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9章 他的用意
    夏侯婉璇担心苏陌凉识破东方耀钰的心思,赶紧开口分析道,“他应该是自己想通了吧,因为就算他不赞同你和帝尊在一起,凭着他的实力,也无济于事啊。或许他起初是不放心,才会强烈反对,反应过激了些,但后来得知帝尊那么宠爱你,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他就没理由反对了啊。”

    “不可能吧,我哥对苏沫用情至深,没那么容易放下吧!”东方璃月皱眉,不太赞同夏侯婉璇的话。

    夏侯婉璇摇了摇头,煞有其事的说道,“我觉得璃月你应该是误会你哥哥的感情了,苏沫曾经救过他,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拉了他一把,所以在他心目中有很重要的位置,对苏沫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依赖,但并一定就是男女之情吧。他有可能只是担心苏沫不幸福,受伤害,不放心她而已!毕竟苏沫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肯定很关心啊。”

    “是吗?我怎么感觉是男女之间的喜欢啊!”东方璃月被她这么一说,有些糊涂的挠了挠头。

    夏侯婉璇见她还不肯相信,直接质问道,“他有亲口跟你说喜欢苏沫吗?”

    东方璃月被问得表情一愣,微微摇头,“这个倒是没有。”

    “你看吧,他都没有亲口对你说过,纯粹是你自己在瞎猜,揣测他的想法。如果他真的如你所说,对苏沫一往情深的话,怎么会跑去喝花酒,还把女人都带回家了?他要真是喜欢苏沫,现在应该很伤心才对,哪还有心思去寻欢作乐啊。”夏侯婉璇否定了她的想法。

    东方璃月没经历过爱情,对男女之事儿不太了解,被她这么一说,更是不太确定东方耀钰的心思了,“好像是这个理!”

    之前看他昏迷不醒的时候总是念叨是苏沫,后来又看他那么紧张苏沫,她还以为她哥喜欢苏沫,用情至深呢,现在想起来,他的确没有亲口跟她说过喜欢苏沫,更没有说过非苏沫不可,这一切好像真的只是她自己的猜测而已!

    就像夏侯婉璇说的,苏沫救过他,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他,是给他曙光和希望的人,所以他才对苏沫产生了一种依赖之情,对他来说,苏沫是特别重要的存在,但不一定就是男女之间的喜欢,或者更谈不上爱!

    所以,夏侯婉璇的这种猜测也是有可能的。

    苏陌凉听了这番话,也是觉得有理的点点头,之前她根本就没往男女之情方面去想,是东方璃月突然告诉她东方耀钰对自己的感情,她才开始正视这个问题的,如今被夏侯婉璇这么一提,也开始怀疑东方璃月是不是误会了。

    也有可能是东方耀钰把依赖当做了喜欢,后来慢慢醒悟过来,才知道他对她并非是那种深刻的感情,便彻底放下了。

    不管怎么说,苏沫只希望东方耀钰不会因为她而受伤,不然她心里会过意不去,不知道以后要怎么面对他。

    “好了好了,你们就不要胡乱猜测了,本来没有的事儿都被你们说得真有事儿似的,要是让耀钰公子知道了,还以为苏沫自作多情呢,那就尴尬了。”夏侯婉璇笑着打断他们思索。

    苏陌凉闻言,一扫心头的疑惑,失笑的点点头,“是呀,还是不要妄加揣测的好。君颢苍还在等着我,我先回房了。”

    “去吧去吧,你的世界除了修炼就是帝尊了,我们这些只有靠边站。”东方璃月听到她要跟帝尊幽会,便是羡慕嫉妒恨的瞪了她一眼,酸溜溜的道。

    苏陌凉似乎早已习惯了她的调侃,只是笑了笑,便转身朝后院赶去。

    而此时的东方耀钰一回到自己的房间,便是一把推开了沾在自己身上的橘衣女子。

    由于失去了橘衣女子的搀扶,喝醉的他重心不稳,一个踉跄扑到了桌子上。

    被推开的艳儿见此,吓得赶紧上前,想要伸手扶住他。

    可是她刚碰到东方耀钰的手臂,便是被他无情的甩开了,“不要碰我!”

    艳儿被他冷漠的拒绝,内心受伤,眼眶泛红的关心道,“东方公子,你既然把妾身从椅红楼赎了出来,妾身就是你的人了,你就让妾身伺候你吧。”

    “不用了!旁边有不少偏房,你随便选一间住下吧。我要休息了,你出去吧!”东方耀钰直接挥手赶人。

    艳儿没料到东方耀钰居然让她去别的房间睡,眸子划过一抹惊讶,担心的询问,“东方公子,妾身是你的女人,理应伺候你睡觉,你赶妾身走,是因为妾身伺候得不好吗?”

    艳儿实在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他从进椅红楼开始就自己一个人喝闷酒,虽然点了她伺候,但从始至终,都没有瞧她一眼,似乎对她完全不感兴趣,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点她。

    但让人震惊的是,当她说起自己悲惨的遭遇时,他竟然会想也不想的把她从椅红楼赎了出来!

    要知道她在椅红楼那么多年,伺候过那么多男人,听过无数的甜言蜜语,但没有一个男人愿意赎她,因为她是身份卑贱的青楼女子,不齿的身份只会让他们脸上无光,娶回去也只会给家族抹黑。

    奇怪的是,这个看似对自己毫不感兴趣的男人,却能不顾世人的眼光,家人的反对,帮她脱离苦海,收她当侍妾。

    东方家可是多少大家闺秀都想嫁进来的大家族啊,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有那么好的运气,成为东方耀钰的侍妾,这是她始料未及,从来不敢奢望的。

    所以这样的男人,她得尽心尽力的伺候才行。

    东方耀钰看她还缠着自己,不耐烦的皱紧了眉头,愠怒低吼,“我说了,不用你服侍,听不懂话吗?你若是不想重新回到椅红楼,就赶紧在我眼前消失。”

    他把这青楼女子带回家纯粹是为了打消苏沫的疑虑,让她不要有负担,不要对他感到抱歉,以此来撇清他对苏沫的感情。

    所以,他只是顺带帮这个叫艳儿的女子脱离苦海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

    因为就算不会宠幸她,她留在东方家至少能吃穿不愁,不用受到男人的欺负,能安然的度过一辈子,可是这叫艳儿的女子显然完全误会了他的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