祁纤晨很可能是得知他让御膳房做菜,所以趁机在饭菜里塞入了纸条,他怎么也没料到堂堂一国公主会做到这种地步,说来实在是冤枉。

    “呵呵,与她无关?饭菜里会突然冒出个纸条来?还大半夜的邀请你去她房间这叫无关吗?你哄三岁小孩呢?”苏陌凉冷哼着反驳。

    君颢苍这下子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真不知道这饭菜里会出现这种纸条,我要真知道,能给你发现吗?”

    苏陌凉一听这话,更是火了,“好啊,照你那意思,你要是提早发现了纸条,还得瞒着我去跟那纤晨公主幽会吗?”

    君颢苍哪料到自己越是解释,苏陌凉越是扭曲自己的意思,顿时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他根本没说这话,真不知道她为何会自己脑补出那么多另外的意思出来。

    果然女人的思维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去,纤晨公主正在床上等着你呢,别在我这儿耽误时间了!”苏陌凉黑着脸挥挥手,一副赶人的架势。

    君颢苍拿她实在没有办法,猛地伸手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朝着自己的方向用力一带,直接将她扯到自己的怀里,顿时低头封住了她的嘴唇。

    苏陌凉想要挣扎,用手推了推他的身子,但他的双臂死死的搂住她,让她动弹不得,只有被动的接受着他霸道的亲吻。

    君颢苍像是发泄似的吻了个够本,才慢慢的松开了她的唇。

    苏陌凉得了空隙,立马推开他,“你干什么!又趁机占我便宜!”

    君颢苍盯着她因为羞怒涨得通红的脸蛋,眸光微黯,声音喑哑的呢喃了一声,“夫人吃醋的样子太美味,忍不住想要品尝。”

    “你就别在这儿忽悠我了,我这易了容的丑样子,美味个屁。”苏陌凉才不信他的花言巧语。

    君颢苍专注的盯着她的双眼,低吟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云楼帝尊明媒正娶的帝妃!是我君颢苍的女人!这是你永远改变不了的事实!”

    他当初爱上她,又不是因为她的容貌,而是因为她这个人!

    对他来说,她变成什么样子,变成谁都不重要,只要是她就够了!

    苏陌凉听到这话,对上那双坚定的蓝眸,心尖颤了颤,刚想开口说话,君颢苍却在这时,抱着她站了起来,朝着侧卧走去。

    苏陌凉见此,惊得瞪大眼睛,着急的挣扎起来,“你要抱我去哪,我饭还没吃呢!”

    “夫人不是说**一刻值千金吗,为夫觉得甚是有理,不想再浪费时间了!”君颢苍借着苏陌凉刚才说的话回答道。

    苏陌凉无语,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挖坑给自己跳,赶紧又找了个借口,“我还没吃饱呢!”

    “那饭菜已经被祁纤晨污染了,还是不吃的好。不用担心,为夫马上就喂饱你!”话落,君颢苍已经放下了帘子,遮住了一屋春光。

    此时此刻,倚在门外的东方耀钰无力的坐到了地上,苍白的面颊上已然泪流满面。

    帝妃!

    原来她是帝妃!

    呵呵,他怎么也没想到真相会是这个!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深爱着的女人,竟然早就已经嫁给了云楼帝尊。

    可笑的是,他还在怀疑云楼帝尊对苏沫的用意和真心,而人家本来就是夫妻,根本没有什么好怀疑的!

    更可笑的是,他还在期盼着能迎娶苏沫过门,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女人,却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个梦,美得不想醒来的梦!

    这个梦,他做了太久,都差点信以为真了。

    或许,他一开始就不该做这个梦,一开始就应该死在星远圣地,不要给他任何的活下去的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