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6章 奇怪的阵法
    虽说前有狼后有虎,横竖都是死,但总要选一个有一线生机的死法。

    好在前面的阵法虽然厉害,但只是困阵,尽管不容易出来,至少不用立马丧命,当然,也不代表他们会一直出不来啊。

    就算他们真的死在里边,也总比被熊振生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折磨致死的好。

    如此一对比,东方耀钰等人都是赞成的点点头,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

    苏陌凉见他们准备好了,拍了拍通天火烈鸟的后背,果断的大声命令,“火烈鸟,加速,冲过去!”

    通天火烈鸟得到命令,也没了任何顾虑,一个振翅,发出一声尖锐的长鸣,如虹光般冲进了阵法中。

    追上来的熊振生只听到那凄厉的长鸣刚刚响彻云霄,却在下一秒戛然而止,不禁让他心头一颤,敛眉朝前方望去。

    这时候,前面哪还有什么苏沫的影子,眼前只剩下一大片茂密的树林,什么都没有,仿佛刚才那一幕只是个幻觉一般。

    看到这里,熊振生心头大惊,立马停了下来,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确认前方以及四周果真没了苏沫等人的身影,熊振生惊得皱紧了眉头,面色变得格外难看,就算他们突然躲起来了,但也不至于连气息都消失了啊。

    面对如此诡异的画面,熊振生沉吟了片刻,忽然想到什么,瞳孔猛缩,跃上惊骇之色,而后立马吩咐鹏鸟降落,重新回到了地面上。

    这时候,熊振生才发现前方立着一个巨大的牌子,当他看清楚牌子上的鲜红大字,刚还愠怒的脸顿时笑了起来,“哈哈哈,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苏沫啊苏沫,你要是不挣扎,我还能让你死得痛快点,起码也能留个全尸,但你闯进了枫林帝国的禁地,那可是生不如死啊!”

    想到禁地那边的凶残,想到苏沫那群人一辈子都会困在那边出不来,熊振生就觉得十分的痛快,不得不感慨这次真是老天爷都在帮他!

    思及此,熊振生心情大好,笑容满面的转身离开了此地。

    这下子,他可以跟太子和那三大家族邀功了!

    熊振生是心满意足的离开,而此时的苏陌凉等人却是进入了一个玄妙的世界。

    苏陌凉怎么也没想到,进入阵法后,眼前依然是一大片森林,跟之前并没有什么差别。

    她还以为这里边要么是白茫茫的一片,要么是黑漆漆的一片,如今面对眼前完全没有变化的环境,苏陌凉反倒有些奇怪了。

    “这里不还是南鞍森林吗?哥,你确定我们闯入了阵法?”东方璃月也是满脸疑惑的环顾了四周一圈,揉了揉眼睛,不等苏沫问出口,便是不敢相信的反问道。

    夏侯梓安和夏侯婉璇都是不解的点点头,“是呀,好像还是南鞍森林,难道我们没有闯入阵法?”

    苏陌凉闻言,面色凝重的摇摇头,望了一眼后方,“我们应该是在阵法里,不然不会甩掉熊振生。”

    刚才熊振生离他们这么近,再晚一会儿,他们就被追上了,不可能这一眨眼的功夫,后面的熊振生就不见了。

    所以,由此可以肯定,他们的确是进入了阵法里,只是奇怪的是,这个困阵竟然会让人产生没有受困的错觉,果然是有些古怪啊。

    东方耀钰也是赞同苏陌凉的话,微微颔首,面色凝重的道,“这设阵之人,实力一定非常可怕,不然不会设下如此迷惑人的阵法。”

    东方耀钰身为阵法师,看到眼前无比真实的环境,内心说不出的震撼,能将困阵弄得真假难辨,这样的实力怕是他难以企及的。

    “虽然不知道我们困在什么地方,但总算是摆脱了熊振生,能暂时松口气。大家刚才受惊了,先休息一下再上路吧。”苏陌凉看到大家面色疲惫,便是好心的提议道。

    这地方如此诡异,想来也是危险重重,所以,他们必须得养精蓄锐,做好下一波战斗的准备。

    然而就在大伙儿稍稍松口气的时候,夏侯婉璇忽然惊骇的叫起来,“东方公子,你的手怎么了?”

    说着,夏侯婉璇就立马上前,紧张的一把拉过东方耀钰渗着鲜血的右臂。

    东方耀钰有些排斥夏侯婉璇的接触,顿时抽手,避开她的触碰,有些不耐的瞪了她一眼。

    他受伤之事,本来不想惊动大家,特别是不想惊动苏陌凉,可夏侯婉璇到好,咋咋呼呼的,实在令人生厌。

    夏侯婉璇接收到他厌恶的视线,心头一抽,赶紧后退了两步,难过的低下了头。

    她只是看到他的伤口,下意识的关心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却没想到会惹他生气。

    此时,由于夏侯婉璇的一嗓子,大伙儿全都朝东方耀钰望了过来。

    刚才大家只顾着逃命,都没注意到东方耀钰受伤了,被夏侯婉璇提醒才忽然发现他的手臂竟然被划伤了一个大口子,袖子上都浸满了血渍,一看就是受伤不浅。

    “你怎么了?你的手臂什么时候受伤的?”苏陌凉看到这里,也是变了变脸色,快步走到他的右手边,一把拉起他的手臂,担心的询问道。

    东方耀钰不想她担心,赶紧抽手,笑着安抚道,“没什么,只是一点小伤。”

    见他还在努力掩饰,苏陌凉眉头一皱,生气的呵斥,“什么小伤啊,这么深的伤口,流了这么多血,要是再重一点,你这只手臂都要废掉了。”

    东方耀钰干笑着反驳,“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只是不小心划伤的。”

    苏陌凉无语的瞪他一眼,“这是熊振生打伤的吧!”

    看这伤势的严重程度,就知道对方的实力不弱。

    更何况,在他开阵的时候,苏陌凉并没有发现他受伤,后来他在自己的阵法里就更不可能受伤了,而他说先天君灵师不受他阵法的控制,所以,不用猜也知道,打伤他的是熊振生无疑了。

    想来,他是故意引开了熊振生,才来救自己出去的。

    想到这里,苏陌凉无奈的摇头,而后从空间里掏出了一颗丹药,塞进了东方耀钰的嘴里,“这是疗伤的丹药,只是你被先天君灵师所伤,应该没那么快好,所以,还是必须得包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