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5章 帝尊,借一步说话
    许是上次被夏侯婉璇撞见了自己狼狈的一面,东方耀钰的心头还是有些尴尬,很快便收回了视线,仰头饮尽茶水。

    如今,有了慕寂宸和霍鹏的调剂,晚宴热闹了不少,东方家的弟子甚至东方家主在内,对赤星盟都挺有好感,和他们两人有说有笑的,一顿饭下来大家都吃得高高兴兴,直到深夜,大家酒足饭饱之后,才散席离开。

    听到苏沫和君颢苍也要起身离开,一直闷头喝茶的东方耀钰这才忽然抬起头,叫住了君颢苍,“帝尊,能否借一步说话?”

    君颢苍没料到他会主动找上自己,蓝眸闪过一抹讶异,似乎也很好奇他会说些什么,随后朝着旁边的苏陌凉说了一声,“你先回去吧。”

    苏陌凉看到东方耀钰竟然要单独杠上君颢苍,担心他会说出刺激君颢苍的话,依照君颢苍那脾气,两人八成要打起来,所以她想也没想,一口打断,“东方耀钰,你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说吧。”

    听到她连名带姓的叫自己,多了几分疏离的味道,东方耀钰心里抽痛,但脸上却始终挂着笑容,调侃道,“哈哈,苏沫,你是担心我私下刁难帝尊吗?你这还没出嫁呢,就胳膊肘往外拐,开始护着帝尊了,果然女大不中留啊!”

    听到这样的玩笑话,苏陌凉表情一滞,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放心吧,你既然成了我们东方家的人,也算是我的妹妹了,我这个做哥哥的,不会太为难未来妹夫的。”东方耀钰看出苏陌凉的担心,失笑着摇摇头,字里行间也有撇清关系的意思。

    苏陌凉实在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顿时惊讶的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盯着他,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妹妹?哥哥?

    在他心目中,他只是把她当做妹妹?

    这一刻,苏陌凉忽然猜不透他的想法了,之前东方璃月说得那么认真,并不像是开玩笑,更何况也不会拿这种事儿来开玩笑,现在东方耀钰的态度却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只是把她当成妹妹看待!

    难道说,东方璃月已经告诉了他真相,他故意这样说的吗?

    想着,苏陌凉不禁侧目,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东方璃月,询问的意思很明显。

    东方璃月知道苏陌凉在疑惑什么,因为就连她自己都被东方耀钰搞得莫名其妙的,此时面对苏陌凉的询问,面色凝重的摇摇头,同样一脸不解。

    苏陌凉见她也不清楚,不禁将目光移向了夏侯兄妹,夏侯兄妹也是一脸无辜,并不知情的样子。

    夏侯婉璇虽说是猜出了原因,但为了保护东方耀钰的颜面和尊严,只有装作不知道。

    看到几个知情的人都没有告知东方耀钰真相,苏陌凉心里更是困惑不已,如今面对东方耀钰坦然纯碎的笑容,她似乎没了拒绝的理由,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话落,苏陌凉朝君颢苍递去了一个眼神,警告的意味十足。

    君颢苍知道她是担心自己再度对东方耀钰出手,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放心吧,我不会把他怎么样,我可不想你再为他四处奔波,还冒着生命危险!”

    生命危险几个字,他咬得有些重,很明显还在计较苏陌凉为了救东方耀钰前往南鞍森林的事儿。

    苏陌凉知道他是移动的醋坛子,懒得跟他计较,只是无语的白他一眼,便是走出了大厅。

    东方严清和东方建博看到他们三人的互动,是看得云里雾里的,不过有一点他们可以确定,东方耀钰是喜欢苏沫的,喜欢到非她不娶的程度。

    但现在他的态度变得让人摸不着头脑,如今还要跟帝尊单独谈话,他们都不知道东方耀钰到底在搞什么鬼了!

    只是,不等他们询问,东方耀钰已经站了起来,朝着他们行了个礼,“父亲,六叔,儿子跟帝尊有话要谈,先走一步。”

    话落,不等他们阻止,东方耀钰便是和帝尊一起走了出去。

    当走到不远处的竹林时,君颢苍猛地停了下来,夹杂着不耐的声音伴随着夜风显得格外的阴冷,“说吧,你到底想干嘛?”

    东方耀钰闻言,也停下了脚步,转身望向君颢苍,脸蛋上再也没了在晚宴上的笑容,变得异常的冰冷和阴沉。

    此时,面对君颢苍的质问,他嘴角隐隐咧出一个冷笑,“我一个还没开始就已经输掉的失败者,还能干嘛?”

    “看样子,你都知道了。”君颢苍轻轻扬眉,冷漠的瞥了他一眼。

    “呵呵,你何必装傻,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若不是你让暗卫放行,我怎么可能听到你们的对话!”东方耀钰冷哼一声,似乎早就看穿了君颢苍的心思。

    云楼帝尊一直都有暗卫跟着,他是知道的,那****能畅通无阻的走进院子,偷听到他们的对话,除了是君颢苍默许,就没有其他可能了。

    君颢苍闻言,嘴角也扬起一抹没有温度的弧度,低沉的声音冷得让人打颤,“还不是太蠢!你要记住,本尊的女人,不是谁都可以觊觎的。本尊没有杀你,是看在你和东方家对她有恩的份上,不然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哈哈,是呀,帝尊你实力强大,呼风唤雨,一手遮天,你想要谁死,谁就不得不死!我现在是不是该庆幸我对苏沫有恩,我在苏沫的心里占据了就连你都无法抹掉的分量?”东方耀钰不禁笑了起来,不甘示弱的对上了那双阴鸷的冰蓝眸子。

    君颢苍闻言,猛地拧眉,蓝眸猛地射出一道犀利的寒光,像是利剑般带着恐怖的杀气。

    “怎么?要杀了我?好啊,现在的我反正也是具行尸走肉,死了算是解脱。你一旦杀了我,我会永远活在苏沫的心中,而你就不一定能像现在这样待在她身边了!”东方耀钰见他动了杀念,嘴角轻扬,无所畏惧的邀请道。

    君颢苍听到这样的挑衅,浑身散发出的煞气,仿佛一条毒蛇,缠绕上了东方耀钰的咽喉,让他感到一股死亡的窒息。

    这时候,只听到犹如丧钟般的声音缓缓扬起,仿佛扣在了东方耀钰的灵魂上,“你想多了,就算你死了,苏沫也不会离开我,她对我的感情不是你能够想象的。我和她,也不是任何人可以拆散的,因为在她心目中,没有任何人比我更重要!你,别自作多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