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2章 当帝尊不存在
    夏侯婉璇被他惊愕的目光盯得有些尴尬,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得太多,语气太重了点。

    东方耀钰毕竟是病人,他现在很虚弱,情绪很不稳定,承受不了任何刺激,而她这样疾言厉色的责骂他,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伤害。

    思及此,夏侯婉璇收敛了怒意,蹲下身子搀扶起他,“不要坐在这儿了!等会被苏沫发现,看到你就这么不要命的跑出来,肯定会臭骂你一顿。你好歹是七尺男儿,又是东方家的公子,要是被女人当众责骂,多丢脸啊!”

    东方耀钰现在没脸面对苏陌凉,更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狼狈丢人的样子,听到夏侯婉璇的话,这才由着她搀扶起来。

    夏侯婉璇见他没有反抗,心头悄悄松了口气,虽说不知道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但猜也知道肯定跟苏沫有关。

    因为这世上应该只有苏沫才会让温文尔雅的东方公子有这么大的反应吧!

    想到这里,夏侯婉璇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多少涌上些同情。

    那日在南鞍森林,她亲眼目睹了苏沫和云楼帝尊的感情,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插足拆散的。

    更何况像东方耀钰这样的性格,更不可能干出主动插一脚这样无耻的事情。

    所以,他就算喜欢到骨子里,也只有埋藏在心底了。

    夏侯婉璇一边想着,一边扶着他,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他院子的门口,这时候,里边突然跑出来两个神色慌张的丫鬟,看到东方耀钰,便是快步跑上来搀扶,“东方公子,你去哪里了,你可吓死奴婢了!”

    她们两人被他支开一小会儿,回来就不见他的人影,吓得差点晕过去,幸好他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不然她们可就惨了。

    夏侯婉璇看到是照顾东方耀钰饮食起居的两个丫鬟,这才放心的将他交给了她们,不忘嘱咐道,“好好守着他,不要再让他到处乱跑了,他要是有个什么闪失,你们两个可担不起这责任。”

    “是是是,奴婢知道了。”两个小丫鬟本就被吓得面色惨白,听了夏侯婉璇的警告,更是骇得抖了抖身子。

    看到两个小丫鬟被吓得不轻,夏侯婉璇也不好再责备她们,而是转头朝着东方耀钰说道,“东方公子,你要记住,你的命是我们一大群人冒着生命危险,拼命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你死了,或许是解脱了,但爱你的人,在乎你的人会因此而痛苦。所以,若你还有点良心,若你还把我们当做朋友,就不要那么自私的伤害我们,不要辜负了大家的一片心意!”

    东方耀钰深深看了夏侯婉璇一眼,麻木的瞳孔渐渐的浮动起了一丝情绪。

    只是,他太累了,太痛了,已经没有力气来思考其他,很快便收回视线,朝着院子里边走了进去。

    夏侯婉璇看到他消瘦的背影,心头也笼罩起了一层阴郁,变得压抑了不少。

    可是,明知道他很痛苦,她却什么都帮不了!

    ——————————

    就这样,一晃五日过去。

    东方耀钰没有再闹出什么幺蛾子,这几天他一反常态的乖乖吃药,乖乖调养,恢复的非常迅速。

    东方璃月惊喜的同时,也很疑惑,之前他还病怏怏的不见好,但几天时间就已经能下床走动了,真是神奇。

    只是有一点她觉得奇怪,她发现东方耀突然变得听话后,整个人都阴沉压抑了不少。

    以前他会嚷着要见苏沫,就算见不到苏沫也会跟她询问苏沫的情况。

    听到点消息,就会激动的直咳嗽。

    但这几天,他安静了,不但不询问苏沫的情况,就连他们跟他说话,他也没什么反应。

    有时候他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兀自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他度过危险期,恢复了健康,如今更是能下床走动,这对东方家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儿,东方家主和六叔看到他恢复得这样神速,简直是喜极而泣。

    所以,在他能下床走动的第二天,东方家主就吩咐厨房张罗晚宴,打算好好庆祝一番。

    这一次的晚宴不但有东方家的所有人,就连慕寂宸和霍鹏都在邀请之列。

    本来东方家主还想把那日到南鞍森林帮忙的赤星盟弟子都邀请过来吃饭的。

    但碍于云楼帝尊在这儿,实在不好邀请太多人,毕竟人多口杂,要是传出点什么,总归是不好的。

    但就算是这样,大厅还是坐了不少人,大伙儿说说笑笑的,显得清冷的东方府热闹了不少。

    听到东方耀钰能下床走动,康复得差不多了,苏陌凉也是高兴的,如今得知东方家主要举办晚宴,她自然是要去恭喜东方耀钰。

    只是,苏陌凉有些纳闷,东方耀钰前段时间一直嚷着要见她,都被东方家主和东方璃月给阻止了,但现在他自己能下床走动了,却没有来找她,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不过,这样也好,她现在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的感情,不见面至少不用尴尬,不用为难,身边这个醋坛子也不用打翻。

    想着,苏陌凉瞧了一样旁边的君颢苍,再次提醒道,“你今天什么话都不准说,只准埋头吃饭!你要是再开口,就回去娶你的纤晨公主,休想再进我的门!”

    上次晚宴,就因为他的话太多,害得她形象尽毁,抬不起头来。

    这次,她要防范于未然,绝不能再让君颢苍毁了她的形象。

    君颢苍闻言,低头瞧了她一眼,蓝眸闪过一抹宠溺的笑意,“你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真是没想到曾经呼风唤雨的他,今天却被个女人警告着,命令着,更可怕的是,他还甘之如饴,他果然是中毒不浅啊。

    想到这里,君颢苍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她一同走进了大厅。

    大厅的人本还自在的聊着天,突然看到君颢苍出现,都是停了下来,赶紧站起身,朝着他恭敬行礼。

    君颢苍虽说被苏陌凉吃得死死的,但他好歹是云楼暗域的君王,一直以来都站在巅峰,被人仰望已经成了习惯,所以在外人面前,他还是端着架子,不苟言笑,冷冷冰冰的样子,给人有很深的距离感。

    苏陌凉担心晚宴会因为他而显得拘束,不等他反应,已经抢先替他开口,“大家不必拘礼,就当他不存在,该吃吃该喝喝。”

    众人闻言,满头的黑线,当云楼帝尊不存在,他们找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